2013年7月31日 星期三

金錢買不到的快樂

(07-31-2013念慈)
今年夏禪是我歷來年收穫最豐富的一次,打坐的昏沉對我來說,本來就不是有很大的障礙,雜念和想蘊才是我最大的敵人,但這次的禪修中,這些障礙和敵人好像都變成了好朋友一起陪伴我渡過這麼殊勝的禪修。
感恩師請我上台分享,讓我有機會對師感恩懺悔三頂禮,雖然沒說出來,但在內心默默的說出對師的感恩與懺悔,一頂禮感恩親教師讓我找到最真的自己,再頂禮對過去那個不如法的取相,對親教師致上深深的懺悔,三頂禮感恩親教師讓真正的重生了

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看到法工們的不捨

(07-30-2013一無)
睡前忘了設鬧鐘,早上也在四點過後醒來,生理時鐘也在禪修作息表中設定好了。稍事靜坐後,回到廚房準備早藥石。先去冰箱拿今早要用的食材,卻發現今早要用的食材不見了,難道食材是放在隔壁房間的冰箱內嗎?
還是我記錯了位置?
走進廚房去問一圓,用問的比較快。
一進入廚房,就看到法工們已經在摘取清洗食材了,哦,原來是法工主動的拿菜清洗整理。她們總是會提早一點時間進入廚房工作,今天禪修已是第八天了,法工們從未發生過遲到的事,真是令我敬佩啊!

今年的禪修很美!

(07-30-2013一寂)
4:10~4:30am上座後,發現身體還有著昨天的記憶,繼續在中心線呼吸著,感覺氣息的蜿蜒。
5:00~6:30am 靜坐。調整身姿,不管怎麼調,都覺得下盤不夠穩,心不夠定,取出臀部加墊的小方巾,下盤的三角點出現,身體整個座落下來,心也跟著穩定,「身體依附大地,心依附身體」。
身體一穩定,很快感覺到鼻頭觸點,感覺觸點舒緩的收縮膨脹,慢慢滑落至喉嚨,再下滑到丹田、會陰,會陰的感覺強烈,再從下往上走,回到全身,彷彿以中心線為軸,全身很舒緩的收縮膨脹。浸在收縮膨脹的韻律中,不想起身。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法工們都好厲害

(07-29-2013 一無)

今夜睡的安穩,一覺醒來,已經三點過後了,將左側臥的身體擺正,去感覺一下昨天腰部的問題。感恩睡前靜坐的調身,讓昨晚禪坐的腰痛,已經調好了。躺臥到四點起床,盥洗後靜坐,身心都充滿能量後,下坐進入廚房工作。
一進入廚房,就感覺四周一股活力在法工們的身上。感覺她們都好厲害,絲毫看不出睡眠過後的庸懶,一大早也跟白天一樣,充滿了活力。
宥娟摘綠豆芽,月英整理油菜,交代一點要注意的事,陳幼永遠知道自己份內的事,但她也不忘觀察廚房四周動態,隨時遞上援手。少玫忙著完成一圓交代的事,一圓也正在表演自己拿手的絕活。

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

種姓不是共業

(07-27-2013桂春)
昨天清晨第一支香,一心引領禮佛先放鬆身體幾個動作,虛空是媽媽,呼吸是媽媽給孩子呼呼息息,帶大家用身體皮膚的觸覺感覺虛空,雙手搓熱按摩眼球,按摩臉、頭每一吋皮膚,動動額頭、臉頰、下巴、鼻子、耳朵,用雙手按摩全身皮膚從頭到腳,讓全身皮膚有觸覺與虛空對話,接著用一口氣禮佛練習長呼吸與虛空對話。以虔誠的身心禮敬佛陀、禮敬師求法,感恩師的教導。
第六天經行,學員長一三引領三步經行。當一三聲音響起,他自我解嘲,說沒錯學員長兼引領經行,大家都笑了。當學員長真辛苦,事前邀請同修們認領禮佛經行,都沒人回應,師在台北開示時,一三曾邀我引領經行,我沒當場答應,心想還有其他同修很會引領,後來看到一三再次來函廣邀,表示還沒人認領,才自動報名可引領經行,只是沒想到後來仍沒有其他同修認領,才讓一心包辦十天禮佛引領,一三包辦後五天經行引領,這男女學員長未免太辛苦了吧!學員長還要包辦沒人認領的執事真是辛苦了。傍晚盥洗時分,不經意看見一三在廣場走來走去,想到自己尋求經行引領靈感也是這樣來來去去走幾回,練習再練習。

