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台灣是六度的代名詞

     (05-31-2011一止)

想到台灣就想到謙虛、想到由衷、想到認真、想到單純、想到浪漫、想到主動……

你的現身就是一份禮物

(05-31-2011一實)
郭爸目前癌症已經轉移多處。兩年前郭爸要開刀將胃拿掉前我曾來醫院看過他,而這兩年來他進出醫院多次,受盡各種治療的折磨。

這一個月來的週末我都忙於社區參訪與研討會,正巧這週有時間去探望郭爸。到了醫院,得知郭爸剛經歷幾位朋友的會客,會不會累了,真不希望打擾他,但想到「你的現身就是一份禮物」(註)這句話,還是把握機會進去探望。

活躍小精靈的生命

 (05-30-2011一心)
這是第三期雙語靜坐班的最後一堂課,也像是第一堂課,因為,有兩位第一次來上課的學員,還有,許久不見的湘潔。看到湘潔,憶起剛開始上週五下午阿含班的日子,彷彿,回到了起點。

今天,要上的是講義的第六堂,「活躍小精靈的生命」,循著「收縮、膨脹」的線索,來準備課堂中的體驗練習,看到關鍵字:「無所求」、「鬆」,內心,就有了大家齊聲鼓掌、歡唱的畫面,於是,背起一套手鼓、拿著一只怪瓠(ㄅㄨˊ)仔(朋友阿沐參考月琴的設計,用廢棄材料回收做成的兩絃樂器),往聖脈,出發!

一路上,腦子裡有好多發聲練習,和聲音肢體即興遊戲的想法,但考量到太開放的引領練習挑戰會大了些,於是立刻放下原本天馬行空的想法。

利用學員們還在陸續到來時,把鼓發給已經就座的人。牆上貼著大字報,寫著歌詞:
Tatha-gata(這麼地去)
Tatha-agata(這麼地來)

先學主旋律,會了以後,學第二部合音,有鼓的人學打鼓,沒有鼓的人,學拍手,「聖脈亂彈」,就這麼誕生了。每唱一陣子,就把手中的樂器傳給左邊的人,嘗試打不同的鼓,嘗試拍手,嘗試第一或第二部。

如實地來-每個吸氣中完全接受未來
如實地去-每個呼氣中完全放下過去
如來如去,就是完完全全地接受自己

在歡樂的歌聲中,學員來齊了。於是,轉移到六樓陽台禮佛、經行。

只是很自然、很舒服地感覺呼吸,感覺風,雙手被風飄起了,上舉,去碰碰天空啊,拉長了全身。合掌的雙手,緩緩下滑,經過鼻尖前方時,彷彿有股引力,把頭拉著往下彎了,直到俯身觸地,觸地的呼吸,是幸福,完全的擁抱也給大地擁抱。

起身,繞陽台經行,鼻孔前方的氣息明顯,左右鼻孔跟左右膝蓋間,形成了一股引力,不是膝蓋要提上來,是吸入鼻孔的氣流把膝蓋提上來的,不是膝蓋要落下,是從鼻孔呼出的氣把膝蓋輕輕往下吹、使腳掌著地的。

「你相信鼻頭有個觸點嗎?由一點點的懷疑、疑惑到深心信解,這樣的過程,就是由收縮而膨脹,由小而大,整個相信了就會依止,不再徬徨。」

以鼻頭為觸點的意思是,把注意力放在人中,由兩鼻孔和上嘴唇的中心點形成的倒三角形區域。它的特色是省力,而且綿密不斷,因為,只要還活著一天,還有呼吸,就一定可以感覺到鼻孔下方嘴唇上方、進進出出的風息。

隨時隨地,只要注意力回到鼻頭觸點,就回到了呼吸。

一止老師引領靜坐,因為有新學員,老師很仔細地從身姿、手印、中心線重新講解,然後,漸漸進入換鼻呼吸。練習換鼻呼吸的過程中,鼻毛、鼻腔內壁、人中部位的皮膚,都變得很敏銳,注意力自然變細。而這個細細密密的注意力,是認真,是念力,而不用力。

靜坐完,大家的臉都很亮,每個人都認真呼吸了,認真了,就會認得自己的真,就能夠欣賞自己。一位新同學說她常常忘記呼吸,大家熱情地分享提醒呼吸的撇步。

最後,用「tatha-gata, tatha-agata」的旋律,每人想一句這學期或這堂課的心得,輪流唱出來,每個人一唱完,其他人就用tatha-gata, tatha-agata來呼應,tatha-gata, tatha-agata好像變成了福音歌曲、還是黑人靈歌裡的哈雷路亞!讚美主!

