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夏禪最後的早餐

(07-31-2012一無)

半夜被蚊子大軍圍攻,我是左右開弓,仍然不敵其手,但也奇怪,過了一會,蚊子就消聲了,早上天亮後,回到寮房,我睡覺的地方,還停了三隻蚊子。
後來,遇到中豪,他對我說: 一無,昨天晚上,聽到你拍蚊子的聲音。
一無:對啊!那來那麼多的蚊子啊?
中豪抱歉的說:真是對不起,是我的錯。昨天半夜不是下起雨來嗎,我就起身將窗戶關上,但是我拉錯窗了,我拉到紗窗,將紗窗打開了,所以蚊子都飛進來了。等我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一無:還好啦!反正我睡眠都很淺,沒打擾到我。(原來是中豪好心的放蚊子進來躲雨,哈哈哈!)
今早是夏禪最後的早餐,我要更用心來做菜。
先烤馬鈴薯 (本來是邀請桂春負責的事,但總覺得,桂春端出來的成品,不能盡我意,所以,今天將兩樣菜,交給月英炒,我利用多餘的時間來烤馬鈴薯)

「一期一會」的感動

(07-31-2012靜芳)

早藥石:倒數了誒,要過好久以後才又能吃到,更用心的品嘗了。圓滿日這天,吃得又比平常少,但是卻出奇的滿足,真的受用了,如一無老師說的,十分鐘就可以恢復精神了。這種好多人一起用餐,不吵雜,但卻感覺到有同樣的心,這種特別的感受,還要再等很久以後。禪修期間,我還改了會翹腳的習慣,現在反而覺得自然讓身體安坐在椅子上,才是對身體最受用的姿勢。
午藥石:
最後一餐了,吃得很慢,因為要把法工們的愛心深深的印在心裡,把禪修時的藥石練習再一次的印在心裡、身裡,把這樣的感覺深深的記得,回去後,也要這樣練習。因為已經可以說話了,原本很開心在外說說笑笑的大夥兒,一入齋堂立即收攝,上座下座打成一片,收放自如心自在啊。

一個孵育連線的機會

(07-31-2012一心)

「歡迎各位來到全世界最全方位、最前衛的禪修!」這是下午禪修圓滿後的分享時段,師的開場白。
為什麼說「全方位」?
因為,在過去的十天十夜中,我們從人體解剖學的角度,人我關係的角度,台灣歷史的角度,佛法兩千五百年的角度,甚至地球千百萬年基因演化的角度,來探索身體這個聖殿廟堂,來體驗心的柔軟、光明與無量。
透過法的洗滌,呼吸的淨化,重新找回了用餐、喝水、洗澡、睡覺、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的品質,也透過對當下每一個感受和念頭的接納,重組了過去生命的記憶,打開了未來生命的可能性。

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在世界頂峰

(07-30-2012 一心)

昨天坐椅子上用藥石時,發現上半身果然是往右偏斜的,摸摸兩腰肋骨下方,肌肉形狀兩邊不對稱,所以,這兩天,試著一面吃,一面把上半身拉回正。最有趣的是坐骨的感覺,可能右邊坐骨習慣承擔比較多,身體拉回正,它反而感覺很怪,一直想「給我多一點重量!」
這兩天,都在注意小腹的放鬆,長年來舞蹈和瑜珈訓練,收小腹是基本功,雖經過幾次禪修,每次好像都還是要過了幾天,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然後才記得要放鬆。
日常生活中,完全不用收小腹嗎?比如說,走路,站立,做運動(這樣子,肚子會不會很凸呢?)自己覺得小腹微收,配合腳底足弓微微上提,在行動時,會比較靈活有彈性。小腹微收也有助於尾椎骨往下接地。

受用藥石時,想起師昨晚的開示:「吃好品質的東西,就像我們希望土壤是乾淨的,空氣,水,是乾淨的一樣,可以說那叫追逐欲望嗎?」在漢化的佛教和政治化的儒家影響下,我們對生命的受用,有一大堆的框框和成見啊,所以,拒絕受用生命,生命力就長期處在被壓抑的狀態,無法開展。死背「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物動」的教條,對於道德的態度是消極的,其實,真正的道德是很積極地去守護他人做最真的自己。

這樣的「空」是寶

(07-30-2012一三)

