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留一個最大的空間

(01-31-2012一寂)

共修會,主持的一賢耿直地問坤山一止「有沒有師隨念?」當場的氣氛,如果是問我的話,我會被嚇到,腦筋一片空白,霎時回答不出來。
坤山的回答是「有沒有師隨念,我不知道,我注意的是……
如果是師,師會怎麼問?
收縮的時候,師可能會問:「有沒有開心啊?」、「有沒有受用?」

1月28日新春開示摘要

(01-31-2012一心整理)

學宗教或面對生命,最重要的是態度。
生命的意義,簡單地說,就是真善美。相信最真最善與最美存在嗎?
不管相不相信,「最」,只能從自己的身上出發。

愛上一個人就愛上全世界

(01-31-2012一恩)

生命走過許多死蔭的幽谷與險坡,食不知味,整夜無法闔眼…。
認識師,終於知道甚麼叫做三寶,什麼是信願行,甚至連基督教的信望愛都清楚了,而最近的三饒益更幫助我打開了視野,大大提升學法的廣度與深度。

活著要比戲更真

(01-31-2012一湛)

有一個朋友過年才一起吃過飯,今天一早一個人出去郊外走山,卻被發現倒在路邊,熱心民眾送往醫院時已經無力回天,大家都很意外。

原來,是整理這顆心

 (01-31-2012一心)
坐在電腦前,來回翻閱著筆記本,一字一字地,打出了一些不成句的,然後,剪貼、移動、重組,試著在腦中建構一個清楚的邏輯。卻意識到,只能以俳句式的排列,詩詞的節奏、畫面、邏輯,來處理。將師的開示整理完畢時,體內原本僵硬、躁動、混濁的,變得柔軟、安靜、清澈見底了。原來,處理的是這顆心啊,是這顆心到底有沒有跟師同心。

用愛和呼吸遨遊

(01-31-2012宥娟)

師隨念。師,遍處。
不管自己做得好不好,師永遠用深情欣賞的眼神,靜謐地微笑。
交出去亂七八糟的自己,卻收回一個深情款款的微笑,師的謙虛浪漫由衷和認真,不在法語裡,在,眸光洄游隱密處。
看到師對世間好認真的、好深好深的愛,法語是師的愛幻化無盡的淅瀝雨聲,在虛空中灌溉每一位弟子。花開,不為誰開。
在一個寂然的夜裡。

保持清醒的憤怒

(01-31-2012一三)

共修小組分享時,孔萍師姐談到她因為清楚國民黨的不公不義而義憤填膺,但因為無法喚醒親朋好友而為此感覺沈重。聽到的不是消沈,而是謹記歷史的悲情,以及那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憤怒,這正是行動力的源頭。

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念念之間恍如隔世

(01-30-2012宥娟)

師說:「要讚嘆身體才會更安靜下來;如果我們對身體沒有感謝的話,它就不容易安靜下來。如果沒有感謝,我們就很容易對身體有不滿,不知不覺對身體發出很多不滿的訊號,只是已經習慣了,所以不自覺。」曾有一度,我是如此憎惡與抗拒我所感知的身體啊!回頭不禁悚然一驚!我曾拿著刀,想要剜下身上莫名而來的印記,我曾痛搥胸口,想要停止一切我不想聽到的訊號、波動、糾結,或是痛徹心扉的鈍擊…..當美好成為貪婪,就失去美好存在的意義,色身如此,文字如此,當欺罔毀滅一切的愛與信任,生命有如泥炭,或更不堪。

與他人肢體的碰觸與分享

(01-30-2012一心)

昨天,跟鄰居的哥哥聊天,他是美國人,住頭城鄉下,跟我抱怨說,在台灣,很多人沒辦法體諒他是外國人,學不會這麼多不同的方言、口音,而當他聽不懂,請對方講慢一點或再重複一次的時候,對方往往講得一樣快、甚至更快!雖然,他住台灣六年了,還是無法習慣,街上的小孩不記他的名字、只叫他「外國人」,到很多地方,還是會被人指指點點。

讓心常常跟身體在一起

(01-30-2012一恩)
一位年約八十歲的老媽媽,帶著她剛做完化療的兒子到門診要求戒菸。一位剛切完腫瘤被放療照得頭頸焦黑的大老闆,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選擇了戒菸門診…。
……我看到的病患,幾乎都是經由轉診或在不得已狀況下,才到門診做最後的求助。
每次門診結束,總是百感交集;浮現的還是那句話~~我能幫甚麼嗎?

