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0日 星期六

老母親的世界

(06-30-2012一三)

老母親在電話裡談到了共住的大哥,說他整天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不出來,兩人也好一陣子沒說話了。事實上,在母親的聽力尚未退化前,我曾不止一次幫助彼此看見對方的好,但相同的埋怨卻未因此而稍有止息。我發現,自己能做的實在有限。
自從大哥離婚、父親去世,自從姪女們都搬出去以後,母親的世界彷彿只剩下了大哥。雖然兩人深愛著彼此,雖然背後都會關心著對方,但兩人始終沒有辦法好好說話,心裡面的愛,就是進入不了對方的世界。凡是愛到不了的地方,就有苦啊!

定課打造中心線

(06-30-2012季菁)

昨天因到家的時間較晚,較晚就寢。今早沛雨將就讀的私中有一場說明會,我將近八點時叫沛雨起床,她賴了十分鐘的床才起身。沛雨問我:「難道要起床的時候,妳都不會覺得有點暈暈的嗎?」我說不會。
這時想起經年累月的每天固定做三合一定課,身體可能已經生出一條較清楚的中心線,只要起床立起身來,感覺晨光立刻能循著頭頂灌入能量,不像未學法前,能量尋不到入口灌入。現在只要一起身,沒幾秒鐘就覺得能量飽滿,步履輕快。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社工和少女之間

(06-29-2012 一心)

到了新竹少女之家的門口,一看到我們接近,警衛立刻打開電動門,並友善地微笑打招呼。校舍感覺蠻新的,社工和教職員人數好像也很充足,以女性居多。我們在團體諮商室的其中一間上課,冷氣不冷而且很吵,我決定開窗,既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蟲鳴鳥叫,也可看到不遠處,有位老先生在照料著他的菜園。
10位少女,準時出現,加上從「展翅協會」桃園中心來的五位社工,共15位學員。
志君跟我解釋過請我來的動機:每位離開中途之家、返回家庭的少女,都會有一位社工,與之持續互動,但是,返家前,少女和社工通常只有見過一、兩次面,或甚至沒見過面、只通過信,在沒有足夠感情基礎的狀況下,後續追蹤常常變得很困難,一旦返家,少女們很容易就失聯了,要她們來上持續性的團體諮商,更是難上加難。

學法真的很神奇

(06-29-2012一賢)

晚上新竹同修聚會,先做完定課練習,後由孔萍帶領同修聞思『譜出新生命的樂章』。
看到孔萍的認真,講義上密密麻麻的註記,在鉅細彌遺的解說中,偶而也會停下來問同修的感受和看法。
欣賞孔萍的好,看到她的有。只要講到師,談到師的法,連全身皮膚的毛細孔都展現出法喜的她,真的是法的最好的僕人。
喜心是會傳染的,玲真聆聽時少有的微笑也爬上了她酡紅的臉頰,不經意地觸到她認真的眼神中,有一種浪漫的肯定。

看見自己

(06-29-2012 宥娟)

靜靜地體會身體和心的收縮膨脹,今日很清楚地感知到,苦和抓取的相關聯,然後就是鍛鍊捨,看到自己很快的轉念了,真是開心!還看到卑慢或是傲慢都是在失去對焦在心的當下之後,觸點讓外在的相拉走,看起來很像是心理學所說的「看不到自己」,於是便不知不覺被舊疾復發的過去所駕馭和牽制。
然後,這心就會接著產生更多可以看見和吸收能量的損失,這樣一來一回,還真是虧大了!這個突破真讓我感到法喜充滿!並且感到師的智慧真是無邊無際!遍一切處!
當下,最美麗的當下就是以愛連結所有的因緣,看到一心的日記,讓這幾個問題按摩著身心:關係中的依賴與愛是什麼?什麼是人性的最自然?欲望、熱情與需求如何調?欲望與真愛的分界?
沖激、思慮、搜尋和關照之中,感覺身心不斷地產生大大小小的收縮膨脹,然後盈滿,然後衝開。