早上的經行該如何引導,心裡面始終沒個數,雖然如此,卻一直不曾擔憂過此事。晨起,禮佛時,浮現了一個想法,但感覺內容不夠精彩,也沒能感動自己。早藥石後,就在事務處前來回散步時,突然浮現了一個靈感,直覺上就是要分享這個。此刻,磬聲跟著響起,距離經行引導雖只剩下10分鐘,信心卻更強了。
分享首次參加禪十,跟自己喋喋不休對話了八天,終於停了下來,並初次體會到念頭與念頭之間的空。當時,感到妄念的稍獲「歇息」,絕非千金能買,內心既震撼又感動。深覺這樣的「空」是寶,是值得以畢生精力守護的寶。
有人說,禪修結束後,一旦接觸滾滾紅塵,很多壞習慣又會干擾禪修累積的韻律感。但,為何不是好習慣去影響壞習慣呢?
當我們很清楚自己說話當下的呼與吸,我們就可以清楚聽到自己正在說,以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如此一來,我們的說話就會有「空」,就會知道「多一句、少一句」的差別,就會知道話語加減對增進感情的重要性。

吃得也很快樂

(07-30-2012靜芳)

早藥石:
知量,我們的身體知道我們的量,只要安靜下來體會個幾天、幾次就會知道了。一整桌的餐點,很棒,很好吃,出國的時候、出去玩的時候,面對這樣的早餐,一定是吃到一個不行的多,吃完後,哦,有時會不舒服。這是不知量,以為自己可以,但都是貪心。
看著滿滿一桌的菜,動作中維持觀呼吸,每夾一次菜就問自己,這樣夠了嗎?可以了嗎?這樣的練習下,貪心不見了,身體吃得也很快樂,雖然沒有大吃特吃,但身體一樣很受用。本來是吃完饅頭和豆漿後,又想來一碗優格,但先在椅子上回到呼吸,放鬆一下,讓身體先緩和緩和,停了一下下,再問自己,可以再來一碗嗎?哦~~不行哦,夠了。
午藥石:                                                              
今天用藥石的時候,比平常慢一點點,在夾菜的時候,感覺有一點點的緊,擔心會影響到執事的工作時間,這個想上來,覺得拿著碗的手有一些緊,於是先吸一口氣,想太多,如果真的來不及,可以移到法工桌啊,一定有可以處理的方法。不用想太多。

2012年7月29日 星期日

跟自己好好相處 (2012年夏禪第九夜)


禪修是為了懂得跟自己相處,懂得受用身心。人類的問題在於不懂得跟自己相處,有時候我們聽人家說人類最愛的是自己,每個人最愛的是自己,但事實上這句話不清不楚的,很多人很討厭自己、不接受自己,因為身心混亂不受用,內在常有沖突,進退失據。
接受自己是不容易的,要接受自己必須覺得自己每個念頭都很讚。如果念頭不好、不流動,怎麼可能喜歡自己呢?你說人類最愛的是自己,但卻是不喜歡自己不流動的身心,這話不是很矛盾!
人怎麼能夠最愛自己?他如果最愛自己一定是自己所展現都是很真、很流動、很讚,如果說自己不真,怎麼可能愛自己嗎?如果覺得自己的坐姿不好,你會喜歡自己的坐姿嗎?睡眠不好,你會喜歡自己的睡眠嗎?吃飯咬到臉頰,你會喜歡嗎?狼吞虎嚥,吃完之後肚子脹脹的,沒有消化得很好,或者拉肚子,你會喜歡嗎?為了減肥、又為了滿足口慾,吃完了又去把它挖出來、吐出來,甚至故意吃瀉藥讓自己減肥,你會喜歡自已嗎?

淨化受想 (2012年夏禪第九夜)


找到最自然的吸氣、呼氣。禪修期間,最容易找到,也最可能去做到、照顧到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呼吸、姿勢、表情、眼神,上下起落迴轉。在共修狀態一趙精進,比較容易;在家裡修容易懈怠,一下子電話來、一下子家人吩咐事、一下子朋友來找啦。所以,請好好的利用這最後這段時間。
好好跟自己的身體、姿勢、呼吸相處,很細很細的呼吸,安靜的受用呼吸給身體的能量,找到長呼吸最受用的量,身息相依,找到呼與吸之間的空,找到吸與呼之間的空、慢慢地就進入短呼吸。呼吸就若有若無。
身體和呼吸息息相關,當身體安靜了,呼吸量會自然變小。當身體安靜了,受想就水清見底,身體安靜了,受想淨化成單純,過去的受想會重新發酵,會有不同質的受和想出現。現在受用的受和想,會對過去不受用的受和想起淨濾作用。