換鼻呼吸,姿勢,中心線 tatha-gata, tatha-agata
吸拉呼推,定力,疼痛管理 tatha-gata, tatha-agata
活在當下,做個完整的人 tatha-gata, tatha-agata
丹田,觸覺,慈悲喜捨的認識 tatha-gata, tatha-agata
由衷,呼吸,世間沒有別人 tatha-gata, tatha-agata
無所求,放鬆,小精靈收縮膨脹 tatha-gata, tatha-agata

安住慈心就無懼

(05-30-2011一淨) 
接到一通陌生來電要找小姐,心生警覺,沒有回應「我是」,請問對方「什麼事」?
她說:「明天我們要過去府上檢測水質,在此通知小姐。」
一淨:「喔!我們沒有要檢測水質ㄟ!」
她說:「那我們搞錯了!」

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

來杉林溪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05-30-2011淑珍

    來杉林溪是二十多年前的事,……
印象中大學四年級外埠參觀時曾來過。當時學校以路途遙遠、危險禁止我們列入行程。但遊覽車司機還是偷偷的把我們載來。昨天是星期假日,人好多,車好多,今天人煙散了總算可以細看。

先生的無情感染了她

苗栗竹南大埔農地自遭受怪手侵入半年後,目前會是什麼光景?
 (05-29-2011一虹)

禪修結束後考驗隨到,看完「竹南大埔徵地事件」ppt素恬沒參加大組分享悄悄溜走,離開《聖脈》她的情緒才爆發,「這些人很奇怪給他錢不要,是我就要離開這裡另外買房屋住。…徵收土地不可能沒有協商,一定大多數都同意政府才會徵收,現在什麼時代了?又不是從前!…」一開始我拿自己的專業反駁她,但發現她對國民黨的情感,不能用道理來駁,我放棄了不再回應,讓我們就保持距離搭車回家吧!內外很多雜念喋喋不休,但我不怕,一日禪靜坐已有體驗,不理它、不要想,只管作自己的最好。

「心淨國土淨」一日禪

禪修規約說明
(05-29-2011一逸)
一如解說禪修規約之後,一逸邀請大家一起觀賞蛙大的「台灣稻香味」影片,一逸跟隨畫面唸著「蛙大」感人的文字,讓大家從童年走到中年之後,開始了今天的課程介紹:有個從北京來的女孩趙星來台灣遊玩說:「台灣人的貼心在她踏上台灣這塊土地時,一路延續到最後一日。義大利駐台代表馬忠義任期將屆滿,他不願離開台灣,向羅馬要求再延一任。一位海外華人作家顧月華來台灣一遊之後說:「遇到過這些溫良恭儉讓的台灣人後,我覺得,也許不是上海,而是整個中國,與台灣是沒得比了,儘管台北很舊,不及上海繁華,但它很像故鄉,因為它是一塊溫馨的土地,我會再回來。」道出「母親台灣」的珍貴。

循著兒時的記憶…

禮敬母親(台灣)
  (05-29-2011一綸)

今天的一日禪「心淨國土淨」,從「田園稻香」的影片切入,幫大家循著兒時的記憶,找回台灣的味道…。

開場由一如講解規約,感覺得出她的緊張,但同時看到了她認真與交出去的勇氣;一逸出場帶禮佛時,第一句話的出聲稍微大些,心裡還想了一下:「這是一逸的聲音嗎?」但接下來她回復輕柔的聲調,尤其最後那六拜,隨著她的「感恩」與「慚愧」的引領詞禮拜著天地,懺悔自己過去對母親(台灣)不知疼惜的粗魯,身心越來越收攝寂靜。

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守護土地讓人踏實


(05-29-2001亭伶)
歷經一個多月來工作的忙碌,今天參加一日禪,心情正像久旱後,期待一場甘霖降臨。

一開場的「台灣稻香味」影片便感覺被深深地療癒,綠色的稻田褐色的稻草,以及金黃的稻穗,是最鮮活最在地的台灣色彩,如此舒服的按摩著眼根,讓粗澀的六根五感甦醒。感覺自己也像稻子一樣,重新找到鬆軟充滿生機的土壤,接天接地,不再失根了。

看到影片裡耕田中的農夫與牛牛,飛濺的泥巴停格在他倆同步出力的認真表情旁,特別感動。

禪修遇上土地的初體驗

 (05-29 2011 小珠)

晚上吃飯的時候順口問威任今天第一次參加禪修的感覺如何?