非獸非人非佛的「魔性」

(07-27-2013 站長)
真正的慾望是離苦得樂。在呼吸裡感覺,很細很細地去感覺吸氣呼氣和止息的終點,就是三依一向裏的依滅
你會看到真正的慾望就是離苦,離苦得樂才是自然,趨樂避苦不是自然就像汗流了、鼻塞通了、便秘通了、憋尿通了一樣!透過呼吸我們才會看得更清楚,毎一個吸氣都是因為離苦,因為不得不吸,毎一個呼氣都是因為離苦,因為不得不呼。找到了呼吸,找到了呼吸的玄妙,乃至於有如胎息一樣的受用,就會感受到生命真正的快樂,就會受用呼吸的滋養,會直覷生命就是無常生滅、就是收縮膨脹,從丹田、人中或皮膚去感覺。
性慾,是自然。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人類也是動物,一樣擁有獸性,不要歧視獸性。獸性是「性擇」(sexual selection),是優生學,是為了繁衍出更好的下一代的自由競爭。在原始社會,男人和很多女人交配,是為了讓自己的基因可以有更大可能的繁衍;女人和很多男人交配,是因為要讓更多精子自由競爭。到了後來,因為爭戰,人類社會發展成男性權力中心,男性為了確認自己是否為孩子的父親,女人也想要在資源上安定,才開始有了愛情,這就是人性。

我最不「性感」

(07-27-2013 一寂)
4:10~4:30am
靜坐,身心處於一種停滯不流動的狀態,調身,還是沒有感覺,如何尋伺?一個念頭浮現,「沒有感覺也是一種感覺」,好歡喜,開始感覺身體的感覺,用呼吸感覺沒有感覺的感覺,身心開始流動了。
呼與吸是我的測量器,我用呼用吸來感覺身體的覺受,即使是沒有感覺的時候。
禮佛前的暖身,一心帶「呼吸的觸受」,帶著大家搓搓全身,很奇妙的感覺,好像這輩子第一次這樣碰觸身體,雖然每天都有洗澡,卻是對身體沒感覺。師說我最不「性感」,原來指的是我的身心是不對應的、身體是遲鈍的。師說:全身從頭髮到腳趾無一處不是敏感區,無一處不流動,才叫做「性感」!

2013年7月26日 星期五

剛剛雙腳大死大生過了

(07-26-2013 怡文)
禮佛  04:30~05:10  
     一心提到了大埔事件,政府的鴨霸無能。大埔事件強拆後,隔天,馬總統要到一間印刷廠參觀,有一個年輕媽媽,就住在印刷廠附近,她帶著她的三歲小孩,準備要要去那間印刷廠,等馬總統的到來。她與她的小孩騎著一台親子腳踏車,到了現場,警察見他們沒有威脅性,放他們進去,等這位媽媽看到馬總統下車後,用盡她全身的力氣,大聲的對馬總統喊出: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喊完後,轉過頭跟她的小孩說:阿生,我們走吧~~接著就騎著他們的親子腳踏車走了。警察當然氣急敗壞的追上來了,但是這位媽媽還是很從容不迫,很篤定的面對警察。