把工作當成上座

(01-30-2012亭伶)

今天是無常的一天。
終於完成了一篇稿子,內心感到喜悅、流動。這篇稿子寫了好久,前天師新年開示,沒有去參加,感到自責,問自己可不可以用上座的心來寫,把工作當成上座,正知正念,注意姿勢、呼吸,注意起心動念,什麼時候起了念頭,感到消沈、抗拒,什麼時候可以一直保持專注、流動,沒有判斷,沒有掌控,沒有我要而要不到。在過程中體會到越沒有抗拒、沒有我,越能夠打開,起了一個不耐煩,跟這個不耐煩在一起,沒有不可意,自責,或是避苦,就越能夠保持能量,就像燒開水,綿綿密密的燃燒,如果中斷了,水馬上冷掉,重新再燒,又耗費更多能量。

承擔解決問題的責任

(01-30-2012一湛)

今天前後有二個朋友打電話來說:過年期間跟家人相處的不愉快。請他們舉例,發現故事內容也許不同,可是核心問題都一樣,都是「主體性」沒有出來,注意力跑到外面,當能量不夠了,就很容易會有抱怨、委曲、受傷和生氣的感覺。

那年他才上小學

(01-30-2012玲真)

John依約前來「補救」英文。國二的男孩,他的爸爸八年前過世,留下他、二個妹妹和媽媽相依為命。
那年他才上小學。之後每年過年前我都會請他們吃飯、並給孩子壓歲錢年前和他們聚會,才知道John英文不及格,而且是連及格邊緣都談不上(據媽媽說,段考只有30)。過年前借了他一本文法書、規定了作業,今天驗收

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茶道

 (01-29-2012 沐沐)
河面寂止
所以山能在其上湍湍浮流
羽翼不動
所以風能在其下暢意奔揚
唇齒頓默
那老者用眸光將故事演得更是鏗鏘

同理可證

眼中的樑刺

(01-29-2012季菁)
過年前買了一些大梨,直到今天冰箱才有位置放梨。以前最不會切這種大梨或大蘋果的,因為又大又圓又滑溜。但今天我發現,若把腳站穩,把脊椎打直,找到了中心線,然後將梨放穩,刀切下去時,會感覺原本就有一條與中心線相連的線在梨子上,我只是順著中心線勢如破竹的剖了下來,切的既平整、又均勻。
過年期間,家裡三個女兒玩起推理遊戲。那是在網站上刊載的一些故事,先敘述一點場景及人物,給一點線索,然後就可開始借問問題,來推斷犯罪的動機以及犯人是誰等。老二江鈺告訴我,答案常常是出人意料之外,甚至是有些驚悚變態。心裡有陰暗面以及犯罪意識的人比較會猜中答案。心理較光明面的人猜的答案就會比較正常,甚至有趣。

面對困難的態度

 (01-29-2012一三)
晚上觀賞澳洲網球公開賽的最後一場--男子單打決賽,由世界排名第一的塞爾維亞網球天王喬科維奇(Novak Đoković),決戰世界排名第二的西班牙蠻牛納達爾(Rafael Nadal)。這場比賽兩人打了5小時又53分才分出勝負,這個勝利,不只夾帶了汗水、淚水、還有一點點的血水。頒獎典禮上,在貴賓致詞的時候,已經快要累癱的納達爾,靠在網子上,而喬柯維奇則彎著身子休息,大會最後搬了兩張椅子給他們坐。

把呼吸當成托水缽

(01-29-2012一點)

7:30和一護、一丹及郭媽媽接了淑霞,前往高雄市三東社服中心辦一日生活禪。
9:20開始第一個托水缽活動,這個活動大家讓剛剛熱絡的現場立即收攝,此時只有莊嚴的樂聲在禪堂中輕輕迴盪。每一個人都專注在手中的水缽中。

丹心一寸恬的追尋

(01-29-2012 懿儀)

境是外面的心,心是裏面的境

最近讀《一平方英寸的寂靜:走向寂靜的萬里路,追尋自然消失前的最後樂音》(One Square Inch Of Silence: One Man’s Search for Natural Silence in a Noisy World),作者戈登.漢普頓Gordon Hempton)在聲音生態領域工作30年,在世界各地,記錄大自然的各種聲音與寂靜。曾經短暫失去聽力,失而復得後,讓他對生命、聲音以及世界有了新的體會,於是他把構想多年的「靜謐保護計劃」付諸實踐。
漢普頓2005422日「地球日」,獨自一人到美國華盛頓州西北角奧林匹克國家公園的霍河溫帶雨林,在距離遊客中心大約三英里的地方,把奎魯特部落長老送給他的一塊小紅石放在圓木上,並將那裡命名為「一平方英寸的寂靜」。他會定期到此監測可能入侵的噪音,記錄時間、噪音入侵的程度以及噪音的來源,之後再聯絡製造噪音者,並附上一張有聲CD,內容包括噪音入侵前的大自然寂靜,以及入侵後的狀況,向對方解釋保護僅存自然寂靜的重要性。他相信,如果飛機等巨大噪音會對無數平方英里造成影響,那麼保護一塊百份之一百寧靜的自然之地,便能對周遭無數平方英里的土地產生正面的影響。