最後2日的精進用功

(07-29-2012一賢)

夢見家裡傳來中年得子的小弟罹不治之症,家人提到孩子的歸屬問題,直覺認為就由弟妹決定。感覺禪修中不應該接到信息,知道是在夢中。
醒來作意:做最真的自己。
睡前靜坐後,屈膝仰臥,結手印在丹田,觀三個鬆脫,沒觀到,轉右側臥觀呼吸入睡。半夜醒一次,再醒即起,做定課。
禮佛40分鐘:0220~0300
禮佛前,想到師開示,業力是過不去的過去。突然看到翁山蘇姬近距離面對軍人持槍瞄準她的景象,沒有想,活在當下,就是沒有業力,所以對方就不會是對象。
想到面對世間,就是要讓過去真的過去,面對二二八,因為國民黨不肯面對過去這一段歷史,它就沒有真正過去,所以我們的不公不義還一直在輪迴。感恩師的法,對著師法座禮佛,感恩慚愧。接著六步經行,配合六度波羅密的作意,感覺走起更細膩。
靜坐連18小時:0300~2100 (今日無藥石)
上座迴向之後,想到昨晚一無師兄要靜坐引領時談到後面這幾天打鐵趁熱、效果最好,是最值得用功的時段。今天就作意要好好做真正的自己,要喜心正面,做到認真度百分之百。

中心線就有點像天空

(07-29-2012一無)

在準備藥石中,請桂春烤馬鈴薯,她拿了蒸好的馬鈴薯,問要怎麼切。
一無:切成片狀。
桂春:要切多厚? 從那裡開始切?
一無:看妳的口感來切厚度。
桂春遲疑了一會: 我沒有概念耶!
經過這個觸境,藥石過後的空檔,我說:「做事要有想像力,妳應該要來學煮菜,做菜很需要想像力。」
她也笑著說:「沒辦法啊! 我們就是被灌輸教育長大的,什麼想像力呀! 我們是想都不敢想。」

2012年7月28日 星期六

中華文化的畸形人(2012年夏禪第八個晚上)



昨天我們講到道德是呼喚,不是規範。但在華人的文化裡面,我們不太會分別什麼是呼喚不是規範。
所謂呼喚是,道德是對天對地的交代,對神明的交代,不是對別人或對任何威權的交代。規範的話,就是說你要對別人交代。這在儒家的文化是很可怕的,因為我們受的教育都是儒家的,因襲守舊,習以為常,所以不太懂儒家積非成是的可怕。
我們所想像的孔子,是一個「盍各言爾志」的那一種師生的狀況,其實,儒家思想在整個社會,它根本不是「盍各言爾志」,它並不是尊重每一個人的志向,甚至是完全不尊重的。所以,在華人的社會,它沒有什麼隱私觀念。比如說父母會偷看子女的信,會管子女的髮型,頭髮要怎麼樣子,衣服要穿什麼,鞋子要穿什麼,他什麼都管的。這是儒家思想影響下的一個很自然的情形,但是很少人知道它有這麼嚴重。
我在醫院遇到一個女孩子,21歲,她車禍,準備截肢。那個爸爸就跟醫生說:「我不贊成截肢!」要不要截肢,不是你贊成不贊成,當醫生考慮到她的危險性的時候,有細菌感染很嚴重的危險性的時候,她就必須截肢。你不截肢,就是選擇死亡。但是,這個爸爸沒有這個概念,他很不知量的想要管這種事情。女孩子21歲了,人家要換傷口、要清潔傷口,要上藥,上藥的時候,多少會看到私處,護士請爸爸出去,爸爸就跟護士說:「我為什麼要出去?」「我是爸爸,為什麼要出去?」這在華人社會是很典型的,不用很奇怪,這是很典型的父女關係的反應。它毫不尊重隱私,做爸爸的,不太會尊重子女的隱私,媽媽,也不會尊重兒子的隱私,先生也不會尊重妻子的隱私。

禪修是呼喚不是規範(2012年夏禪第七夜)