他遲疑了一下說,其實他不太喜歡跟人分享這類的事。我說,我是你的分身,你就試著說說看, 一點點也沒關係。他停頓了一會就說,早上我們因為找車位遲到,報到的時候還麻煩那位先生幫我們顧著手機避免有人打來請我們移車,他觀察那位先生不僅很有耐心地聽著我說完,而且一點不耐煩的表情都沒有,還有著一副完全能體會我們的表情,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有《台灣稻香味》的禪修

 (05-29-2011一三)
台灣是個好地方,以前本來就是個大米倉。花東的稻穗,暢飲來自中央山脈的水。而濁水溪的水,餵飽中部平原那廣大的胃。嘉南平原的純樸,讓人忘了世俗。蘭陽平原的純真,讓人直想飛奔。花東縱谷的純淨,讓人拼命大口呼吸。我不曾這麼認真的去體驗,台灣道地的好山水。

蜻蜓在飛,蟋蟀在跳躍,麻雀忙著逗嘴,白鷺鷥已不在牛的背。我懷念兒時的天,我懷念腳下的田。我只想循著兒時的味道,找回台灣的味道…
「心淨國土淨」一日禪,在一逸旁白朗讀《台灣稻香味》中拉開了的序幕。
一逸一如一三,客家、本省、外省。三個人,各代表著生長在台灣的三個族群,一起藉由禪修訴說著對母親-福爾摩沙-的感恩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有法,生命就轉光明

(05-28-2011一護)

今天,一位認識多年的老學員分享她的生命故事:

我一直認為自己能力很強,可以承擔很多,直到我結婚、生子了,我都把很多很多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攬。

很長的一段時間,先生沒有工作,我非常努力,白天賺錢養家,下班後匆匆忙忙趕回家做飯,有時候來不及,就到市場買幾個現成的菜湊和著,每一天回到家都精疲力竭了,但,先生、兒子、女兒三個人,總是坐在電視機前,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看,等著我把飯菜端上桌…。

去杭州西湖玩

  (05-28-2011國華) 
研發部的主管Jessica 與同事 Ivy說要去杭州玩,邀我去,心想整天待在賓館內也太無聊,就趁機出去玩玩。

坐上時速三百多公里的高鐵,不到一小時就到了杭州,單程票錢131人民幣。在西湖邊的飯店check in (四星級,一晚費用約六百人民幣 ),就步行出外用餐,三個人在附近小餐館,點了兩道菜,一鍋火鍋 (70塊人民幣),餐點味道還不錯,餐畢走路至西湖,開始一天的行程,一到西湖,空氣灰濛濛的,遊客很多,走路都要注意會不會撞到別人。

2011年5月27日 星期五

繪畫是我的禱告

  (05-27--2011一念)

下午和舒涵去故宮看夏卡爾畫展,這是我們期盼很久的展覽,下雨天人潮不多,順著指標進了展廳,落大的海報吸引著我,還有夏卡爾的畫作詩情與畫意。

「如果我不是猶太人,我將不會成為一個藝術家,或可能成為截然不同的藝術家。」猶太民族的苦難,讓他越思考人類的命運與未來,他越認同;愛,才是他的宗教。而他說:「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禱告。」“My work is my prayer.”

經過法國與美國兩次流亡,在他畫中「花」是「愛」的符碼,無所不在,花開與花謝如人生,他以特有的符號,馬、牛、羊、魚、鳥、紅冠公雞及小提琴、花束、戀人,畫裡或漂浮或顛倒,描寫他的心靈國度,很難分辨是醒還是夢,畫中有著他的情感、記憶及深愛。

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1887~1985)是帶來夢想與愛的藝術使者。超現實主義者奉他為先驅,畢卡索稱讚夏卡爾是「20世紀最擅長用色彩的藝術家」 "the only painter left who understands what colour really is."