最底層的人在承受

(01-29-2012一賢)

抽去主體意識的整體

下午用完午藥石,已兩點多,玲真說要去北美館看艾未未的作品展,開車到北美館的停車場,車滿為患,讓玲真先下車,將車開到中山足球場的停車場,也客滿了,車子排了七、八輛,判斷應該不會等太久,就耐心地等吧!等的過程看到停車場出來了好幾輛,才放一輛車進去。內心起了狐疑?左邊平面停車場很多空位,掛個牌子寫著『辦公區專用停車場不開放』,另外一邊的平面車位也是一樣,假日還有辦公嗎?我們的公務員的服務水準跟便民心態就是差啦!一個收費棚裡有三個服務人員,這家公司是人太多嗎?從頭到尾只看到一個服務員兩邊跑,這個服務員還笑嘻嘻地道歉說:「裡面車道停滿了車,所以要有空車位才放行,對不起ㄋㄟ!」他問出來的車輛是停走道還是停車位,來決定要不要放車輛進去。可是我進去後卻發現有些車還是停車道上,空出來的車位很多。由這個停車場的管理就可以看出我們市府的效能如何了。
從停車場出來,走過中山北路,走到對面的美術館人行道上。

好好呼吸不用嘆氣

(01-29-2012國華)

睡前的禮佛與靜坐 讓身心放鬆與沈澱下來 彷彿對未來的擔憂 有了一個出路
吸氣 感覺不公不義的苦 呼氣 接受 放下 再放下 感覺苦 隨著呼氣擴散至大地
吸氣 感覺對未來擔憂的苦 呼氣 放下 再放下 感覺苦 隨著呼氣擴散至大地
吸氣 感覺身體的苦 呼氣 放下 再放下 感覺苦 隨著呼氣擴散至大地
就這樣 一呼一吸 感覺著苦就消融了
要是為世間公義努力的所有朋友們 也都可以來練習這樣的法 相信 他們會更有能量 路也可以走得更長久。

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用師的眼睛看自己

 (01-28-2012一綸)
第一天的禪修,只參加半天,中午需回家煮飯和陪一靖讀書。
因為只有半天的時間,倍感珍惜,因此到了中心報到後,離正式開始還有半個多小時,就靜靜地上座,希望好好用功,但是連續坐了兩個半小時,一直感覺像溺水的人,似乎感受不受呼吸,剛開始看到念頭的此起彼落,都在公共議題上打轉,選舉過後台灣的未來,我們要如何一領一…。或許是想多了,也累了,之後就開始昏沈,疲憊的身子怎麼調也都無法挺立,一直往下垮!
第二天的禪修,內心自我呼喚,要認真、要用心、要請師看管,但前兩支香仍陷溺於昏沈中,身體依舊是垮的。到第三支香,想到一無常講的,坐墊的高低,要依照個人的身體結構去調整,這時才想到或許是坐墊不對的問題,於是試著把一件護膝巾放在坐墊下,沒想到重新上座後,原本垮掉的身子整個就輕而易舉地提升上來了,感覺脊柱的中心線打直了,接天接地的感覺到位了,一呼一吸就像飛舞的蝴蝶,有種翩然的自由,也如一灘死水開始流動了。

很成功的「第一次」

(01-28-2012一丹)

帶著愉悅的心迎接第一個親子營!一整天動態的活動下來,雖然在體力上挺操的(哈哈哈,真是歲月不饒人呀),但看到親子之間瞬間拉近的情感,真是好感動呢!
整體說來,這是個很成功的「第一次」。在輕鬆自在的環境薰陶下,親見好幾項不可思議之境,在「第一次」中凝聚著力量…….
最神奇的,非靖絨那小五的表妹(玠筑)莫屬嘍!
靖絨惠娟分享時提及,玠筑平日幾近「厭食」,一點點食物要花上好長好長好長的時間入口,著實讓人大大傷透了腦筋
但在團體愉悅與藥石感恩引領的氣氛中,玠筑竟然在有限的時間內,將一整個餐盒享用完畢,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呀!靖絨分享時說,她真想將實況拍下,傳給她阿姨(玠筑的媽媽),相信她阿姨一定當場感動到流下淚來
真的耶,就連我們在座的爸媽兄弟姊妹們,都為此境而感動喝采呀!
深深讚嘆智美遇境時,身口意所展現出來的沈穩!
智美兒子今日超級出奇地活躍,在全場中出盡了鋒頭,有玩笑聲音說他是來踢館的,但更貼切地說詞,相信他絕對是佛陀送來的禮物,讓我們在不同的現象中學習正向的應對。