2012年6月28日 星期四

化被動為主動

(06-28-2012靜芳)

今天到客戶那邊開會,說是開會談論,還不如說是「強迫中獎」。     
會議的過程中,我們數次想告知會出現的問題,但客戶擔心其他與會廠商會信心動搖,一直阻止我們,不讓我們提出太多疑點。
我們公司率先導入新型態的交貨模式,因此會出現什麼樣的問題,我們都很清楚,而有一些問題至今仍未處理,如今所有廠商都要同時導入這個系統,對於會發生的問題,在開會時想要請客戶提出方法來處理,但對方卻一直迴避。
看到這樣的情況,知道大家都是很無奈的,對方因為上層主管與老闆的要所以要導入新模式,即使這個模式有問題,但他們也無能為力,因為都只是「員工」。

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中國大廠客戶的心態

(06-27-2012 一賢)

中午開主管會議,檢討上次會議追蹤項目進度時,總經理對其中一項工作的進度非常不滿,當場對製造主管碎碎唸良久,製造主管個性比較優柔,雖臉色不是很好,卻靜靜地沒有回應。感覺空氣有點沉悶,相信對方想要主動帶路,不是要抱怨,只是沒有能力不抱怨。等他說完,就入他的心,幫他整理了問題,依序請該主管回答,他的不滿情緒就淡化了。
後來談到一個新客戶某中國大廠的新産品客訴,其實只是小問題,上上週總經理做客戶拜訪時,對方虛張聲勢,我們業務也跟著聞雞起舞、小題大作,經過一週來各單位通力合作,確認問題影響小,且客戶已經接受了,業務說後續已接到大訂單。總經理還是一再叮嚀,很慎重其事,希望做到盡善盡美,問題不要再犯。看到其中的不合理,謙虛地提問:「客戶要求的標準不良率是多少?我們應該做到怎樣的不良率才合理?」總經理就指示業務收集相關資訊,再做討論。

當下的飽足感

(06-25-2012韻雅)

下午團員排練,先讚賞大家上週演出的表現,分享觀眾的迴響,也讓團員說說自己的心得,感覺這樣的交流和凝聚很重要,彼此間多了一份在乎。
一位未曾謀面的公關公司經理來看演出,寫了一封很真誠動人的信給我,今天晚上邀請我和Scott用餐。我倆一方面很感動於對方的迴響,另一方面也期望有可能可以合作。她很直率,開頭就問我是修行人嗎?因為她在音樂中聽到很多靈魂深度的聲音。於是我們分享了彼此的經驗,她在一個創新的道教中心修習,這部份我不熟悉,我也尋伺機會介紹《聖脈》的修行法門。

疼痛的原點

(06-27-2012 一心)

下午接受rebalance療程,治療師倫倫,是一個很開朗的人,幾週前,在教室第一次見到她,她很主動打招呼,好像我們很熟。
她從左腳掌和小腿肚開始,手法很細膩,善用全身的重量,跟著筋膜的路線走,經過比較健康的部位時,她的手就像是天空中的滑翔翼,但行經舊傷的部位時,她的手彷彿就變成了手術刀,結痂處,有被刺穿、撥開的疼痛。

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如果每個人都相信

(06-26-2012 一心)

回山上的公車裡,遇到輝哥,他通常都自己開車,今天,因為去台中出差,所以才坐公車。他說:「這樣當天來回,比出國還累!我坐公車又會暈車,很不舒服。」他看來臉色的確不太好。
「其實,你可以開車下山,停在捷運站啊。」
「老婆比較省錢啦。」
「這種錢不應該省,更何況,這算是工作的交通費,你應該跟公司報帳才對啊。不然,你因為暈車造成工作效率不佳,對公司也沒有好處。」

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狗界叢林管不着

(06-25-2012 一無)