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六根清明

(7-25-2013年夏禪第六夜)
止息的時候,會突然忘了,接下來到底要呼還是要吸?
在深海裡面游泳,掉入大海,裡面黑黑的,完全沒有方向感,止息的時候就會有這種感覺,這個時候怎麼辦,沒有怎麼辦,就是放鬆,讓身體的智慧自己啟動呼和吸,你不需要有意識的去呼和吸,這個在測試你會有擔心,有這個擔心就會有造作,身體一定有他自己的需要,它的需求會驅使我們。
事實不是我們在呼吸,要呼就會呼,要吸就會吸,我們只是放鬆的呼吸,所以止息了,止息後到底要呼還是要吸,不用管他,隨他去啊,你只是知道,知道要呼了、要吸了。隨他放、不要壓制、不要怕。
光是一個呼吸就可以看到苦集滅道---為什麼要呼,你不呼難過;為什麼吸,不吸也難過。很難過就是苦啊。

一盞圓燈高掛頭頂

(2013-07-25一無)
晚上回到寮房,接觸到床舖就想躺臥休息,不想再睡前靜坐了,疲勞的感覺,帶著習氣一直跑,看到自己的習氣升起來了,回到上坐來體驗,打直脊椎,回到身息相依,原來的習氣就不見了。看到習氣調伏後,再躺臥睡覺。
半夜被尿意喚醒,這也是自己造成的,並非身體的錯。

盤子摔落地上,破了!

(07-25-2013宥娟)
昨天準備午藥石的時候,一無要我把冰箱的咖哩拿出來蒸,發現插座不夠用,於是拿到隔壁的儲藏室去蒸,回到大寮時,一點正好走出來,手上拿著碟子和一盤食物,一個回身和我擦身,盤子摔落地上,破了!我向他對不起。
一無說:「妳真是打破紀錄,成為第一個在大寮裡打破瓷器的同修!」我平和且如實地說:「盤子在一點手上。」一無:「是啊,錯都在別人身上!」我:「沒有沒有,我沒那個意思!」

一呼一吸間斟酌品味

(2013-07-25 少玫)
昨晚8點的那一柱,上座後突然有個念頭,應該是長呼吸作的太快了,把速度放慢下來看看,結果就對了,從百會放鬆身體後就坐到9:50,其中9點多還昏沈了一會,可能睡得太好了,結果上床後反而有點睡不著,觀呼吸試著看看能不能知道睡著前的最後是吸氣還是呼氣,但最後就不小心睡著了。
今天早上利用削蘋果的時候試著觀呼吸,吸氣削一個,呼氣削一個,突然覺得身體變輕了,不再那麼用力了,原來不知不覺的肌肉緊繃。我是個容易緊張的人,會做事變得很用力而不知覺,難怪大廚一無一直提醒我要多做下座後的練習。

大寮煮的黑豆茶

(07- 24-2013 秋霞)
昨晚喝一杯大寮煮的黑豆茶!一整夜都沒睡!精神超好的甘露水,從中午留到晚上才喝,躺臥在床觀呼吸左右鼻交換呼吸、結手印,越觀越順,訝異房間小燈壞了都烏漆黑,怎麼感覺有燈光照房間!哇!還六盞藍色光越來越亮、它是一顆顆的光。哇!原來左右換鼻呼吸觸到鼻觸點的定相。
虛空祈求佛師,睡覺給一點點時間、不然隔天又要昏沈。順著腳掌湧泉穴呼吸,注意力放在腳底,右腳呼氣右腳吸氣,左腳呼氣左腳吸氣,兩腳一來一去,感覺整個身體輕盈,好像隔空木板床。

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如是真,來是來往

(07-22-2013一心)
3:30,聽到鬧鐘,立刻起身,盥洗,早起,其實很容易,用想的,才比較困難。
經行後的那支香,師再次為我們解釋,鬼存不存在,是佛陀不會回答的問題。一般人喜歡問佛陀不會回答的問題,修行最大的對立,是你自己不是別人,禪宗有類似故事,看到鬼就緊緊抓住,當你抓住後發現那就是自己,鬼就是你自己。這是禪師的標準回答。但佛陀不會回答這樣的問題。佛陀會教你直接回到法,回到中心線,回到身體的對應點,安住,收縮膨脹體驗無常。
來禪修所有的障礙都只有你自己,回到法,很簡單,就是中心線。所有問題只有一個就是緊張、太緊張,能量低就會看到鬼,鬼就是你的白日夢。答案是不會變的。如實面對六根、五蓋,這才是佛陀教導,讓所有的問題回到中心線。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彷彿有用不完的時間