「我希望被色彩、音樂,以及臉上帶微笑的人包圍,即使微笑帶來懷舊的惆悵,依然能帶給我安詳。」經由他的畫,夏卡爾訴說他的生命觀:
心中有愛,事事清澈。」 "For those who love, everything will always be clear."  
正如畢卡索說:「我不知道他的圖像從何而來;在他的腦中,絕對住著一名天使」。


版主:

「等待」是很好的濾淨

(05-26-2011韻雅)

近日一個挑戰的觸境是--隔壁鄰居買了全套卡拉OK音響。

前天下午突然聽到大聲音效的音響和歌聲,原本還以為是對面一貫道的道場在辦活動,走出大門尋音,才發現是我隔壁先生家。哇!心中一緊,這下可慘了!

先生是自尊心很強的性格,上次我打電話告訴他某天孫子清晨在三樓跑跳,我們從睡眠中驚醒,雖然我非常婉轉、語氣溫和,但他很強硬反擊,說我們這邊晚上放洗澡水吵到他們。再去講卡拉OK的事,肯定他會生氣,也會抱怨我們偶爾練習音樂。

讓腳下旋起一股風

(05-26-2011季菁)
禮佛時段:6:30_6:40  9:10-9:25 
呼氣俯身向下,讓水將身上的油垢都沖的一乾二淨,沖成地上一攤的淤泥。吸氣起身向上,於是一株晶瑩無邪的白蓮才能從沃泥中冉冉升起,在晨風中輕盈的搖曳著。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身體沒有矯情和虛偽

 (05-26-2011小珠)
今晨醒來,身體在呼喚,呼喚著接近大地的渴望,立即反常地鋪上瑜珈墊禮佛,伸展,感覺身體滿足了才慢慢停止,意識到一般人用購買物質來滿足自己的不滿,其實身體需要的只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動動身體,讓身體回到呼吸,回到身體應有的節奏,接著不論我們要身體快、要身體慢,身體都可以配合。

晚上威任問為什麼小孩會那麼有趣,我想除了小孩單純之外,另一方面也是我們透過小孩的身體看到了我們忘記的活在當下,小孩既不記得過去,也不妄想未來(以一個兩歲了小孩而言),他的每分每秒都在滿足自己身體的需要,因此看起來如此的真,如此的自在,完全沒有過度的矯情和虛偽和小孩一起玩耍我們絲毫不能偷懶,不然立刻就會被他察覺,面對這樣的生命怎能不覺得有趣?!

能入能出的平等心

 (05-25-2011韻雅)

連續幾天晚上都出門,昨天回家再打點工作後又是凌晨二點鐘,只好先睡覺去了,今天補日記。沒有起挫折心,很清楚看到時間管理待加強,先單純回到身體的尋伺--需要足夠的休息,先讓能量增強,再來檢討工作項目的調整。

中午先生開車和我回去基隆參加舅舅小孩的喪禮,先生出門的時間有拖延,母親電話中出現慣性的焦躁和責備,叫我們不要去了。我知道她的脾氣,但接收時身心還是很緊,有股引力要把母親的衝動球直接反擊出去,向Scott的方向射出……看到自己的話語開始失去中心線,知道要踩煞車,「平等心」這摩尼寶珠出現,回到當下的現實吧。

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專注中的定格之美

 (05-25-2011 一逸
 迷希談到自己佈達要寫日記,還沒有做到,想起曾讀過的一篇文章「只有專注和熱情,才能讓生命火光穿越迷霧」,描述江振誠十六歲時還只是淡水商工餐飲科學生,曾在亞都飯店巴黎廳當學徒,但不出四年,就在他二十歲那年,他破紀錄地成為西華飯店法國餐廳主廚。 

之後,一句法文都不會的他,隻身到法國闖天下,進入米其林三星主廚餐廳,一天工作二十小時。三十歲不到就晉升為餐廳當家主廚,管理下面三十五個法國廚師。  

夢三帖

 一滴檸汁
 
在零時一刻滲入了子夜的蕭瑟裡
 
整個村落只有一個奶娃嗅到
 
她睜了睜眼
 
向月娘擠了個上揚的嘴角
 
這一幕
 
連星子們都沒看到

 
擱在曬穀場的竹篩
 
懸在電桿上的風箏
 
靠在牆角邊的扁擔         趁黑
 
聊著風光
 
也聊著際遇
 
直到曇花醒來正打算聽聽
 
就都沉默了

 
老巷子裡
 
三隻白蛾撲著絲絨的翅翼
 
飛了過來
 
向我的謙虛致意      
 
於是

 
我的謙虛越來越瘦越抽越高          最後
 
細細長長地
 
彎成了
 
廣場上一盞曲弧的街燈


                                                 2011.05.24 by
磨坊的布  滷詩

趙星那些沒有用的事

 (05-24-2011郁曼)

看到一則新聞:一位24歲北京女孩趙星來台11天環島後,在部落格寫下她的遊記,短短幾個月,匯集了300萬的瀏覽人次,後來,天下遠見幫她出了書『從北京到台灣,這麼近,那麼遠』,書中,趙星說:「原來台灣的特產是人情!