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發大心的宗教智慧

 (01-27-2012一心)
夢到去藥房買藥,老闆沒賣我要的,卻推薦一種情趣用品的眼藥水,點下去十五分鐘以後,看見自己和對方的身材都會比較好,會比較有自信,有助於房事,陪我去藥房的朋友買了,夢裡,我很驚訝,不是因為所費不貲,而是因為她的動機,我以為她是一個很有自信,在關係上很有經驗的人,居然也認同這種自欺欺人的方式。
想到師的開示:「真的把欲貪看成興奮劑,把嗔恚看成麻醉劑,把愚痴看成鎮靜劑,把有所求看成是舉債,真的不要再對藥物依賴,真的不要再舉債了。」
反省一下,自己還在依賴什麼樣的藥物呢?
渡過了數支香的嚴重昏沉,下午第二支香時,在大昏沉之間回神的小空隙,發現自己的末梢都很冰冷,呼吸彷彿都卡在胸口,上不到腦袋,也下不去骨盆和四肢,我好像一個溺水的人,又重又沉,窒息,見不到光。

每一口呼吸都不一樣

 (01-27-2012一寂)
汲水等待,閉目感覺呼吸的旋律、起落,呼吸像大海的潮汐,來來去去,有種很美的覺受。
5:30~6:00am禮佛
很慢很慢的禮佛,感覺動作與動作間的交互關係,一定要身體某個部位鬆到一個程度,另外一個部位才有動的可能性,再縮小注意的焦距,感覺單一個動作的變化,注意力一層一層地加大,又一層一層地縮小,感覺身體好奧妙!
6:00~42am
一上座,臀部貼地的感覺很穩,好像整個身姿都穩下來了,雙腳很麻,卻又無礙。綿密觀息,好像每一口呼吸都可以深究,都很有滋味。
6:42am
       
聽到外面有摩托車的聲響,直覺是早餐店老闆送餐來了,果然。
處理早餐事宜後,繼續抽空感覺呼吸,好舒服好美的感覺。8:00~11:10am 靜坐

受用呼氣的鬆沈

 (01-27-2012一智)
清晨四點多,被一隻蚊子叫醒,之後,躲進被窩裡,繼續睡。清晨的第一支香,有點昏沈。吃飯了!告訴昏沈的自己,可以提神。慢慢精神好多了,可以觀息。藥石,簡單受用,喝了兩杯熱豆漿。之後,上座的尋伺,很用心,很慎重的呼吸,一個呼吸,一個呼吸感覺。慢慢,呼吸弱了,幾乎停止,身心好輕安。直至午藥石!
太陽出來了,天氣回暖,曬著太陽,好溫暖!取食,感覺動線不太順,而且較擁擠,大家必須站著等一會兒,在旁邊觀察,內心動了幾個想,如果這樣、那樣,動線會較順暢,但沒有執事,所以,看完就交出來了,不順,有不順的適應方式!咀嚼藥石,感覺身體的緊鬆,一口一口,哪裡緊了,哪裡鬆了,呼吸間,感覺身心充滿波動,能量。感恩一切,深深受用,願喜樂迴向。

心裡許下新年的願

(01-27-2012芬香)
第一炷香 靜坐 (8:00-9:00   9:15-10:40  10:5011:30)
不太演雜念連續劇了,但是還不少。有一點點進展是第一炷香沒有放腿,但是上半身有向前俯身幾次。有點不懂到底是心裡不安坐不住,還是腿痛坐不住?或許身心皆有不安的因緣,讓我真的很難把心靜下來。不過呼吸的感覺變得比較明顯了,不像昨天邊演戲邊觀呼吸,好像隔著紗霧在觀呼吸。
禮佛
向上伸展,向下垂落。在心裡許下新年的願,願台灣有健全的民主憲政、司法有公義、教育啟迪人心,願每個台灣人都有著信心的微笑,以故鄉為榮。
第二炷香 靜坐 約90分鐘(13:30-15:00)
聽著師開示享受每一個呼吸的完美,超有感覺的,真的很想只好好做這一件事情呼吸,但是也發現自己的呼吸其實都不太自然,有喘迫感,或者是需要刻意,原來自己的呼吸這件事情都沒有放自然。第一次維持了30分鐘,然後換一次坐姿也維持了30分鐘,告訴自己要交出去、要好好呼吸,感覺到心中有焦躁升起,苦啊。換不換腿其實都一樣是苦。
第三炷香 靜坐約60分鐘(18:30-19:30)

相信苦可以轉

(01-27-2012 懿儀)