(07-21-2013 宥娟)
上午挑菜的時候,一無談起師的開示和賈柏斯,說到賈柏斯的禪味是精準,比較缺乏慈悲,以及禪宗在華人裡似乎不如在西方的成就,感觸中國幾千年來的鎖國政策和罷黜百家、獨尊儒家,文人相輕、沒有辦法尊重思想和人才,在在導致思想無法透過衝擊和交流而開展,感覺就像師的開示,沒有辦法向外身、向別人學習,就沒有辦法進步!反觀西方的進步,容許每一個人做最真的自己,才能讓生命的智慧打開,才能讓人類趨向真正的真善美!
也和一慈談到外遇和小三,真正的感情是自然,可是我們過去的許多框框和抓取,卻讓性行為變成夫妻間的權利義務,讓自然變成不自然,感情變成了受苦的來源。

2013年7月20日 星期六

感覺他的手好美

(07-20-2013一寂)
下午茶,跟一無聊起台北聖脈的用餐習慣,「我們中午備餐的時間,大約是10分鐘或半個小時,買外食只要10分鐘,自己準備大概要半個小時,我洗蔬果,一止下廚,兩個瓦斯爐同時開動。」
「我們備餐需要三小時,我跟一圓一餐會準備五道菜,有時一圓不在,我一個人,也是正正式式的炊煮」,師在台北都吃的很簡單,如果在台中,就會不一樣,「是啊!上次師在台中聖脈,我煮給師吃,說吃得很讚。」
順著談話的機緣,一無邀請我看他備菜──明天的早餐之一「滷豆腐」。
大寮裡,有宥娟月英在一旁煎豆腐。

拉近夢想與現實的距離

(07-20-2013一寂)
佛法如何用在生活工作上?
晚間師開示,以賈伯斯的蘋果apple電腦為例,談五禪支,談尋伺。
什麼是尋?永遠迎上境界,隨時隨地追求更真更善更美,當下的心,只有零。賈伯斯用hungry來形容,把原本以為普普通通的「飢餓」,變得好有張力好有味道。
「知道自己笨」,是因為現在比剛才聰明了一點點,失敗了,沒什麼,就是認輸,不停留於過去的得失,不怕失敗,這就是伺的感覺;隨時隨地,停下來,反觀、感覺、確定。

找回這個心

(07-20-2013韻雅)
聞思一心匯整的開示。
台灣社會的苦難,來自於戒嚴時期遺留下來的壟斷。至今政府與人民之間,權力(power)、權利(rights)、資訊(information)仍舊不對等。公權力就是人民和政府之間的契約,如果沒有以平等自由作為前提,就不可能有契約,公權力就不合法,這個國家不是真的國家,而是權貴撈錢的工具而已。
對於這樣的契約不覺得奇怪,是因為台灣社會缺乏信仰。信仰是什麼?是我們安身立命、跟世間的連結的根據,是我們可以為之生、為之死的東西。
出世間法,就是四無量心的中心線。世間法,就是自由、平等、尊重的核心價值。
主動跟一綸分享我在共修法會那晚的觸境,感覺有幾個不同層次:打電話之前、講話時、掛上電話後。當我結束話題寫一封感謝信給一綸時,發現整個心回來中心線了,之前講的那一大見解,似乎都不太重要了,可貴的是找回這個心的感覺。