透過禪修,我們從最小的地方開始,從我們的呼吸、我們的姿勢、我們的動作、表情,來呼喚,不是規範。
禪修不是要來規範你,規範只在禪修期間,會有一些團體生活的規範,但是你下山以後,你回自己的家以後,要學習做最真的自己,不可能有別人會給你壓力的,禪修時間照表操課有可能會有壓力,這是一種訓練,訓練怎麼可能沒有壓力,爬個山都有壓力啊,跑一百公尺一萬公尺一定是都有壓力的,這個壓力是正面的不是負面的,來禪修之前就知道了。
頭頂百會接天了嗎?臀部底盤接地了嗎?找到好中心線了嗎?
有很放鬆的呼氣嗎?有很放鬆的吸氣嗎?可以直接讓身體告訴自己呼氣的長度、直接讓身體告訴自己吸氣的長度嗎?吸氣不是吸到不能再吸、呼氣不是呼到不能再呼,吸是吸到最受用,呼是呼到最受用,這個最受用有點抽象,是要體驗的,吸氣是要吸到最受用的量,沒用辦法用數字來告訴你,因為每個當下、每個人的體質需要量都不一樣。不是只有這一口呼氣要受用,你不能由這一口的受用,影響下一口的不受用,你不能說我這一口呼氣很受用,但等一下那個吸氣吸得很有壓迫感,那就不叫受用,受用當然是只管當下這一口很受用,所以這呼氣和吸氣是相關的,是整個一口氣都要受用,也不是只當下一口氣都要受用,是每一口氣都要受用。

走出每個關係的空

(07-28-2012一三)

作了一個夢。
夢中,為了撿拾洋基隊擊出的一顆全壘打棒球,必須跨越另一個小球場,小球場因此暫停了比賽。經過小球場休息區,裡面坐著的都是軍中要好的同事,但每一個人的臉都很臭,每一個人都在迴避、不跟我說話。
當時,感覺有些錯愕,因為從來沒見過自己「討人厭」的畫面。
有一個感覺,如果是義饒益的練習讓自己變成了昔日同袍心中的「異類」,那我寧可成為華人世界的「異類」,特別是聽聞師的開示以後,更加篤定要拋掉中華文化加諸身上的框框與包袱,好好地做真正的自己了。

對天對地交待

(07-28-2012一心)

月經第二天,原本以為昨天痛完就沒事了,結果今天繼續痛,而且流量大,覺得體溫低,沒什麼力氣。有做到好好陪伴這個感覺,好好呼吸就好。
一律一止都分享到他們最早跟師學法時的幸福,師,為少少幾個人開示,徹夜長談,還有用手寫回覆每個人的日記。一止說,有次師回國,背了一個大包包,裡面裝的是,要給一綸一地的傳真機!師的愛,始終如一。不覺得那時候比現在幸福,只要跟師學法,都很幸福,至於相處時間多少,距離遠近,都有每個人的因緣。
今天看到會做什麼、做多少,真的都只是因緣聚合,完全無我。如同師在「點燃內心的聖火」裡開示的,所有的宗教,都是上下垂直式的思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而沒有過去現在未來的水平式思考,人我對待和比較。今天,一止再度播放了這段開示,自己的心感覺開了,我只要不斷地增上,和不斷地把世間的苦難放在心上。從這樣的角度看,一切都很單純,都是無所求,無作者、無受者的絕待。
一止引領靜坐,教大家做身體六大半邊的放鬆。她說,有時候,我們尋伺長短呼吸,還不如直接作師隨念來得簡單。

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

為自性圓滿而來

(07-27-2012 亭伶)
醒即起,佈達做一個新生的人,今日擔任敲磬執事,正知正念注意時間。
第一炷香單盤上座,後段腿痛,全身燥熱,再度觀想天河之水從百會直通鼻道,全身清涼,安住到下座。
早藥石知量取用,以往會擔心是不是都太晚前往齋堂了,但是今天自在了,先來後到都OK,只要在規範時間吃完就好,晚到人少,取用餐點反而不會塞車。拿了酪梨加蜂蜜加優格混在一起吃,因為未帶湯匙,吃到舔盤底,好像小熊維尼,感覺很幸福。
今天由一三引領經行,先講從無所求的師開示中找到自己的神性,頓時昏沈煩雜與重擔一掃而空,從此打開眼界,看世間、看自己清清楚楚、了了分明,好令人嚮往的境界。記得前幾次禪修提前來打掃,同行在路上,一三也傳授了這個錦囊:禪修期間不開心時,無所求這三個字,別忘了拿出來服用。

做最真的自己

(07-27-2012靜芳)