清晨四點,在噩夢中醒過來,精神不濟,但還是靜靜地坐了些時間。一偏離呼吸,昏沉便隨之而來,捨不得離開溫暖被窩,腦袋不禁想著:「乾脆躺回去睡回籠覺好了!」

一番掙扎,還是乖乖起身移到書房地板上,呼吸、皮膚接觸到冷冷的空氣,瞬間醒了大半,調整好椅墊,回到呼吸,感覺胸口窒悶,呼吸淺短,全身肌肉特別是肩頸處彷彿還留有剛剛在夢裡因為忿怒而生的緊繃感,有種抓的很緊,害怕失去、對身心用力拉扯的苦,順著幾口吐氣讓自己放鬆,吸氣感受它的緊。

持續吸、吐,緊隨之鬆,再緊再鬆,也像是吸收、消化夢裡的觸、受,慢慢地緊繃處開始沉,貼近脊椎的方向,肩頸肌肉像是掛在骨頭上,像是衣服掛在衣架上的輕鬆,不只是身體在坐、在呼吸,連心都是。

常常做類似的夢,夢裡的憤怒有時來自想要緊緊抓住的關係,有時來自想要抗拒的人或事。翻閱師的開示:「因為勉強的要去執取,才會「有續」。「有」就是想要繼續下去,要繼續各種關係,要繼續當下的身、口、意,要繼續那個被過去所制約的習慣,不願放棄過去的記憶、五蘊,不願重新做人、不願歸零因為有續而有生,生了以後,我們的五蘊就開始加強、囤積;地水火風空識就開始調整,而這種調整都是爲了鞏固我們如聚沫般的身心(名色)、鞏固我們內在那種不堅實的感覺,然而種種企圖、迷想都是很枉然的,但就是一直往那個方向、一直堅持、一直緊抓著不放。」

生,求不得的苦,也是要、不要的苦,認識了苦、知道苦的因緣,體驗過身心輕安,相信苦可以滅、可以轉,即使接受了仍苦,也是如師所言的:「身苦,心不苦。」

2012年1月26日 星期四

感覺全身在呼吸

 (01-26-2012一寂)
²  晨起就開始一直處理一些雜務,即使上午的一支香,內心也牽掛著「商家可以準時送達嗎?午藥石的份量足夠嗎?」
藥石時,還有學員陸陸續續地報到,然後,在旁邊踱步等同修全部藥石完畢後,再接手做後續清潔整理。
春禪第一天的上午,只有一個字「忙」!
²  下午的禮佛,一止播放著《無我相經》…或許是這兩天閱讀張國城與曹長青的文章,感受台灣處境的艱困,禮佛時,感覺每一個觸都觸著台灣、台灣、台灣!
配合著呼吸,彷彿可以更深觸,可以觸到一個不可知又很豐富的世界,《無我相經》的旋律進入耳際,突然覺得這麼舒緩的音樂不是一寂想要的,一寂想要的是更強而有力──我的愛是很堅強的,我的愛是很有力量的。
²  1:30~5:00pm 靜坐
我跟師說「我的脊背可以扛天」,這支香還真不太容易。
頭頂百會,但是不知怎麼著,就是會昏沈,感覺昏沈來了,注意力往下移到丹田,就這樣來來回回無數次,吸氣接著呼氣,呼氣接著吸氣,根本看不到止息,但是,就是全心全意地感覺。
慢慢的,頭頂百會、頸部、脊椎、丹田、會陰,身體內部一處處漸漸有知覺,身體中空卻又挺立。
²  6:00~7:30pm
調身後,感覺著呼吸自然地起落,專注地感覺著,就在一個昏沈後,身體不動,中心線很穩,呼吸的進出,好像海葵很有韻律地吸納伸張,頓時寂靜,不過,隨著四周著起起落落不斷的聲響,韻律感消失,當下仍是身不動,穩住中心線,感覺全身在呼吸。
²  8:00~9:30pm
調身後,感覺氣沈丹田,就丹田處感覺呼吸,突然間,右肩疼痛,從來沒有過的痛處,卻又感覺那是陳年痼疾。
勇敢地迎上去,全然地感覺痛,感覺痛中的呼吸,中心線仍在,有種歡喜──不是打敗痛,而是在痛中,仍有中心線,依舊屹立不動,依舊有呼吸,在痛中還可以鬆、更鬆,一次次地感覺痛與完全的呼吸。