賈伯斯的認真

(07-20-2013一心)
法,讓我們能夠看得清楚,要得簡單。
法,讓我們的慾望很單純,單純就沒有包袱。
然而,這個世界的問題為什麼那麼困難?因為,太多人沒有觸到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應該能夠遍處,化繁為簡,給予信心,減少世間的苦難。
13歲的賈伯斯,就看到世間有痛苦、有飢餓,他去問牧師為什麼,但沒有得到很滿意的答案。19歲,他去印度旅行七個月,回美國後,在北加州參加了日本鈴木俊隆的曹洞宗道場,學習到了五禪支的尋伺。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一向不太會欣賞自己

(07-19-2013 一綸)
這幾天忙著社區的事,又被一位住戶的話激到(半途辭職很不負責任),感覺色身躁熱、心跳很快。
當自己把當總幹事所遇到的挫折和主委提出後,她變得積極了,也緊急召開臨時會,邀三位委員來討論總幹事的工作定位與內容,以及管委會應該如何幫忙(發揮功能),看到大家面對問題,專注討論的態度,感覺先前停滯的水,慢慢流動起來了。

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賈伯斯的尋伺

(2013-07-17 宥娟)
每一次的震盪或激盪,都是重新檢驗初發心的時機吧?!
到底我為何而來?為何而留?為何而做?又為何而不做?
在沉思中,一次又一次虔誠審慎重地回顧,我與聖脈的點點滴滴。
使我留在這裡、愛上這裡的,不是因為我們的課程、活動、甚至不是因為禪修,更有甚者,甚至不是因為師精闢無比的開示!萬般洄游審視後,我發現,唯一,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愛」!——師對弟子、世間的開示與身口意、同修與師之間的流動,而最最美好的部分是,當我們一起面對困難、努力檢討、嘗試一起提昇的當口!種種都是基於身命深層最深刻的愛。
師開示:「什麼是佛法?佛法,當你知道你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時最想做的一件事;如果你分分秒秒都是佛陀,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直搗你的舒適圈

(07-17-2013一心)
師分享的所有內容,只是值得討論的,並不是師認為對的、同意的。
修行就是在做佛隨念,不認識佛陀,就先做師隨念。
每天都在做師隨念,才有斷身見的法會;如果沒有,就不可能做,因為大家的尺寸不一樣。
對師來說,每次聚會都是最後一天,每次開示都是最後一次。
台灣人之所以被綁架,就是因為,大家都想保護自己小小的好,可以為了保護自己小小的好,而反對實價課稅,而反對資訊透明。這個社會要靠沒有包袱的年輕人(或者,有年輕人心態的人)來領導,有包袱的老賊,就是需要被革命的對象。

當自己好整以暇時

禮佛
吸氣往上,順手推開了悶了一冬的老屋的屋頂。呼氣俯身向下,那金黃芳醇的陽光就像倒酒一般的流洩了滿屋。
經行
吸氣提腳,拉起一條長長的管線直達雲霄。呼氣落腳,就可讓雨水順著管線流了下來,舒緩開眉頭的皺摺,沖開耳朵的淤塞,洗滌了皮膚的汗水。

不好的認識是不認識

2013-07-17 靜芳
今天下午和莛涵到三樓倉庫上架,我一邊盤點庫存、一邊教涵涵上架,沒有起不可意,不再像以往一樣不喜歡工作時有其他人事物插花。
看到涵涵沒力沒力的工作樣子,也沒有不開心,我最最不喜歡看到人家工作起來要死不活的,感覺很沒有活力,星期一聽到安惠分享世間沒有別人、世間在裡面;看到她就像看到自己,或許我也曾經這樣過,但是我經過了那段路了,也從一個銳利的石頭,慢慢的琢磨成圓呼呼的石頭中,因為自己也曾經走過那樣的路,看到涵涵的工作樣子,不會覺得不可意,反而覺得很有趣,真的是用不一樣的心看到,就有不一樣的景。
今天整理的一樣貨品,是剛剛包好的,總共有二大籃,一籃約7080公斤,二個籃子疊成一疊,請涵涵幫忙抬一邊,我抬另一邊,要把它移到地上,我說:數123後,一起往上,再往下,123。咦~~你動啊,怎麼都沒動啦,涵涵說:有啊,我有抬阿,沒有感覺它在動啊。

