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1日 星期五

先淬練自己功力

(08-31-2012郁曼)
  這個「暑假」參加了不少活動,除了三天的嘉義行、一天的烏山頭行之外,上週末又臨時說車子多出了個空位可以給我:一個認識台南當地文史景點的活動。

  經歷過這些活動、這幾位當地小有名氣的文史工作者,深深的感覺:他們,所擁有的相關「知識」很多,也都非常富有人文關懷,但,缺乏一個很有力的中心線的指引及校正(對我們來說,是師,是法),會感覺,這樣的熱情、精力,非常容易耗損,比如籌劃台南這個活動的先生,雖然他「一直都是基督徒」,奉獻的精神也真的讓大家都很感動,但從他的躁急衝動(無法耐心聽人說話、講完他交待的事就要人家跟著做),大概可以知道他並沒有時時向上帝禱告、傾聽上帝的聲音,也因而「已經相當的累」(我覺得是無力感使然),他常講「畢業了畢業了,不要再做了!」聽說這話已喊了很久,但至今無法真的放下。我當然很能了解他「很希望幫助鄉親更有人文素養」的心,但也總能感受到他的「過度銷磨」。

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麵包與愛情的背後

(08-29-2012一湛)

今天到光點戲院看李靖惠導演的「麵包情人」,感到很慚愧,這是第一次這麼真實的看到外籍勞工的真性情,以前只覺得那是來台灣幫忙的「外人」,透過靖惠導演的鏡頭和主角的交心,才清楚看到他們的無奈、善良、熱情與幽默。
他們都是大學畢業、英文講得通,卻因為政府的無能,需要到國外做最基層的勞動,還要被剝削,甚至失去尊嚴,誰敢說政治不重要、政府貪腐無能影響不到我。
他們為了家人的生計和教育,遠離家鄉和親人,經過13年,孩子長大了、受完大學教育,卻又開始思索是否要到國外工作。看到的是「輪迴」,很可惜靖惠沒有帶出高度,沒有深入探討苦難的來源,整部片子調性比較軟,此時非常感恩三饒益的校正,全方位制高點的看問題,有了視野和角度,才可以透過畫面和語言文字表達出來,導演看不到就無法帶領觀眾看到。

真心之籟

(08-29-2012 宥娟)

收讀一賢寫的「師隨念是至尊法寶,不可須臾離也!」彷彿受到啟迪和照明,師隨念的樂趣更主動地開展。
「『是從師的心出去的,你自以為依『法』而修,往往是你自己的解釋,同樣是六度三箴,但你的解讀跟師完全不一樣。
之後,這一兩個星期,重新聞思六度三箴三在,透過「師隨念」的聚焦,過去所知悉的法義,感覺今次才添加了活潑的靈魂,變得立體了!感受當中的字字句句都是師用全生命叩擊的真心之籟!
我想著,可不可以在任何地方都看到六度三箴?這麼一想,感覺四周的景物變得更清澈明亮了!即使我眼前的場域有著超過我體能負荷,很難清理的塵垢和雜物,都無損於我所感受到的清淨明亮!

學習媽媽的轉向自在

(08-29-2012紀涵)

早上聽著師開示CD,戴著口罩邊分裝香菇,發現經過昨天練習後,回來丹田呼吸的力道比較集中,也比較快進入丹田呼吸的覺受。
以往都是聽著華語CD,今天換了台語的,一開始不太習慣,耳根有點用力,需要更多的專注力,藉由緩慢呼吸,與法義開始有了共鳴點,找到共鳴點,身心慢慢放鬆後,也找到了長呼吸的韻律。
每次都會想要把法喜跟阿公阿嬤分享,但自己台語順暢度不夠、表達不夠力、靈活取角的取相也不足,每次都只能分享觀呼吸的開心,但也感謝他們對我的信,看見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進步,他們也覺得很受用!
想到這是台語的,他們應當聽的懂,禮拜日回嘉義再帶去跟他們分享。

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歸零後的新生命

(08-28-2012宥娟)