爬山運動途中,衝出兩隻流浪狗,追咬我家的小狗,小狗失去判斷力,本能地奔逃而去,忘了最安全的地方,是狗仗人勢的主子。
太太大聲的驅趕流浪狗,救下了慘叫的小狗!還好,只是一些皮肉傷,外加一隻瘸腳。
看到自己的心,在此激烈的觸境下,有沒有平等心。
我不會對流浪狗起瞋,因為,是我們沒注意,闖入了牠的地盤。
我也沒有因為我家的小狗被咬,而生氣。
因為狗界的文化。我們管不着!
只能學到,下次會更加注意! 避免這種意外發生。

讀「與天地準的禱告」

( 06-23-2012一護)

一早,美秀來電:二哥得了胃癌,馬上想到的,就是給你打個電話…。
內心浮現的是師日前的教導:帶那些受苦的人禱告吧~
互動著,手機響起,是秀慧打來報(父親)平安的。日前,她97高齡的父親忽然行動遲緩,母親覺得他年歲已高,就這樣自然老去也好,秀慧很猶豫,怎麼去抉擇是否該送醫,怎麼知道父親的時日已到,萬一延誤就醫怎麼辦?
內心浮現的,仍是師日前的教導:帶那些受苦的人禱告吧。
外面的課暫時告一段落了,但幾乎每天都會接到求救的電話或mail,感覺世間苦難真的遍處,師的開示:「帶那些受苦的人禱告吧!」一直縈繞在心頭,於是,今天一得空,就整理和聞思有關禱告的師開示,讀到這篇「與天地準的禱告」如獲至寶:

2012年6月24日 星期日

呼喚最美麗的心

(06-24-2012 一恩)

最近擔心弟弟很多,擔心他臉色越來越差、擔心他的事業壓力太大,擔心他的婚姻…。
上回碰面後,我幾次想再邀約他,都被他委婉的拒絕了。
昨天,我試著問自己對他是否為真正的愛?如果是真正的愛,是不怕被拒絕的,於是,我再度打電話給他(我不曾如此主動過)…,弟弟沒接電話,倒是回了通簡訊,說:「妳知道我這怪異的個性的…假日不喜歡說話…。」
接到簡訊後,有點難過,我知道自己是無法改變讓任何人的;倒沒有被拒絕的挫敗感,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讓愛到達…。

芎蕉坑山區的農人畫家

(06-24-2012 一賢)

今天看了公視『我們的島---大畫家的小農場』,深深的被故事中的女主角強靭的生命力所吸引。
這節目介紹苗栗的一位女畫李平女士,原本住在繁華台北從事創作,但是在不斷獲獎之後,受限於城市創作空間的不足,她想找尋一個新的創作空間。因嚮往自然田園生活,才搬到她心中的天堂-苗栗芎蕉坑山區居住。

在國道上飛馳

(06-24-2012 渼娟)

端午節回家探望父母親,回程搭豐原客運,國道走走停停,路上休息片刻,好幾次被司機的緊急煞車驚醒,就無法在靜下來了。
司機一直加油門,變換車道,感覺是在趕時間,輪胎常是騰空飆起,心裡會擔心。
一害怕,呼吸就隨境界轉。知道境界來了,心也跟隨,就沒完沒了,會持續苦到下車。感覺苦就在面前,不能不接受。若排斥會更苦,又不能下車,唯有的方法,只有調呼吸,調整心。   
就當司機正在帶領全車的人,試飛太空梭,國道是起飛前的跑道,要先試試輪子靈不靈,方向盤的敏銳度決定我們的目標,相信司機是一流的飛行員兼賽車手,呼吸間,似乎找到一絲絲的空隙,空隙中還有小空隙,就這樣開始數息。

小小公民佛教徒

(06-24-2012一心)
(與柬埔寨不公不義抗爭的人權僧侶倫索巴 Venerable Luon Sovath)

路上遇到一位很久沒見的朋友,她曾經聽過現場開示,也耳聞聖脈這一兩年來,開始關心社會議題,方向有了很大的轉變,她問說:社會議題,本來就是人人都可以關心的,但是,從關心到投入,還是有程度上的不同,對一個修行團體來說,你們對公共事務投入,不會有些錯亂嗎?