用由衷的眼神去觸

 (07-17-2013一賢)
早上總經理找我和行銷主管開會,他說有些事情要和行銷主管建議,我不知道為何要我在場一起討論。
談沒多久,為了有一個爭議的問題,我去找設計工程師來澄清,設計工程師進來之後,發現行銷主管的說法是有問題的,行銷主管的態度變得情緒化,他講了一句不得體的話,這句話激怒了總經理,他竟然大聲咆哮起來,小小的會議室被他這一聲咆哮,空氣突然僵住了,還好我很放鬆,沒有被這樣的聲音衝擊到,感覺這聲音通過身體的時候,完全沒有阻力。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飛越杜鵑窩…

(2013-07-16 季菁)
1975年上映的「飛越杜鵑窩」
原本由瑞秋護士長所管理的精神療養院一切照表抄課,幾點運動,幾點吃藥,幾點一起談論問題都有固定的安排。
片中面貌冷峻的護士長她在乎的只是秩序安定,但是當只是愛打架、個性放浪,卻不是精神病患的麥克被送到精神療養院後,他帶頭質疑為何音樂要放的那麼大聲?為何要吃那不知作用是啥的藥。他還要求投票表決是否可以改變看電視時間,讓他們可以看棒球世界大賽,大護士也因此將麥克視為危險搗蛋分子。

深耕台灣,下放信仰

(2013-07-16 宥娟)
信仰
佛陀,耶穌,師隨念
交出去,在呼吸中讓天地靈明洗滌我的身心靈
滌空了我之後
生命就能與神與師與天地至純至性至愛合一
我不再是我

其實我是想寫日記了!但突然感覺呼吸仍處在自動運作、喜樂充滿的韻律當中,突然發現那已被啟動的心輪奇妙地仍未停歇……打坐不久,感覺靈感湧現,我轉身坐到電腦前,打開檔案。但卻發現,呼吸卻仍然處在自動運作的喜樂中,深深感覺到我依然與師與神連結著
***

存在感很低

(07-16-2013一寂)
跟黃醫師的兒子啟峰聊天。
「我最喜歡逛三和夜市,那裡的東西很便宜,一份下午茶,咖啡加蛋糕,五十塊,一件T恤,質料還不錯,五十塊,我還介紹一位認識的鋼琴老師去那裡,她教鋼琴總要穿得有點質感,她可以買到一件190塊的衣服,很有設計感...。」
「我跑過很多夜市,三和夜市逛起來最過癮,很有shopping的感覺。」
「不過,我還是太會花錢了,沒辦法存錢。」
他多會花錢,我很好奇?

藍色畫布襯底的天空

(07-16-2013碧芳)

下午外出公辦,習慣性的抬頭望向天空,一陣陣的驚喜,白雲有著藍色畫布襯底,隨著風恣意的展現著它最真、最美、最自在、自然的姿態,好美、好美。去了好幾個地方公辦,但在每個轉向中總是驚喜連連一片片的雲層,彷彿鬆柔的床,還沒上去睡,就覺得整個身心無比的放鬆呢!
感受著天空的寛闊、感受著大地的承擔,感覺自己的心如天空一樣高廣,如大地一樣含容,不管氣候如何變化,不管雲層如何調皮的上色,天空總是用著無量的心來接受、含容。

彼此的心更接近了

(2013-07-16一賢)
下午開專案會議進行順利,會議結束前,國際業務主管突然提出市場預測的問題。他一再質問我這個數字可以接受嗎?
我回說這是團隊的問題,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他質疑說我是專案負責人,要我回答。
看他這樣質問幾近挑釁,咄咄逼人,我一時尋伺失去中心線,取了負面的印象。想說你的業績最差,也沒看你想要負責。這次的預測值,你們訂得都偏低,行銷單位對你們不敢有意見,總經理也莫可奈何。我台灣區的預測值可是你們兩區加總的兩倍,我沒質疑你,你倒質疑起我來了。

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不可以「誣賴」他!