讓自己恐懼的是成見

 (01-26-2012一心)
早上和下午,都在消化身心的疲累,看著自己進出昏沉,看著念頭來來去去,看著身體冷暖變化,中心線在下午漸趨明顯,但是什麼也比不上一股為著世間少苦離苦而上座的動力,心的力道,將自己支撐著,看到一些來自過去記憶裡的黏著、依賴、取暖,那不止是念頭,而是全身都被那記憶襲擊了。
就好像,前天,我家出現了一個快速閃過的黑影,原來,偷吃芭蕉的兇手不是小強,而是小黑鼠,當下,全身毛骨悚然,打了個寒顫,趕緊把水果都藏匿好,後來,牠又飛也似地橫跨了地板好幾次,牠每出現一次,我就發抖一次,但是,最後一次,牠從廚房出來,在門口停頓了一下,一、兩秒那麼長,我把牠的臉看清楚了,突然,就不怕了。
當下明瞭,讓自己恐懼的是成見,不是牠。

做了一天豬

 (01-26-2012一賢)
昨晚玲真說好今天去北美館看艾未未的作品展覽,看完再去淡水走春。早上她和倆個孩子卻一直沒動靜,我就去靜坐,到了中午她突然過來跟我說要去三峽老街,回來再去北美館。跟她說這樣的安排不妥,而且會塞車。她一句「不會」,說她已經看過路況。沒辦法溝通,卻不知道這樣的行程會如何,就隨順地接受。
到三峽已午後兩點多,小小的三峽街上到處停滿了車,連舒解停車空間的中園國小的校園也停滿了車,我運氣還好,遶了半小時才找到一個路邊的空間當車位。回頭看到很多車子還傻傻地在排隊,就好心一輛輛跟他們說沒空位了。之後走了幾百公尺到老街入口,才發現一整條街人擠得滿滿的像極了沙丁魚。這時內心升起一種訝異,這麼多人這麼嘈雜有甚麼樂趣?就找了隔著溪後面沒人的小巷,悠閒地走去祖師廟
玲真她們在廟前老街還是逛了兩個小時,回程時街上車塞得滿滿的,進來的車輛也沒減少。

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這輩子由衷的時間有多少

 (01-25-2012亭伶)
下午和媽媽和小姪女們去奉天宮拜拜。往年對年節走廟真的是用「陪」的心情,人在心不在,今天試著以全部的身心去感受,我們是走路去的,先去同學開的養生茶店捧場,喝杯熱茶。
行經公園,早春的櫻花開了,耶,這不就是走春嗎?越走心越流動,隨時把覺受放在當下的各種觸,整個身心的投入,感覺到這樣的自己才是一個完整的人,這就是由衷。由衷的世界跟表面所見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問自己這輩子由衷的時間有多少?答案是很少很少,感受到由衷的活在每個當下,是真正的尊重自己、尊重別人,愛自己也愛世間,慚愧心湧現,這就是師說的醒如夢、夢如醒了。
晚上回家碰到鄰A小姐,她說:妳遛狗時走慢一點,你們家最小隻的狗萌萌好可憐ㄜ,妳和大狗走的那麼快,牠總是落在後面趕趕趕,好不容易趕到了,妳們又往前走,牠都沒辦法休息,我看到牠走的好累好喘,快不行了。

有信仰的抉擇

(01-25-2012一三)
看過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的人,當走出電影院,盤旋於腦海中的或許不是男女主角纏綿悱惻的愛情,而是在甲板上演奏「Nearer My God To Thee」的4人小樂團。就在大家忙於逃命之時,他們以優美的詩歌琴音撫慰慌亂失魂的人們,他們是整艘船上最安定的力量,是中流砥柱,也是動中的不動點。
在真實的故事中,樂隊領班亨利.哈特利和其他的樂手,其實是受到乘客約翰.侯伯牧師(Rev. John Harper)的精神感召。牧師在知道船即將沈沒之際,便召集了船上的基督徒一起禱告,大家手拉手圍成一圈聆聽牧師的佈道。牧師要基督徒將求生設備讓給尚未信基督的人們,因為他們尚未得救,他們需要活著聽聞福音。
樂隊領班為此深受感動,遂自願加入傳福音行列,為這群基督徒伴奏。大家一起唱著讚美詩歌「願與我主更親 Nearer My God To Thee」,莊嚴的詩歌感動了船上的其他乘客,大家秩序井然的接受船上工作人員安排,讓婦女兒童先登上救生艇直到海水把這些基督徒與樂師的生命和歌聲,一起帶進大西洋底。

看完了「自由的滋味」

 (01-25-2012一護)
六天的假期結束了,「紮紮實實」(每餐至少都五菜一湯)煮了十三餐,除夕當天最累人,幾乎是從早站到晚,這讓我想起有些同修(像淑珍),逢年過節都是這樣在過的,即使是平常日,也要在週末回去侍奉公婆,自己實在是夠幸運的了。
雖然是全然放鬆地交出去,色身還是經不起,第四天開始,左腰際出現嚴重的酸痛,左邊的坐骨神經不斷地抽痛著,身不鬆、心也跟著浮動了,注意到開始對婆婆失去耐心,趕緊跟一點求救。
六天假期,最開心的是看完了「自由的滋味」,看到1971年,聯合國第26屆大會開幕前夕,台灣人的領導人和代表們在紐約聚會,表達對台灣前途的極端關切,會中發表了聲明:
一、                台灣問題不得以如處理一件地產糾紛的方式來解決。在辯論、談判和解決的過程中,必須牢記:其中牽連到一千四百多萬人的命運。
二、                這一千四百萬人,包括1945年以來來台的在內,將堅持為自己決定政治前途的權利。他們的基本利益和正當意願絕不可再度被忽略,一如於18951945年被忽略一般。過去的悲劇絕不可以再度的擅自轉移中重演。