早藥石:
早上看到「大芹菜」,早上吃這個會不會太累啊,要咬很久ㄝ,最近不能說話,心裡的對話很多,要慢慢的不要再和自己有太多的對話,看到大芹菜也可以和自己對話,可見自己話很多哦。
放入口中的芹菜,在咀嚼時,清楚的感受到先是從旁邊的「肉」不見,再來是那些很粗的纖維,沒有靜下來用藥石前,是感受不到的,因為口感配合著自己的身口意不清淨,這些菜的感覺是糊在一起的,只剩下菜的味道,沒有了口感。一個米其林的品鑑家,在品嘗菜餚時,是很安靜、很專注的在品味,就像在欣賞藝術品一樣。

每個當下的波羅蜜(2012年夏禪第六夜)


禪修從呼吸開始、從姿勢開始、從中心線開始,你發生車禍的時候,如果坐在車子裡面,你最好的姿勢是什麼?連天接地。
有一年在高雄,我坐在駕駛座旁邊,高速公路發生車禍、車子撞上安全島,車子毀了,那時禪修導師的姿勢完完全全的連天接地,車子撞上的時候,身體沒有什麼感覺,像極了導地線。用中心線來碰觸每一個衝擊,你會有特別的感覺,用呼吸來吃來喝、可以提高品質。當你鼻根失靈的時候,不管那個東西多好吃,受用都大大減少,鼻根、呼吸啊,不只是跟吃很有關係,跟所有的東西都很有關係。
能用呼吸來吃喝嗎?用呼吸來受用眼睛所看的、耳朵所聽的、鼻根所嗅的、嘴吧所吃的、皮膚所觸的、那整個品質就會提升,用三合一定課的質感來做事,特別有味道,三合一定課絕不是為了三合一定課,三合一定課是為提高生命的質感、是為了提高六根觸的質感,做定課或者是禪修,鍛練的是「每個當下都是波羅蜜」。

夏禪第七天

(07-27-2012 一心)

今晚有拿坐墊回來當枕頭,側臥和仰臥比較舒服了。夢到Abby,跟她在某處很克難地打地鋪過夜,大概是昨天有想到她,和一些過去生命中的人,夢中都出現了。最後,在熱鬧的市集裡,一個人坐下,吃東西,店裡的小姐說,我頭上怎麼會有幾隻牆壁蟲?還很好心地幫我挑掉,我說,大概是因為今天都在打掃,從牆上刷下來的。後來,我請她介紹一間附近的洗頭店,便宜又快的,我想去洗洗頭。問了半天,沒有下落。
320分醒來過一次,累累的,變成趴臥,感覺才睡一下下,罄響響了。
房裡三人,動作一致地起身,在打坐姿停留了幾秒,禪修時,常常會驚喜地看到這樣有趣的畫面,像是碧娜鮑許的舞蹈劇場,時間和空間的編排,有大師風格!

2012年7月26日 星期四

法工之間的法味

(07-26-2012一無)

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不是現在的自己,但卻知那是自己,我不是我又是我,人的夢真的很奇怪耶!
夢中,太太跟隨善知識修行,只要有空,就對我說法。在一天的工作後,拉著太太去散步,想要藉著散步跟太座親近一下,但是太太一直在說法,我嘻皮笑臉的應付太太,沒想到,太太卻正經起來,此時耳邊傳來聲響,吵醒了我,原來已經到了晨起的時間了。
一早進入廚房,身心就有怪怪的覺受,好像變的什麼都不在乎,做起事來,也缺乏長呼吸的味道。腦袋有點空空,這種感覺曾經也有過,如果我在每天靜坐的短呼吸中泡久了,就會有這樣的怪怪覺受生出來。沒參加禪修以前,蠻喜歡這種無事的覺受,但參加禪修後,經過禪修導師開示內容的校正,這種失去正念的覺受,也是無記的煩惱啊!