(07-15-2013 玲真)
早上運動完回家,看先生放了兩個水蜜桃在桌上,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從冰箱裡的盒子拿出來的,因為每個都有用衛生紙包起來。
我: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說,不要拿盒子裡的、要從我放在袋子裡的先吃?我不是還特別告訴你,我把袋子放在麵包旁邊?袋子裡的比較軟,要先吃!
心裡一邊滴咕著:每次都這樣!我講話都不注意聽!
先生沒回應,我以為這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其實我也只是「唸」了一下,並沒有生氣!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說:我昨天晚上只聽到妳說「早上水果吃水蜜桃」,我沒有聽到其他的。是不是妳講完第一句話後,妳就進廚房去了,所以我沒聽到另外幾句?

狗的信任和尊重

(07-15-2013春櫻)
狗班長西薩米蘭教官,幫助對狗狗有問題的家庭,到府來指導狗與人、狗與狗的相處之道。先生是此節目的忠實觀眾,他說:「這裡的每個個案,都是佛理,很值得來觀看。」
今天的問題是,有2隻小型狗,在家時很乖,只要帶出門,遇到別的狗,就想要去咬,不管是對方是大型狗或是小型狗,令主人很恐懼,因為恐懼衍生了更多不安的情緒,深怕狗會遭逢不測,所以請西薩來幫忙。

對美髮產品的態度

(2013-07-15 郁曼)
這半年都在鎮上一位男美髮師那兒整理頭髮,因為他技術不錯,用的美髮產品也重品質,但他平日都在外地美髮企業教課,週末才回來,而鎮上想找他的客人也很多,還有不少親戚會沒預約就出現。很可能是這樣,他忙不過來,又不會拒絕,所以這次我去電他幾次,他或者沒接,或者雖有收到簡訊也不回,這情況以前也發生過,我感覺,在這兒美髮的因緣可能得告一段落了。
其實我沒有一定得去他那兒,尤其不希望他做得那麼辛苦,不能週休二日,至少也要休一日,可是他連讓我跟他講這話好好說再見和給祝福的機會都沒。

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

目前對「虔誠」的體會

(07-14-2013一心)
自從上週六晚睡開始,這一周的睡眠作息,進入了一種晚睡晚起的惡性循環。這真的是我的最真嗎?當然不是。連續幾天沒有呼吸到清晨的空氣,是會沮喪的。找出了解決方法,不管多晚睡,都要用鬧鐘醒來,夏禪即將來臨,真的要開始認真調時差了。
師說我都是用對待,沒有絕待。說話的時候,沒有虔誠的感覺,只是在敷衍師,沒有要認真面對睡眠的習氣,那就是世間思維的對待。

嚮往真、迎向真

(07-14-2013一三)
12歲埃及男孩中文字幕版上網不到72小時,不但累積了六千多位觀賞者,而且也引發了熱烈的討論。回想日前,師要我在影片上加中文字幕,後來因為下載不順,擱延了許久。本想停一下,過些時間再說,豈料,過沒多久,師即已幫我找到了另一個下載的方式,在此之前,師從未做過這類工作。人的能量怎會如此源源不絕呢?我想,這就是熱情,也是我需要增添的生命燃料。