肩膀和手臂的疼痛一直持續著,除了靜坐之外,更是隨時注意著姿勢,保持中心線的穩定和放鬆,哈哈,心裡想著應該要安排清晨早起去運動,但一直沒有下定決心。
此刻就寫出來佈達吧!五點半起床應該是可以做到的!此外,這兩天天氣更涼爽了些,洗澡時水溫調高,水灑在痛處時,感覺非常舒服,疼痛彷彿受到了撫慰,讀到韻雅的呢喃,讓我聯想到了非常喜愛的聖經有關「剛強與軟弱」的經文!
『我們最大的「軟弱」和「失敗」,就是憑著自己,用盡自己的能力過生活。使徒保羅說:「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哥林多後書12:10)。軟弱、剛強,這兩個字詞是用以喻作信徒屬靈生命的成熟度(羅十四1-23,十五1-8;林前八7-13,十2332)。《哥林多後書》12:9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直心行去師隨念

(08-28-2012一三)

同修於小組布薩中談到了「師生相」,一個不流動的相。
想到師生關係,我們很自然就和過往的「國民教育」連結起來,這就好像電影《熱帶魚》裡面,那位字正腔圓、口操「國語」的老師,表情嚴肅地點名學生到講台前面打手心,而這樣的畫面,其實就是你我共同的成長經驗。
在華人世界中,學生很難向老師清楚表明自己心中的想法,或可以說是少了說真心話的勇氣。事實上,在「宗法封建大家長制」的氣氛下,學生或晚輩很少有機會開口說話,因為說真心話是會受到懲罰的。或許是因為少了這一種鍛鍊,感覺同修在分享的過程中,似乎一直抓不住重點,其內容就像漂浮不定、變化萬千的雲朵,需要外身幫忙喊停,並重新定位,甚至需要透過外身的刺激或鼓勵,才敢說出心中真正的覺受。除此之外,我們也不習慣說出自己的「有」,彷彿這才符合禮教,也才是翩翩風度。

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

功利父母轉成公民父母

(08-27-2012靜芳)
電影「美麗人生」
看完「美麗人生」,一家子口中,我、冠智爸、乾媽,面對結局有一陣的靜默,但是三個小女生,仍是嘻嘻哈哈。
因為沒有真正的感覺到生命的痛和苦,所以面對人生的苦難,新一代的年輕人,不會有感同身受的感覺。就像是之前看綠島相關記錄片中的年輕人一樣,一群人嘻嘻哈哈的玩笑,在每一個人權苦難的「景點」,開心的合照,擺出各式KUSO的姿勢,沒有對於當時情況的「感同身受」,這是台灣在人權教育上仍要努力的。
現代的孩子,內心、外身都被物質所牽引,成績成了他們的武器,藉此向師長、父母要求各類的獎品,對於人權、自由、公民意識幾乎是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因為和他們自身利益沒有關係,因為這樣日漸嚴重的功利主義,讓台灣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再有思想,對他們來說:利益重於一切、對生命的態度是「享受」,而不是「豐富」。

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開心的鑰匙

(08-26-2012一三)

電影《雨果的冒險》(Hugo)中,出現最多的畫面是齒輪,而最常出現的對白是Fix it(修理它)。懷錶的齒輪需要調校,鐘樓上的大鐘齒輪需要上發條,玩具老鼠、機器人身上的齒輪需要重新組裝,即便是裝在警察督導腿上的義肢,也因為關節經常卡住而需要換新。齒輪不可能單獨存在,它必須和另一個齒輪契合,才有可能傳送動力、改變速度,或是轉換運動的方向,而這不正是人生的另一種寫照嗎?

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從師的雙眸凝視自己

(08-25-2012 一心)

這週末,在Space Yoga翻譯Basia Going老師的工作坊。Basia曾於20092010兩度來台,帶領密集的師資訓練課程,睽違了兩年後,今年第三度造訪,所以,這兩天的工作坊,擠滿了之前被老師教過、期待她回來的學生。
前兩次,我都有擔任翻譯,所以,一進教室,看到好多熟面孔,像是在開同學會般,大家興奮地尖叫、擁抱。九點整,準時上工。一面專注聆聽老師,一面把自己空掉,變成活體翻譯機。
整天下來,內容感覺都很熟悉,有些小故事,老師曾經講過了,大部分的概念,也是老師一直以來所強調的,然而,從嘴裡說出來的每個字、每句話,對自己來說,卻都是全新的體驗,是當下聆聽、吸收、轉換之後,前所未有的創造。
比較特別的是,今天月經第一天,下午開始上課時,腹部疼痛。既然沒辦法躺下、好好休息,只能在工作中放鬆。細細體會痛,是來自子宮肌一收一放的能量,放鬆的時候,這股能量的脈動正好從子宮往外擴散,傳遍全身。運用這樣的能量來說話,就很省力,好像根本不是我在說話。