選擇好好活出來

  (01-25-2012 懿儀)
趁著假期整理照片,有別於去其他國家旅行,在印度時所拍攝的主角,發現人竟多過於風景。
想起在印度瑜珈聖城Rishikesh的許多寺廟前,夜晚無家可歸的人睡遍地,卻還興高采烈地跟我招手道晚安。
路邊看似乞丐的老人,即使身上沾滿數十隻蒼蠅,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上,仍舊閉眼靜坐不動如山。
深夜的臥鋪火車上,像極了一個舞台,色聲香味的好不熱鬧,我們都是主角,生命舞台上的主角,哪怕睡的東倒西歪口水滿臉,還是興致勃勃的大喀食物,即使穿著粗衣花布也戲劇性十足。
走跳了一趟印度,發現當下認真活著,就是一齣值得拍手的好戲。不論是乞丐還是一國之君,就將這選擇好好活出來,一如盡責的演員般,苦樂皆嚐,畢竟即使是主角也並非總是快樂無憂。

2012年1月24日 星期二

心底深處美好的種子

(01-24-2012 一心)

下午,接到大學同學的電話,今年因為過年比較早,碰到美國的寒假,她終於有機會可以在過年期間回台灣來。
一直以來,總覺得我們沒什麼好聊的,大學時她學經濟、我學舞蹈,她非常務實,我追求夢想,畢業後,話題也總繞著某某同學現在在哪裡、做什麼,而沒辦法深入,不過,今天一接起電話沒多久,心底的那種二分法就鬆脫了,只因為,當下立刻感覺到那種築起心牆的苦,如果,我們此生、只剩下此刻能夠分享,我會不會希望把自己完完全全的打開呢?答案是肯定的!
剛好,選舉前關注政策,了解了一些馬政府稅改的不公平,以及想藉減稅刺激經濟成長、資金回流的錯誤觀念,所以,就從經濟問題切入,跟她聊了起來,她說,是啊,我教的是總體經濟,課堂上都會跟學生討論到這些問題。第一次,覺得我終於走出自己的框框,進入她的專業領域,也才驚覺,以前對談的無法深入,有一大部分,來自我在大學時期養成的、不碰柴米油鹽醬醋茶、自以為是藝術家的傲慢。
因為她的爺爺是外省老兵,她又長年住在國外,發現自己內心有先預設她的政治立場,不過,隨著那種二分法的鬆脫,我照見了更底層的深信:社會的公平正義,民主制度的健全,人權的尊重與保障,是普世價值,是全人類共同的信仰,是沒有立場之分的。

2012年1月23日 星期一

下一次的家庭相聲

(01-23-2012亭伶)

今年除夕年夜飯第一次舉家在外面用餐,前三道菜大家吃得較多,後面的菜就吃不多了,拿塑膠袋來打包,媽媽突然站起來說:包菜要這樣包,就動手拿過去,我回說:我來就好,你坐著當貴婦,不用擔心啦。媽媽搖頭又嘆氣:包個東西都不會,我這是在教你
吃完飯,媽媽說這麼晚沒車了,就留在家裡睡一晚吧,那麼晚你回去會遇到壞人。我說:還有車啦,不用擔心,我都這麼大了。嫂嫂忽然說:媽是希望你在家裡住一晚,媽媽說:才不是呢,我自己睡就可以了。雖然也想陪媽媽,但是更想回家把春聯貼起來,沐浴更衣,安安靜靜的回到小窩守歲迎接新年的到來。
搭捷運時回想剛才與媽媽一來一往的互動,忽然感覺,哈!這就是家人平時習慣的互動模式,不管是媽媽跟哥哥、跟我,跟小姪女都是這樣,媽媽很想教小孩,小孩覺得我自己來不用你擔心。看到自己的用力不柔軟來自於習慣性的抗拒,有著過去的取角,其實沒有什麼啊,媽媽只是喜歡關心,習慣於多做一些,隨順不就好了。忽然又看到把自責的鞭子拿出來是造作的,又離開了當下的體驗