這隻蚊子停下來用走的

(07-26-2012靜芳)

一天的第一餐,六天的藥石練習,已經很自然的吃東西會慢下來,會一口接一口哦,沒有以前的習性,拼命的吃,邊吃邊聊天的,這樣沒有專心的用餐,很容易說錯話,這個是以前常發生的事,往往一頓飯下來,會有好幾次的大大小小對立,何必呢?用餐是開心的、放鬆的,所以也就跟著沒有規矩了,這樣的忘我、沒有慢下來,好好的吃一頓,常常讓開心變成生氣。
早藥石,很豐富。取用的同時,也看到自己知量,這樣夠了嗎?會太多嗎?每一次入口的大小,都是知量的練習。以前吃東西就是一口塞,今天吃水果,會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吃了。

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自律不是他律(2012年夏禪第五夜)

古老佛教傳入中國
印度的佛教大概在2000年前傳入中國,佛法要融入中國,以儒家、法家為主的社會不太容易,這期間還經過一些大法師到印度去取經,再來求證。這個求證的過程,有很多的困難,佛法在2500多年前,就已經遇到困難了,當時釋迦佛有個堂弟叫提婆達多,是佛陀的弟子,他不喜歡釋迦佛,他甚至帶走500個佛陀的弟子,幸好,當時有舍利弗目鞬連兩位大弟子,又把那500位弟子帶回來。
其實,還有一些沒帶回來的,經典的記載就省略了,還是有很多弟子跟著提婆達多走了,也各自有各自的解讀,所以,第一代弟子就出現嚴重的分裂,但是呢,後人喜歡美化,就以為第一代弟子沒有出現問題,其實問題是非常鉅大的。
第一代佛經的編輯,弟子就出現了很大的爭執,因為第一次是由大迦葉尊者結集的,大迦葉尊者本身是不太聞思的人,他根本沒能力結集經典,一定要依賴阿難尊者,阿難尊者跟大迦葉尊者是水火不容的,他們平日是彼此不往來的,為了結集佛經他們才勉強湊在一起,大迦葉尊者一向看阿難尊者是非常不順眼。若真的要從歷史來瞭解是很困難的,因為我們都已經先入為主了。

夏禪第五天

(07-25-2012 一心)

早藥石~
來禪修幾次,從未把優格當作選項,因為我認為,自己的體質比較冷,要吃熟食,哈哈,又是一種成見。今天,不知怎地,就想吃優格、麥片加水果,還有去拿了一個小饅頭。看到花生醬,整個人都興奮起來,挖了超大一坨。真的放進嘴裡去吃的時候,忍不住咧嘴微笑,好像我的身體認得花生醬!
前幾天和豆漿吃粥,喚醒了兒時的記憶。今天吃西式早餐,好像可以感覺到溫帶國家乾爽的天氣,和乾淨的風景。
咀嚼的經驗就全然不同了,昨天蔬菜大餐,每口嚼一百下,覺得自己是一支睫毛很長的乳牛。今天是水果優格大餐,幾乎不太用咬,最硬的葡萄乾、蔓越莓,也是咬個三四十下就差不多了。最難咀嚼的是小饅頭,它很紮實,很有飽足感。
午藥石~吃到豆腐,一驚,怎麼不是豆腐味,想起,那盤豆腐裡面,都是青椒,是青椒味全然進了豆腐皮裡去了。芝麻醬拌飯好好吃,升起了想要再去拿一點的念頭,但是,連南瓜湯都還沒喝完啊。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身含十方無盡虛空(2012年夏禪第四夜)

禪修期間,透過回到自然呼吸的方法,來學習做一個自然的人,完全沒有控制,完全沒有我,自然的呼吸。
認得什麼是呼完一口氣、什麼是吸完一口氣,怎麼知道現在是氣呼完了呢?怎麼知道現在是氣吸完了呢?身體的每一個時候都有不同的呼吸的長度,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竟會讓我們困惑!禪修期間就是來釐清楚,透過打坐、透過禮佛、透過經行,弄清楚什麼是呼吸的最自然與無我,什麼是正知正念呼吸,正知正念的意思不是觀察,而是我就是呼吸,身體在呼吸,我只是感覺,去感覺每一口呼氣吸氣的量,最自然的、最適合當下身體的量。
很認真、很由衷、很安靜的去感覺,什麼是呼完一口氣、什麼是吸完一口氣。

業力是過不去的過去

(07-24-2012 宥娟)