「從進入台灣的第一天,我就習慣了經常問路的日子,以及受到台灣人熱情的幫助,這一點讓我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動...... ...在一方自由的土地上,有著一群迎面走來會微笑,半夜願意帶你去很遠的地方買東西吃,路邊碰到可以帶你走沒走過的路,掉了東西願意追很遠找到你的人,每一步都有一種前所未有的驚喜。」「這種感覺,單單用感動,熱情或者叫友好這樣的詞彙來形容都不夠完美,我覺得這是一種人們心底自由的情愫,而自由會讓人的性情變得更加溫和而友善。」

「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一個路人跟我這麼客氣地說話;在台灣坐公車環島一週後,除了謝謝,我從未聽過在公車上有人叫罵或是彼此互踩腳;小吃店裡沒有人爭搶座位,只是安靜吃完,再將垃圾帶出去扔到門口的桶子裡。捷運車廂內,人潮再多也會留下博愛座給需要的人….人與人的信賴其實是多麼美好而單純的東西!」

好令人感動呀!台灣讓一位外人看到這些很美好的、我們卻習以為常不懂珍惜的東西!

另有一篇趙星的文章:那些沒有用的事
-------------------------------------------------------------------------------------------------------------
很多人來信問我,為什麼很少寫職場箴言了,那些能立竿見影的技巧,那些能讓他們迅速加薪升職的注意事項?

這些事顯然是有用的,也有出版社來找我寫成一本書,版稅算高,但是,我更加鍾愛於那些能反映內心的小事,那些能慢慢影響我們的小世界的小事,以及那些能讓我們在物欲橫流的錢權社會中看到真善美的小細節。這些看起來沒有用的小事,其實才是我們生活的養分,迸發著我們追憶似水留念時沉澱到最深處的花火。

簽字處的小標籤與寫好的回郵信封
台灣天下遠見出版社從台灣航空快遞來出版合同,一式兩份,每份中分別有兩份合同(紙質版和數位電子版)。打開快遞包,卻發現了一些溫暖到我心裏的小細節:

1.  四份合同用普通的紙列印,甚至有些發黃,舊舊的感覺很有味道,那是一種久違的書香
     感。
2.  四份合同全部正反面列印。
3.  四份合同的四個簽字頁用小紙簽標注好,方便我一次全翻到全簽好。
4.  一個大大的回執信封,信封上臺北的地址和收件人已經用繁體字寫好。
5.  寄過來的信封上,我的地址和姓名用簡體字。

我見過我們的出版社、媒體、合作夥伴給我的各種合同,有些甚至一式10份,每份都是120g最好最白的紙,單面列印,每份合同條款多的像買房合同,我因為混亂,還苦逼的漏簽過,也分不清哪個是我的,哪個是要寄回去的。

說實話,我看到台灣天下遠見的合同,內心居然生出那麼些溫暖的情愫,似乎記起7-11小美女店員的微笑,以及很多很多散發著清香的奶茶味道。

寄合同這件小事,多麼多麼小的事。
你能瞭解那種內心輕輕蕩漾起來橙黃色溫暖的感覺嗎?
------------------------------------------------------------------------------------------------------------------
這不就是在說「小才能影響大~真正起影響力的,其實是小事」嗎?

她的語言、用字,多麼的貼切,又多麼的有美感!……驚訝於一位24歲的女孩子,這麼的細緻、這麼的澄澈,而她來自一個人權評比不佳的的共黨國度!

果然,這世界,不管在哪個角落,只要是人,都有顆很真很善很美的本心的!

其實,趙星來台灣,不是偶然,而是她十七歲的夢想:
----------------------------------------------------------------------------------------------------------------
  這年,我每天都在為此準備著,每天都在想著這個夢想。我還記得這個夢剛剛蘇醒時候的那天,我在高二的教室裏上課,趴下桌子上看著窗戶外面的天,在那個小小的需要每週交上去的日記本裏寫到:
  
  我要去台灣,我要去那個地方!儘管現在政策還不允許,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去到! 
 