2013年7月13日 星期六

與至純至性合一

(2013-07-13宥娟)
認真的面對自己,透過境界來看到自己的黑暗與脆弱,每一個觸,都在五道注意力的環節中接受考驗,因為有法的導向,才能讓人以最精準省力的能量作出上求下化的承擔。我內心有深深的慚愧,而更多的是深深地感恩,心中那種種潛藏的苦迫不安與恐懼焦慮可以在師與同修點點滴滴信望愛的牽引之中,走過黑夜與蔭谷,走出至純至性。
師問我今天學到什麼?
我想我在師的典範裡,看到的是無比的天真、柔軟與堅定。
那源自於內心深處對這個世間、對生命深深深的慈悲與深愛。我今天學到了什麼?感覺著我自己的靈魂,傾聽靈魂最真摯的聲音,我感覺我內心也有那對世間深深深的愛,那是我心肝底真實的學習與體會,更是我深深深的嚮往。

夫妻一起學法

(07-13-2013 一賢)
下午,總經理問我有沒有空,說要跟我聚焦一下我所負責的專案的重要事項。
因為颱風要來,又是禮拜五,台北和桃園已經放假,大家都準備下班。太太約好要我晚上下班後一起出去用餐並買菜。
看看離下班還有兩個鐘頭,而且總經理最近開會很有效率,應該不會太久。
打開準備好的檔案,才講了第一項,他觸到過去相,就開口說了一些悶悶的話,觸到這些話,參話頭,不參話尾。相信他的善意,就看到他對部屬的真心,是希望他把事情做對做好。
很由衷地聆聽,等他講完之後,才繼續講第二項,講了第二項,他又想到另一個同仁的問題,又發表了一些評論。單純地聽,完全地接受,只看他的真心,沒有想,就無對無礙。
這樣好整以暇地瀏覽著,聆聽著,討論著。聽到的是一個人最美麗的心,看到的也是他最認真的精神,這時彼此的心是相應的。忘了是颱風天,忘了要用餐買菜的事,感覺他的心從原先的不安多慮,已經逐漸安靜下來。
從我原先細膩的計劃,我們做了一些修正,也增加了一兩項重點。
很難想像一個這麼有理想、這麼認真的人,有著一顆想跟人沒有距離的心,卻跟部屬有這麼大的距離。
其實世間不都是這樣嗎?五十歲以前我也是走不出世間的輪迴的,如果不是跟師學法,我也會是眾多無法入流的部屬中的一位吧!
帶著一顆喜樂的心下班時,已經比原先跟太太約定的時間晚了半個多小時,太太問都沒問,還是用由衷的笑臉相迎。

夫妻能夠一起學法,都有中心線,真的是上一輩子修來的福份啊!

2013年7月12日 星期五

有導向的關係連結

(07-12-2013 一心)
曾看過一部TED的演講,一位教學40年的老師Rita Pierson,分享她的心得。她說:「身為教育者,我們通常認為孩子中輟或不肯學習,是因為貧窮、出席率低、負向的同學影響力等等,我們鮮少去討論『人與人連結』的價值和重要性。」
James Comer (耶魯大學兒童心理醫師)說,如果沒有導向的關係連結,就不可能有導向的學習。George Washington Carver (大教育家)說,所有的學習都是在了解關係。」
「我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曾經被一位老師或大人所影響。一位同事曾告訴我:『我的責任不是讓學生喜歡我,而是要教他們東西。我的義務是教,他們的義務是學會』我回應她說:『孩子沒有辦法從他們不喜歡的人身上,學到任何東西。』」

本來想和解了事…

(07-12-2013 一綸)
因社區總幹事的任務,忙到快中午才回到家,才跟先生說:「好累!」沒過多久,他卻說:「我好餓(要吃飯了的意思)。」好像煮飯就是我的工作,他辭職後,大部分時間就是看書、看電腦。此時,覺得心裡有些悶。
下午和傍晚都外出處理事情,先生應該也都看到自己整天在忙,但他傍晚從電腦室出來,又是同樣的話:「晚上要打拳(要早點吃飯的意思)。」
感覺他可以主動一點,想吃什麼,也可以自己動手做。於是,把心裡的話講出來,希望他能幫忙些家務事(煮飯、清理廁所垃圾、髒衣服不要隨地放),知道能改變的有限(已講過多次),但還是覺得要講出來,不講表示寧可悶在心裡,不想溝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