         禮佛500530):
秋霞引領禮佛,用六度禱告,感覺秋霞素樸單純的聲音讓心也跟著單純起來,讓人想到「自然」,深深的禱告禮敬師禮敬天地,禮敬生命,禮敬每一個人最真最美的心。身心越來越柔軟流動,她說向上時手捧著雲,向下時滋潤大地,感覺氣流在身體裡軟化流動,也軟化了身體的僵硬,感覺動作也充滿行雲流水般的流暢感。
          靜坐(5:30-6:30):
恭請佛師上座,感受呼吸時心底的收縮膨脹,注意力只放在每一次的收縮膨脹,昏沉,果真發現到昏沉往往從呼完氣之後的止息開始,再次提起吸氣的力量和心念不夠,沒多久就開始昏沉了,這除了是長期的昏沉之外,好似也是生命缺少動力的一種徵狀?不過雖然是看到了,但還會繼續昏沉;改正舊的習氣,也要有決心毅力和時間吧!加油吧!如今生命不僅一步一步轉好,更充滿覺察的喜樂和改變的動力,因為知道未來一定可以重生,深深的感恩。

感動大於痛

(07-24-2012 靜芳)

醒來作意:一天要比一天進步一點點

早藥石:早上吃得更簡單了,看到一大桶的優格,就來吃它吧,加入蜂蜜、洛神花、水果,再來一些生菜加饅頭,很豐盛的一餐。

照道理來說,一碗優格加了這麼多的東西,通常我吃起來就是味道通通混在一起,什麼是什麼也不知道,就是酸酸甜甜的一碗。
藥石練習,每一口要30下,但是優格不用呵,在口中仍是慢慢一口口品味,很慢的嚐、感覺加在優格中的味道歷歷分明,沒有混在一起,蜜是蜜、洛神是洛神、水果是水果,雖然很多東西,但放慢速度去感受,就可以感受到每一個的獨立性。生氣,常常生氣的我,在藥石練習中,體會到生氣也要知道氣什麼、氣的來龍去脈,生氣是為了不生氣,是因為知道在氣什麼、知道這個氣,生得有助益;說話是為了不說話,是因為說的是有助益的話。因為很清楚在氣什麼、說什麼,所以藥石練習也可以幫助我知道什麼是什麼,就算是混搭,也還是也有它的獨立性、獨特性,並不會因為混在一起而不見,端視我有沒有功力把它分出來。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宛如找到風火輪

(07-23-2012季菁)

料理完中餐,我拿起抹布要擦牆面,觸到微微的油脂凸起,抹布一抹過,油脂被刮起,變成一顆顆粒子,這時抹布只是滑著粒子向前滾去,直到所有粒子都被吸附入抹布的纖維中。
接著拿起湯鍋要端到餐桌,突然感覺空氣也是一顆顆的粒子,端在半空中的湯鍋只是循著一排粒子的滾輪,往前滑動,一點也不費力。
腳底也同時感覺有一顆顆的塵粒,我宛如找到風火輪般的讓塵粒的滾動帶我前行。
禮佛
吸氣提身,雙手輕觸到已然霜紅的秋葉。呼氣俯身向下,飄然而下的秋葉把秋天的颯爽慢慢的扇啊扇,扇給大地。
經行
吸氣提腳,隨著吸氣收縮,把全身細胞收捲凝縮的更小更圓。呼氣落腳,當水一淋下,就可把小小圓圓的細胞沖的滴溜滴溜的轉,而滴溜轉的細胞又把水打到遠遠的那方。


就從這裡開始

(07-23-2012一護)

聞思:師隨念從什麼地方開始?
從相信自己是一個好人開始,相信自己是一個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開始,你一定嚮往自己是一個值得人家愛與信賴的人,因為你有良好的品質、因為你是一個好人,因為你是一個可以交心交重的人,就從這裡開始,這就是師隨念的開始,我們要從這裡開始修行。
這段開示受用良多,今天就用上了。
中午,大哥來電,氣急敗壞要我轉告郭媽媽,不要管太多,說他快崩潰了。

身體再下沈一些

(07-23-2012一三)

晨起,進事務處,見狗兒躺臥在裡面。不清楚牠是怎麼進來的,所以問事務處同修是否有主動放牠進來,同修都說狗兒是用自己用鼻子開門進來的。下座後,狗兒已經在事務處的外面,但紗門是關著的。難道,牠除了會自己開門,也養成了「隨鼻」關門的好習慣!
出坡時段,看見一湛認真的神情。無論掃地、拖地或是擦拭桌面,一湛就像是一位老師傅,精雕細琢著每一個動,或呼氣出力,或吸氣蓄勢,其中就是有著一股充滿韻律的美感。接著看見打掃衛浴的金樹、禪堂外走廊的冠智,還有清理樓梯的一如,每一個人都像在經行,提、移、落、觸,美不勝收!
午藥石,打菜的動線打結了。起因是第一道菜,生菜沙拉盤內整齊擺列了五種不同的生蔬菜,加上旁邊的醬料,同修完成這一道菜,自然需要較多的時間。先請法工一點協助將生菜挪至最後,事後再與一圓商量改進的法,除了調整位置,一圓也提出將蔬菜混合在一起的方法。
「坐在座墊上嗎?」