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善知識的照見

(06-23-2012 一圓)

善知識說:「『心』跟『境』是相對的。境界再怎麼大,它的對象、它的來源還是心;沒有心,就沒有這麼大的境界。」此次照顧家父,深深感覺到家人都有想要對人好心,苦於身不由已、作不了主的流轉,無法主動跳脫離世間的轉輪,讓很多小事變成對立苦苦,就像佛師開示~境大於心,就像那嬰兒大於子宮而難產,唯有更大的子宮(心)來包容(境),才能得以順產!
「我們很容易忘記生命的難得,很容易忘記『人身難得』,很容易以為這是應該看得見,應該聽得到的。這樣的『應該』會讓我們變得很挑剔、充滿慾望。」感恩當下能動真好、感恩能夠看得見、感恩能夠聽得見、感恩能夠食得下嚥;這感恩心,讓我們時時刻刻活在當下。

她的政治,就是愛

(06-23-2012一三)

晚間,和家人一同觀賞DVD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其中一幕,是先生麥可.阿里斯罹癌後,軍政府利用親情難捨的糾結,敦促翁山蘇姬離開緬甸探望他。官員說:「這個國家有選擇的自由,妳可以選擇先生、孩子,或者選擇國家。」
翁山蘇姬當時被軟禁,她擔心自己一旦赴英國探望家人,就永遠不能再回到緬甸。不過,她知道如果選擇留下,便再也沒有機會與丈夫見面。任何人要做出這麼一個抉擇,內心都是非常痛苦的。天人交戰之際,翁山蘇姬選擇了留下來,交出去,也獲得了先生百分百的尊重、諒解與支持。

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溶入自己的信仰

(06-22-2012 智美)

下午有個新的體驗活動,真的很棒!老師是去西班牙花3個月30萬課程費用學的!主題是擴大心的空間!溶入自己的信仰,如神或上帝耶穌佛陀或菩薩或高靈…
第一階段OM!吸氣,放進第四脈輪心輪的位子讓祂住進去!呼氣,再讓他擴展開來! (我將師放進心輪一開始就好感動好感動眼淚鼻涕全奔了出來)
第二階段OM吸氣時更溫柔的將上師放進心裡,呼氣再讓他更加的擴展出去沒有邊際(這時覺得自己好慚愧又好感恩,思緒如潮水來來去去)
第三階段OM吸氣更更溫柔的將上師植入心輪,跟上師融入就像冰淇淋或棉花一樣,呼氣更加無限的擴展–慈悲–光–愛…,禮讚最美的神性!(這時注入一股清涼好舒服好神聖好莊嚴)感恩上師的愛,願意全力的擴展自己,來服務他人!合一:自己就是別人,愛自己就是愛別人,愛別人就是愛自己。世間沒有別人!

尊重不是距離

(06-22-2012一護)

收到玲真mail
以下是今晚我將提供的觸境練習,想請教你們會如何面對這樣的觸境。
觸境︰讀大學的兒子不但抽菸成癮,最近更是迷上網路上的遊戲,每天打到清晨五、六點才睡覺,翹課已是家常便飯。看在為人父()你的看在眼裡,擔心不已:會不會像媒體上報導的,哪天打線上遊戲打到暴斃但兒子屢勸不聽!你說:「難道要我沒收你的電腦嗎?」兒子說:「我已經20多歲了,你要這樣做嗎?」 你內心很矛盾:一方面擔心兒子哪天真的就暴斃在電腦前;一方面擔心,如果不採取什麼行動制止他,萬一有一天事情真的發生了,你會後悔一輩子!要如何用善解善導善護念或出入息念配合慈悲喜捨作意來面對這樣的觸境,讓自己不再焦慮。