  因為這句話,我努力了整整七年。我一直相信,想要做成一件事,不在於讓不讓,可不可以,而在於想不想,更在於有多想。在台灣這件事上,我用了所有的辦法,即便在有各種非可抗力的影響下,我還是用持續不斷的努力和堅持打破所有人最後的底線,順利成行。因此我特別相信,當一個人真的想做成一件事,全世界都會給他讓路,因為你的努力已經感動到上蒼!
-------------------------------------------------------------------------------------------------------------
只是「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老掉牙至無感的話,但添加了感情,可以是用這般撼動的形式說出來!

台灣遊記po上網之後,她說:

  我看到了很多網友的來信,說我喚醒了他們的夢想
  我收到了很多講座的邀請,讓我講講如何下此決心
  我接到了很多媒體的採訪,問我為什麼一定要選擇台灣
  我收到了四家出版社的約稿,想我寫寫為什麼一個人走向遠方
  
  其實,只是因為這是夢想
  而對於夢想來講
  如果不去做,就什麼都改變不了
  如果不開始,就永遠還是懷念和感傷
  夢想
  需要刀光劍影的銳利鋒芒
  更需要孜孜不倦的以柔克剛

好個「夢想,需要刀光影的銳利鋒芒,更需要孜孜不倦的以柔克剛」~簡直美呆了,卻同時又那麼的實際!

絕大多數的台灣網友都跟趙星說「謝謝你的文章,讓我重新審視我所生長的地方」──我也同樣這般的感覺:謝謝趙星很澄澈的心,用這麼美麗動人的文字,讓我更能欣賞台灣的好!也更提醒我,對於這一生最想要做的事,我開始了嗎?我孜孜不倦了嗎?是不是都能以柔克剛呢?

2011年5月23日 星期一

呼喚母親的初發心

(05-23-2011一脈
綵音媽媽來電,說要告訴我一件很恐怖的事,心想一定是與音樂班考試有關。 
她說是登記第138位,備取第18名,也就是「最後一名」!聽不太懂最後一名是什麼意思,也聽不出來綵音媽是高興還是難過?這時防衛心就出來了,「我的」學生怎麼考了最後一名呢?記得至少有144位報考,除非有人缺考,否則綵音怎麼會是最後一名呢!綵音媽解釋是備取最後一名 

謙虛聆聽可彌補認知差距

 (05-23-2011一賢) 
韻雅:「師的愛和教導不是理所當然的,要珍惜,就是要走出信心,真正由衷、真正把師放在心上。」隨時把師放在心上,那種感覺是信心滿滿的,甜蜜的,永遠有正面能量的。 

韻雅看到了師說的「不接受彼此的黑暗面」。我的黑暗面是甚麼?我、我所,我愛、我慢的葛藤糾結。沒把師放在心上,圍阻了像陽光一樣普照的愛,內心的黑暗面~~我愛我慢就出現了。感恩師的慈愛如陽光般照亮我們內心的黑暗面! 

請不要這麼大聲

 (05-23-2011 玲真) 
里仁買有機蔬果。結帳時,問看似工讀生的小姐:「請問這紅蘿蔔可以只買一半嗎?」 (那一包有七、八根。)  
年輕小姐很大聲不耐煩的說:「蛤?」我嚇了一跳。重複了我的問題。(新竹的有機店,我們是可以這樣做的,因為反正是按重量計費。 

捕捉當下的最真與最傳神

 (05-23-2011一心) 
下午,照例提早到達中心,準備靜坐班,心裡只有一個極單純的想法,就是從定課中修復受損的細胞,恢復能量。循著這條線索,引導大家臥禪,和接下來兩兩一組的練習:一位同修右側臥,同伴把雙手放在她的薦骨後方和肩胛骨中間到後頸的這兩個弧度上,感覺彼此的呼吸,吐氣時,一起發出長音,透過身體和手掌的接觸面,來感覺聲音的振動,和脊柱裡液體的流動。後來,換到禮佛跪地俯身姿,最後,又躺回左側臥,一樣的方式練習,只是,雙手擺放的部位可以自由變化。做完,覺得呼吸和中心線,都變得好清楚。帶著這樣的覺察,以及被觸碰的記憶,做三次禮佛。  

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今天練習雙盤

 (05-22-2011一無)

好久好久沒雙盤了,雖然脊椎彎曲不適合雙盤,但偶爾坐一次,也是不錯的練習。

剛開始,一切都按照尋伺的要領,眼睛一亮,就進入喜樂受,去感覺無常生滅的來去(收縮膨脹)