啟動全新的自己

(07-23-2012 一止)

下午歸零,重新開始。早上那個我死了,坐在禪坐前引領那個我也死了,頓時間不知如何禱告的那個我,也死了。
若一切都是我的對象,又如何有感情,如何交重?
呼吸不是我的對象,姿勢不是我的對象,回到由衷的主體性,感情就出來了,用這樣的禱告,啟動全新的自己。
下午第一支經行,隨著一寂寂靜的引導,試著在落腳時呼氣注意力在百會,提腳時吸氣在湧泉穴,發現不會憋氣,身體不會有逼迫感的緊,身心更收攝,呼吸真的可以調身又調心。
由於經行的收攝寂靜,接著三支香靜坐更加省力。

路徑越來越熟悉

(07-23-2012 宥娟)

睡眠時段:2200pm ~0350(共550分)
尋伺,探索,決定。感覺今天上午的境界似乎和課表不太有關係,而是愛的降臨,所以,想交由心來下筆。
(這是多麼美好的生活方式啊!可以擺脫一切不必要的,只留下最純真的、最自然的,心體驗。)
正知正念的時候,呼吸飽滿的時候,身體就會有被打開的感覺,有一點點輕微的震顫隨意分布,祂是不分上下座的。上座昏沉中,沒有;不夠飽滿的呼吸,也不太容易出現。只有在無所求又全心投入的那一個呼吸出現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樣的覺受,啊!所以心真的要很安靜,不然一下子就溜走了,而,如果察覺到了,我發現,如果可以當下讓自己停下來,全然地迎上去,這個震顫就會開始強化,變成全身通透的暢然,這時就可以享受到呼吸和虛空的交流對身體的滋養,特別是正在做師隨念時,受用更大!反覆練習,讓路徑越來越熟悉,發現這樣的體驗開始變得越來越容易升起,次數隨著清醒覺知的增加而越加頻繁。任何時刻,無論是在禮佛或是經行,行走或是藥石

夏禪第三天

(07-23-2012 一心)

睡眠時段:22:45~04:05 (530)+午臥禪25分鐘
睡前作意:觀呼吸入眠,夢中如法。夢到一個壞人要利用一位天真的小女孩來開槍,恐嚇別人。跟他相處之後才知道,他曾失去愛妻跟愛女,痛不欲生,才變得那麼暴力,身邊的人都怕他。想幫助他找尋真愛,但還沒有找到方法。
早晨作意:
1.          讓呼吸與身體親密對話。
2.          時時刻刻在師的愛裡,讓自己重生。
3.          不讓我成為我的對象,呼吸、動作、姿勢不是我的對象。

每一餐都認真的吃

(07-23-2012靜芳)

早藥石:
   以安靜專注的身心來用藥石,感覺食物的從有到無,感覺食物從口中慢慢進入身體內,每一口都是對身體的供養,沒有了以前的用餐習慣,就是吃吃吃、邊吃邊說、吃得很high的說,吃到連自己在吃都不知道,所以身體也不知道自己在吃什麼,黑白喫,身體沒有得到食物真正的幫忙,而只是如動物般「吃飽」。當身體真的受用了,二餐也就夠了,昨晚第一次沒有吃晚餐(連點心都沒有),原本以為早上會吃很多、應該會很餓,但是沒有誒,因為每一餐都認真的吃,大概真正有受用了。
午藥石:
還是一樣,要很慢的吃、很由衷的吃,感覺到藥石裡有一無老師的精神在、有聖脈的精神在,每一口都是帶著滿滿的愛,有同修的愛、有大地的愛,我不是在吃飯誒,是把愛吃進身體裡,以愛來供養五臟廟。親教師昨晚開示,我們的身體是聖殿廟堂,所以吃飯是供養五臟廟,一天禪修下來有法意的供養、有定課的供養、到了藥石又有愛的供養。這五臟廟現在是香火鼎盛。很安靜、很專注的用藥石,就像很虔誠的在禮拜活菩蕯、佛陀一樣,要很專心、很感恩,才可以感覺,藥石供養對身體的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