都跟修行有關

(06-22-2012一無)

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寫日記,沒有靈感,不知如何交代一天的生命,想到師講的,寫定課,寫自己如何在平時用功。
於是,從生活中描述,在炒菜做飯時,如何配合正知的練習,記錄自己如何打掃家中,記錄自己在做不喜歡的洗衣、倒垃圾,心沒有放在不喜歡,注意力只放在正知動作與呼吸上面…。
今天北上接一圓回台中,順便去探望老丈人的病況。
從起床做定課開始,用早藥石,打掃,晒衣褲,寫日記,狗狗沐浴,這些事情,都要在上午十點以前完成,所以,在時間規劃上,必須有效的運用處理。
這些都要跟修行有關係。如何調整注意力,如何在動作中覺知自己的中心線,還要知道,自己是否有時間相(趕時間)?有衝動嗎?有不耐煩嗎? 有失念嗎?
在晒衣褲中,就看到一次的隨興動作(適逢大雨來襲,趕緊將陽台的衣褲拿到頂樓房間內,到了頂樓,就隨手將衣褲褂在晒衣繩上,沒有整理)

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才知四無量心的深邃

(06-21-2012一綸)

晚上,景美聞思班開課了,總共有13位學員參加,其中有一位小學三年級學生。
這些學員都是玉卉的家人、朋友,其中有兩位是癌友,因為色身遭臨病苦的無常,讓他們熱切地揮別過去奔忙的生活,追求性靈的淨化。因為這一班的他們,幾乎都是主動為法而來,不像以前的學員被「呼喚」來的,因此上課的氣氛都非常融入,做定課時專心凝神,尤其第一次來的宗憲,他沒參加過三芝的淨化營,但禮佛時身姿的美麗,讓人有驚豔之感;他的太太平常容易緊張、生氣,在禮佛單純的觀察動作起落的練習後,她說身心安靜了原來是這麼舒服,自己一向實在太用力了。
患了鼻咽癌的謝師兄很想學好靜坐,但坐姿沒調好,他主動提問,又於課後留下來問問題,討論很多細節,感受他對法的用心。他說以前常講慈悲喜捨(他是講師),以為自己懂了,今晚讀了「喜心」,才知四無量心的深邃。他和太太目前最大的希望是把三合一定課學好,每天排定時間練習,希望有一天能參加聖脈的十日禪。

對工作的自信和榮耀

(06-21-2012 靜芳)
晚上在看CSI犯罪現場時,阿捷說這些外國人對自己的工作都有一份自信和榮耀。台灣的警調單位真的沒有辦法像國外那樣嗎?我說:不,設備、器材、人員都可以由外力來成全;硬體可以花錢買、花精力研發,軟體可以靠經驗的傳承和訓練,雖然每個人的能力不同,但總有可以發揮的地方,和訓練的潛能。
但是「心」就不一樣了,如果所抱持的心不對,那不論有多好的設備、多好的人才都是沒用的。

女兒的小學畢業典禮

(06-21-2012季菁)
今天是沛雨的小學畢業典禮,我準時去參加。
家裡的二女兒也是畢業自同一所小學,但那已是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二女兒她們還是穿著白衣深藍色制服的時代,一進場就覺得氣氛嚴肅,顏色黯淡。而典禮的進行也是像我們小學一樣,一本正經的由來賓講話,然後在校生致歡送詞,畢業生致答詞,最後唱著傳統的「青青校樹」,會覺得怎麼幾十年來都一樣。

2012年6月20日 星期三

傳統是火炬的傳遞

(06-20-2012一恩)