在幾個轉折下,心越來越柔軟安靜,將近兩個小時,退回到長呼吸後,雙腿的脹,就產生不舒服的脹痛了,看到脹痛的干擾,很自然的去注意對境界的情緒反應。不管境界如何,只要不生起負面情緒(不耐,失憶,散亂….),都算過關。

生活中每一個受用的「有」

(05-22-2011一三) 
「原來您十點才出門,我還特別七點鐘就早起幫您準備了早餐
「很好吃!謝謝妳喔!謝謝!謝謝!」
「沙拉裡有蘋果、馬鈴薯….好吃,晚上您回來,我再幫您準備一份。」
淑芬與岳母一來一往的母女對話,因心開而能量轉化與流動。或許僅是因為一份讓人愉悅的沙拉,啟動了一個讓人感動的善循環,一次心與境之間微妙對流的喜樂。1987年丹麥電影《芭比的盛宴》,談的就是這份交流 

健心房一日禪

(05-22-2011 一護)  
今天的一日生活禪,主辦單位是「家福中心」。共有38位參加,其中九位是健心房的學員,六位老同修,第一次來的有二十一位,報到率百分百。 
這回的新人很多,執事同修只有六位,但禪修結束,感覺上,像是辦了一場說明會,很輕鬆、很省力。活動能夠如此省力、圓滿,有兩個最主要的因素: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灰塵都將螞蟻給淹沒了


 (05-21-2011怡文)   
      今天絕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中正店,其實發現,只要自己心態調整好了,開心了,身邊自然迴向的就是開心。 
       早上到了賣場,改變了原本都會先巡貨架的習慣,先做清理。        拿條抹布,看到哪髒就擦哪,發現自己不挑剔同事沒有做好或以自己標準要求同事時,會發現其實他們也都做的很好。看到哪邊真的是需要先處理時,怡文順勢邀請同事一起來做,同事自然也不會覺得緊,當自己沒有想要找瑕疵的心態時,感覺工作就像在玩樂一樣。 

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傳統就在你身旁的週遭

(05-20-2011一心) 
晚上,到實驗劇場,欣賞林文中舞團演出的「小南管」。

節目單上,就寫著:「這不是南管的全貌,不是形式上的東方劇場,也不是一個真正推廣傳統音樂的節目,而是一群現代舞者的南管學習日記。透過學習『南管』這個特殊樂種,來詮釋自己的故事、想像、懷疑與所面對的問題與挑戰,當然,也包括頗為沉重的『傳統』包袱。」

就像連續劇的老套劇情

 (05-20-2011 韻雅)

她冷語兩句,他失控大吼,推撞沙發、甩門而去,然後,她衝進房間、關上門啜泣。

先生的新事業像是一個禁忌話題,一不小心就擦槍走火,感覺兩人都期待可以對話,可是一直都沒有準備好,缺少了信心吧。

傍晚六點鐘天光仍微亮,直覺我需要化解情緒,在山上走著走著就悲傷了起來,這次流淚和片刻之前的……單純地看、聽、嗅、觸著大自然,感覺自己越來越透明,四週的生命現象如此豐富。

家福中心健心房最後一堂

 (05-20-2011 一護)  
做完三合一定課,所剩的時間已不多,就直接讓大家填問卷。等待間,整理一下思緒,發覺在這期課程中,自己的步伐放慢了許多,不再感覺「讓學員多體驗定課」或者「多分享法義」是兩難,而是全然放鬆地交給因緣,感覺學員們的定課品質好,就多做一些定課,感覺需要多討論些法義,就多談一些,不管是做定課或是法義分享,都是不急、不緊、不趕進度,感覺好省力,受用更多。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全方位打開

 (05-18-2011一心) 
晚上,韻雅指導我發聲,她不厭其煩地,聽了又聽,就在同樣幾個音上,不斷琢磨,終於,我找到了上顎後頭的一個點(應該是在軟顎),共鳴對的時候,會麻麻的,聲音變得比較圓厚飽滿。脖子、胸口是放鬆的,一面唱,頭還可以動來動去,一派悠閒。 
不過,下半身的小腹和整個腰圍,可得要瘋狂地工作!她說:想像不只要到那個點,更要超過它,往上接天! 