守孝日記

 (01-23-2012一勤)
守孝期間,面對父親遺像,神明會合。凝聚於父親的嘴目鼻,感覺父親的嘴目鼻就是我。來這世間再為人,就是情未了,是為一大事因緣而來,為滿緣而來,去是因為緣滿而去。從此,沒有任何遺憾,只有深情滿滿地愛與祝福。
死亡是肉體,慈愛精神存在這虛空,存在有心人心中不再受有形囿限。間斷有親族來感恩父親在生時對他們的照顧,很感恩父親在生時示範慈父慈母的表率。
轉身觸摸大壽靠近父親頭部旁邊,聲音提高一點(想到父親重聽的車禍後遺症),誦唸《無我相經》。當心凝形釋時,就感覺師駐進來,感覺師在誦念,字裏行間抑揚頓挫有力,有能量,感覺父親有收到。生命只有受用權,沒有所有權,看到、聽到都不是我的,願父親放下在生時對母親身體的掛意。

年初一的餐會

 (01-23-2012一湛)
今天是大年初一,中午大姐請吃飯,大家開心的穿著漂亮衣服去餐廳,菜很好吃,個別閒聊外,吃完飯好像沒有太多事可以做,此時拿出準備好的紅包,裡面有60080010001200不等的金額和一句祝福的話,要抽紅包前,要先說過去的一年自己在哪些方面有進步、新的一年自己有哪些計畫和目標、以及對在場的人的感謝(要很具體)。
剛開始,大家還有一些不習慣,怪我這麼麻煩,可是在其他人的好奇起鬨下,還是一個一個的完成,有說到感情進步、更注意健康、找到人生伴侶、生了可愛的小孩、升官加薪的、更體貼、更珍惜身邊的人、學到寶貴的經驗…。
說到願望有想要存錢買房子、好好照顧小孩、希望到歐洲旅遊、事業順利、賺大錢、考上大學…。

師的眼眸

(01-23-2012一心)

在中和跟家人渡過了大年夜和初一,今晚,搭公車回到山上的家。在連續數十個小時的電視聲之後,山上的寂靜,顯得格外大聲。
今年感覺到一些些不同,不管是過年特別節目、以假亂真的電動職籃賽、還是緊湊的好萊塢動作片所形成的聲音及視覺刺激,彷彿都被切割成了一小塊、一小塊,可以在每個當下、予以個別處理,與前一刻無關,也與過去的記憶無關,那種過年過節被賦予的重量,鬆脫了,感覺,輕盈了。
發現,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地、打從心底欣賞我的家人,打從心底尊重家人選擇的生活方式,因為欣賞和尊重,於是可以用一種最流動、最喜樂的方式融入。而之前因選舉所開啟的衝突與對話,讓此刻的我可以更放心地做最真的自己,年夜飯乾杯時,大聲說出龍年的心願:「如果中國國民黨繼續拒絕改革,不肯轉型為台灣國民黨,就解散、解散、解散!」
在各種畸零的時空間隙裡,抱著筆電,完成了許多工作,也找適當的時機,跟哥哥討論了三際網站的事,原來,有些自己原先的想像,並不符合一般的網站架構原則,也不符合一般人的網站瀏覽習慣。很開心,經過討論,清除了幾個盲點,方向更清楚了。雖然虛擬主機最快要到初八後才可以用,哥已經開始架站,如果貼文章的部分做好了,可以先上線,再邊做邊修,而其他的部分,也可以之後再慢慢添加。邊做邊學邊修正,符合聖脈的精神!
坐公車回家的路上,聽著師的開示:

從不怨天尤人

(01-23-12玲真)

趁著沒下雨,帶婆婆去參觀花博爭豔館。看外勞很想照相,我讓她和二個女兒慢慢取景,我則推著婆婆(輪椅)慢慢參觀。
在離入口處不遠的龍(用很多菊花裝飾成龍身)前,我停下來對婆說:「妳看,是條龍耶!」
婆笑笑說:「我眼睛輸人,很糢糊,看不太清楚!」我愣了一下!這麼大一條龍,婆竟然看不清楚!那去年每次小姑小叔興高采烈推著她來看花博,認為是帶她來散心,婆都是在霧裡看花!但她從來不掃大家的興,不忍在大家的「孝心」上潑冷水我推著婆,儘可能靠近每個鮮花組成的作品,讓婆用最近的距離看花、甚至聞花。
快逛完時,在一個轉彎處,看到外勞及一賢、二個女兒剛好轉到另一個參觀點。
我叫住了他們,一賢故做調皮狀,衝著婆婆跑過來,握住她的手。婆驚呼:「你是誰啊?」 一賢出聲說是他,婆笑呵呵說:「是你喔!我眼睛輸人,看不清楚!」
心裡有點痛!但又感覺以婆為榮!她視力這麼差,卻從不怨天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