清晨讀到馬勒的名句「傳統不是對灰燼的膜拜,是火炬的傳遞。」,內心有如窗外磅礡的雨般澎湃,無法平息。
想到的是幾次到Nylon紀念館,站在灰燼前,血脈僨張、心跳加速,那幾十年前熊熊的烈火,彷彿在身上燃燒著,五臟六腑幾乎爆裂,劇烈的痛讓我一霎間都無法承受。
只能逃開,逃得遠遠的…,不敢再想起。
而,現在的風雨卻讓我想起火焰中的您…

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再續學習的熱情

(06-19-2012 一點)

今天是福山家長班最後一堂課,早上和一護開著車在雨中慢慢前往教室,路上我們討論著「什麼是禱告、如何禱告」以後要怎麼把這些精神傳播出去等。
家長們不受大雨影響仍然準時出席,我們從經行開始,經行完,兩人一組互相分享這期課程的心得,我和佳禎同組,她分享:參加了幾期的課程,幫助她改善了親關係,原本完美主義的她,學習了包容,不再嚴苛要求孩子一定要達到父母的標準,取而代之的是彈性的討論空間,希望在與先生的對話中還能有所進步,做到不隨先生的話語而轉。

一杯咖啡的上漫下滑

(06-18-2012季菁)

平常早餐會喝一杯咖啡,因前些天天氣較熱,都喝簡便的罐裝咖啡,咕嚕咕嚕的灌下肚,只覺得甜甜的,略帶苦味。
今早因發現沒有罐裝咖啡了,就用咖啡豆磨製的粉來沖調。因為很燙,必須靜待它稍冷之後,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喝。
先是一股香氣撲鼻,接著吮一小口和著牛奶的咖啡入口,一股濃醇的觸感潤滿整個口頰,一反我原本以為咖啡是澀的想法。

現在沒有政治犯了

(06-18-2012 一智)

對師給坤山的留言很有感覺:「司法做為政治工具的現象,在台灣社會從來沒有消失過,只要司法聽命於行政,二二八仍是現在進行式。這句話,給228的意涵更簡要豐富了。
現在沒有政治犯了,現在都改成羅織証據、司法迫害,以前叫「政治犯」,現在叫「貪污重罪」,沒貪污罪照樣有辦法羈押、起訴並判貪污重刑!反正民眾對什麼是証據也無從置喙。換法官、先押後審、檢察官教唆證人作偽證,民眾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只要成功抹黑,那定罪只是遲早的事!就像中共也進步到廢除「反革命罪」了,罪名改叫「顛覆國家罪」,其實只是在網路說了些批評政府、憂國恤民的真心話語,就這樣被冠上「顛覆國家」的罪名,然後「被」消失、「被」缺席

兄妹情義深深

(06-19-2012一逸)

   昨天半夜爸爸一點多就起床開燈,幾乎每隔一個小時開一次燈,我睡得不安穩,只能在觀呼吸中度過,不管境界如何,都要先回來照顧自己的身心,感恩呼吸的陪伴,幫助我安然度過。爸爸三點多就在庭院運動了,我到六點鐘才起床做早藥石,煮麥片粥、蒸吳寶春的麵包和水果,我自己則做蛋餅配咖啡牛奶吃。
  藥石後,從冰箱拿出媽媽冰在凍庫的花生,沒想到塑膠袋破了,花生灑滿地,告訴媽媽這種塑膠袋需要外面再包一層,因為它冰起來後變得很脆,容易破掉,感覺自己說話的聲音大了些,看到後感到慚愧,停下來,回到正知動作地一個一個撿起花生。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存在的本質與目的

(06-18-2012 一心)

下午去參加聲動樂團的排練,因為,其中有一段兩位打擊樂手需要轉換樂器,有個小小過場。之前跟韻雅在電話中討論,過場可以用「我是人我反核」快閃活動的梗,但今天到現場排練,發現團員們對這件時事並不熟悉,於是順應變化,就地改成另外一種更簡單的轉場方式。
我和韻雅都感慨,以為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是人我反核」,但實際上,知道的人還是少數,而且,大部分是我們的臉書朋友,不禁想到師說的:人都活在「自己以為的多數」裡,果真如此!要如何才能讓更多台灣人感覺到「關心政治」,「捍衛人權」是多數人的信仰呢?要如何才能讓更多台灣人感覺,追求生命的「最自然」而不是「最習慣」、「最嚮往」而不是「最起碼」,是大多數人崇尚的生活態度呢?