雙子新月文(新月瑜珈課程)

  
一心051811
一天二十四小時,妳花了多少時間聽話、說話?
妳能夠分辨話語中的客觀陳述、情緒反應、推測想像嗎?
當妳盯著電腦螢幕、或手機觸控面板,吸收著一則又一則的訊息時,
妳能夠分辨文字裡的純資訊、置入性行銷,或依循的原則與信念嗎? 

最愛的人的不開心

 (05-17-2011 一護)  
上午應邀去簡愛讀書會分享「身心靈整體健康」,成員三三兩兩到來,主辦人有點尷尬地說:讀書會本來是九點開始,發覺大家都很趕,所以才改成九點半,怎麼好像還是太趕…。 
覺得:不是太趕,是這個讀書會不夠有吸引力,成員沒有把讀書會放在第一順位,可有可無…。感恩現象帶來靈感,待成員到齊,邀請大家先做個練習:

用真情真愛來擦亮


(05-19-2011一三) 
一湛真情告白與先生表面和平源自於內心的恐懼,那是一種害怕對立的委曲求全 
交心,大不易,卻又美得讓人窒息!幾番嘗試,又總是不得其門而入;好想要,卻又一再地放棄,生命的熱情,就在矛盾與遺憾中消失殆盡。 

曾經讀過一則歷史故事---
西元前594年,楚莊王為了逐鹿中原,出兵圍攻國。國大夫華元死守商丘城,讓軍圍攻了九個月都不能攻下,楚莊王於是派遣司馬子反到山上去窺探商丘城的虛實,宋國大夫華元也來到山上見子反 

子反問:「您的國家怎樣了?」元華說:「很慘!」問:「怎樣個慘法?」回說:「沒吃的,各家把孩子交換著吃;沒燒的,把骨骼拆開當柴火。」子反說:「啊!真是夠嗆了。但是,你為什麼實話實說呢?」元華說:「因為我看您是個可以交心交重的君子,所以以實情相告。」子反聽到華元以君子待他,非常感動,也就坦白告訴華元:「好好拼一下吧!我們楚軍也只剩七天的糧食,七天後打不下來也只好退軍了。」 

子反回來向楚莊王報告宋城已無糧,大家易子而食。楚莊王大喜,便打算加緊攻城。但子反說:「他們會拚死支持七天的,因為我已告訴了華元,我們只剩七天的糧食。」
  楚莊王大怒說:「華元是個笨蛋,所以先告訴你實情;但你比他更笨,為什麼也告訴他實情呢?」

  子反不慌不忙地說:「宋國這樣的小國,都還有不欺人的大臣;楚國這麼大的國家,怎麼可以有不誠實的大臣?所以我坦白告訴他了。」
  楚莊王感慨的說:「華元與卿都不愧是君子,我就與宋國講和吧!」
 
四百年前,紫柏憨山兩位和尚,第一次見面就非常感動,兩個男人,一次談話就「情勝千古」。這樣的深情已讓人嚮往不已,更何況發生在兩軍對峙、非爭個你死我活的戰場上? 

我曾經像華元一樣信任一個人,即使暴露最危脆的弱點也毫無所懼嗎? 
讀這篇歷史故事,很自然就會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答案竟是讓人臉紅的「不曾」。這是怎麼一回事?是因為我跟楚莊王一樣,自以為聰明嗎? 

世間沒有別人。當自己內心有見不得光的欲望,我們很容易覺得周遭也是在愛欲中浮沈;當自己內心詭詐的時候,我們很容易覺得周遭也是詭詐的。反之,心眼清淨了,即使在別人眼中是愛欲,內在依然可以是最純淨最篤定的慈悲。對萬事萬物有深情的人,心中一定有泉湧的義,也一定是可以交心、交重的人。華元子反互為一面鏡子,他們在鏡中看見了彼此的最莊嚴與最美麗。 

生命裡有這樣的人嗎?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些朋友比自己更瞭解自己
記得,就在自己最消沈的時候,一乘一綸一勤三人曾假借順道前來拜訪,為的是讓我能自在而沒有防衛地說說話,而一無也不止一次地關心及鼓勵著。有些人是用書信,有些人是用話語,有些人更是以語默動靜納受我的無明衝動,迴向著自然而然的清淨本心

道心惟微(出世間心最精緻、莊嚴),人心惟危(世間心最容易動搖)
用真情真愛來擦亮這一面鏡子吧!
讓記憶與情感完全淨化,直到業盡情空、相看兩不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