親子間的中心線

(06-18-2012一逸)

  回到家裡,庭院裡坐著一個哥哥的朋友,我用微笑致意打招呼,隨即進去用午藥石,眼觸爸爸像個孩子一般圍著圍兜,正滿足地吃完午藥石,我和媽媽先吃,吃著哥哥做的愛心菜餚,感覺哥哥的手藝又進步好多了,每道菜都吃到他的用心。
  哥哥從左營站接我回娘家,路上哥哥說:「剛開始都不知道菜是什麼時候熟的,聽媽媽的意見,發現那樣的方式做菜,爸媽會營養不良,所以我開始研究改進。」
  一直很欣賞哥哥的童心,把每件事情都當成可以學習的東西,他轉述女朋友的話:「每天睡前對對我好的人和對我不好的心都心存感恩。」自己也自勉說:「照顧爸媽的過程就是一種修行…」

每樣東西都是自己

(06-18-2012秋霞)

早上煮月子餐到後面的冰箱拿材料,一打開冰箱的那一間呈現進入經藏智慧如海的字語、經藏是指身體有很多智慧、哇!注意力在那裏,心就在那裏,冰箱是我的身體,裡面有好多好多東西,累積存檔下來的,需要什麼就能拿什麼,不向外求。
身體是寶物,當鍋子在炒菜、鍋子也是身體、要其他配菜看了一下菜,常常回到身體的源頭那配菜是什麼最適合、又浮現了,心很靜又很喜心、從末看過經典、能體會這字語的感覺與感動,內心無比喜悅。
煮菜時看到煮沸水,就像身體的細胞活躍跳動,每樣菜也跟著舞動,順水拿塊抹布將爐子擦乾淨,小珊問說妳都煮好了嗎!回:還沒,擦一擦乾淨較舒服,它就是我,我的覺受就是它的感覺,把每一樣東西看成是自己。哇!那心是單純又自在。

2012年6月17日 星期日

善知識的生命

(06-17-2012 一護)

「隨時隨地都是在禱告、在回向,你有嗎?走路、吃飯、煮飯、擦地…,都是喔,哈哈哈,你沒有厚…。」
我有、我有一直在注意、在看…。回著,才看到好強的衝動啊,放鬆、放慢,回到呼吸。
「善知識的生命跟一護的生命有什麼不同?第一個不同是:善知識都很開心,感覺一護都不太開心…。」

重新認祖歸宗

(06-17-2012一三)

在探訪過癌末即將往生的親戚後,長輩在午睡中又進入了噩夢。事實上,長輩近日噩夢連連,而夢中恐懼的嘶吼聲音也越來越誇張了,不清楚的人,或許會以為這裡正在發生家暴。
太太從小就跟著這樣的聲音長大,當問長輩夢到了什麼,結果卻是一問三不知。長輩唯一記得的一次,是在太太小的時候,曾告訴女兒說她夢見了一個綁著髮髻、身著唐裝的老太婆惡鬼,一直拉著她的雙腳,想將她拉到床頭的一個洞穴裡。從那次以後,便什麼夢都記不住了。

消除義饒益的阻礙

(06-17-2012 一心)

今天網路上瘋傳翁山蘇姬在挪威親自領取遲了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的錄影,她在演講中特別說到:「當您們坐在此聽我演講的時候,請不要忘記:(這世上只要還有)一個良心犯都嫌太多了。」語畢,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她說:「世上有再多的善也不會嫌多。為善,是用敏感的心去體察他人的需要,是用溫暖的情去回應他人的期望。若有善在,一個最簡單的動作也能打破一顆沉寂的心靈。善,可以改變我們的生命。挪威示現了善的模範,為地球上被迫遷徙者提供了家園,為那些在自身土地上失去安全及自由的人,提供了庇護所。」

唯此是皈依處

(06-17-2012 一湛)

昨天最後一堂課,跟學生輕鬆的對談。學生問我:「老師,聖脈是宗教團體嗎?」我說:傳統佛教用很多教條和框框來維護自己,提倡沒有分別心卻有一大串分別心,提倡無我卻一個個我我所,加上很多宗教有門戶之見、對世間公義不關注,只做你丟我撿式的慈悲募款救濟,這時候說自己是宗教團體,恐怕徒增世間對佛陀無諍的誤解。
我們相信真正的佛教徒是基督教徒,真正的基督徒也是佛教徒,所以我們不以宗教團體界定自己,只用生命教育協會,就好像先是一個好人、一個好公民,再來宣導佛法,這樣的含容更大,所有的教徒都可以來學習,事實上我們最重視宗教情操、最相信至純至性的愛,「唯此是,皈依處」。學生點頭說:這樣大家就沒有負擔了,可以充分的交流學習。補充說:沒有框框才是真正的解脫自在。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因材施教

(06-16-2012靜芳)

最近,阿卿伯的一個壞習慣,一直很困擾我,也常讓乾媽大叫,那就是上廁所後不沖水。哎呀呀,為了減少大家在公司為了這件事驚聲尖叫,我也告訴阿卿伯很多次,但總是不得效果。
前些天,我就做了個標語:「沖水、沖水、是不會沖水哦!」另一個是:「再不沖水,就不要尿了。」很多人一看,都笑翻了。認為不會有什麼效果,但是我相信,已經貼出來了,阿卿伯一定有自覺。因為大家看到的是阿卿伯的好,他很認真的在工作,一個人做兩個人用,從早忙到晚,真的很認真,或許是因為累了,所以生活習慣上沒有很關心,但是團體生活,重要的是尊重彼此,阿卿伯不是不尊重,而是真的累了,所以我要提醒他,冠智爸也說,大家都是為了他的進步,也真的看到了他的進步。

找到了最好的姿勢

(06-16-2012靜芳)

最近晚上睡前都有做定課,先是練習一分鐘的金雞獨立(一次就要三分鐘太難了,一步一步來),再經行,調整身體不良的姿勢,練習每一步都接天接地,接著就靜坐後再睡覺去。
幾天下來後,發現自己的身體和意識,很自然地會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體姿勢。以往我有彎腰鴕背的習慣,也曾告訴自已要注意姿勢,但是常常就做不到,這幾天的睡前定課練習,因為已經習慣要回到中心線、要找尋中心線;今天在公司工作時,已往的習慣不見了,之前常常坐著坐著就「姑」()下去,覺得這樣很輕鬆自在,可是一起身就會有「啊~~~痠」後遺症,不是真的輕鬆,因為身體以一種自以為輕鬆的姿勢在擠壓,所以起來後很難過。
今天在姿勢快走掉時,反而,立即查覺到,馬上就又回到金雞獨立、靜坐時的中心線感覺,身體瞬間調整,整個下午到工作結束,身體完全沒有緊,反而是一股輕鬆的感覺,因為身體和天地連線,找到了最好的姿勢。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願做謙卑的園丁

(06-15-2012一湛)

今天看學生期末報告,學生細數整學期的心得,他們說整學期驚喜連連,從一開學讓他們自己來提想上的內容和評分標準,就被嚇到,從來沒有人這麼尊重和信任他們,他們可以放下面具盡情發揮了
他們說終於有人願意真心聽他們說話,他們認真的提,老師也都一一的滿足他們的期待,甚至超過他們的想像,他們說終於上到一門真正的「大學」課程,也讓他們重拾對教育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