覓心了不可得

(08-25-2012 宥娟)

「讓神讓師在我身上做工」,這是昨天晚上上座時的作意!
這讓我感受到了空掉自己之後所獲得的喜樂。
今天,便用每一個由衷的呼吸,虔敬祈請師在我身上做工,呵呵,發現,在打掃時特別有感受,因為身體需要用力,對呼吸就特別有注意的需求,這讓我聯想到「渴慕」!
刷佛牙,洗佛臉,很認真的過生活,就是莊嚴生命,莊嚴生命就是莊嚴師,抓著頭皮洗頭沖水時,霎時居然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受!身體的感動使我升起了再自然也不過的感恩!
我想起來了!當每一個觸都明明白白,就是讓師在我身上做工,當每一個呼吸都充滿由衷和虔誠,就是信仰成為自然的時候了吧!啊!那充滿喜樂的道路,其實真的不難啊!

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泰雅祖靈的呼喚

(08-24-2012春櫻)

今早觀賞了公視的學生劇展~「雨 」
「當孕育自己的文化逝去,我們要如何才能認識自己?」
影片開始是父親尤勞.尤幹,早上幫前往台北發展的兒子,做早餐及帶便當。旁白是老天爺很久沒下雨了。
是離開山上的泰雅族人,在平地開始了新的生活方式,但內心深處卻有祖靈的呼喚。天空太久沒有下雨,讓父親想起從前泰雅族的祈雨傳說,那不僅是對於生活安逸的渴求,也是人對自然敬畏的態度
尤勞.尤幹,是木雕的藝術者,「每一個木雕都是我的想念,想念祖先,族人過去的點滴,是希望永遠記得泰雅的生活。」,他所雕刻的都是族人、父母、自己。經由祖靈的呼喚,他找出了塵封箱底的泰雅族服,終於踏出第一步去往山上,前往通往祖靈的彩虹橋
兒子瑪杜,工作在台北。父親,在虛空中呼喚兒子,「千萬不要忘記你從那裡來!多年後,就會知道回家的路。」

生命中最大的被動

(08-24-2012宥娟)

今天清晨五點多醒來,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可愛的夢,隱約還聽見夢中唱著「多可愛的玫瑰花…」翻身繼續睡去,六點多醒來,坐到電腦前看著師寄來秋霞的信,一陣慚愧,忽然彷彿聽到虛空中傳來「吃米不知米價」的訶責…霎時瞌睡蟲全給趕跑了!
下午,重新整理了「鼎福」的課程規劃,整理時便感覺在心中再次複習深化了「六度三箴三在」的法義,深深感覺托缽帶來的受用,早早就勝過托缽化緣的對象!
一整天,揣摩著師隨念的內涵,經行、禮佛、靜坐、聞思、飲食和打掃…看著心的起伏,想著甚麼是心量,甚麼是留給師最大的空間,幫狗狗洗澡、吹乾、整理準備自己的洗浴,忽然感覺當下即是無量,除此以外,都是假象,陡地瞥見了世間沒有別人的光景,突然,阿基米德總在洗澡時…。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以對方為主體的給

(08-21-2012 一心)

前一晚,接到玉英的電話,提到她上次去高雄演講時認識的一位女生,正要從飯店辭職,轉往瑜珈或舞蹈發展,因為我有相關背景,她又剛好來台北,希望我們可以見面聊一聊。
在約時間的時候,我本來說下午三點半,她問我可否早一點,因為之後她還要見玉英,還要坐客運回高雄,會太晚。我就說,那我可以配合提前一兩個小時。後來想到師曾說「別把自己想得那麼重要」。
一開始不太懂師的話,我是去配合別人,怎麼會說我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而且,如果不用太麻煩自己,又可以跟對方結個緣,有什麼不對嗎?
想到師說「或因為不知量、或因不知輕重緩急,我們表現得人人好,來者不拒,沒學會拒絕別人而不知捨此取彼,這也是失準失焦失真,沒有對準中心線。」

如果婆婆遇上菩薩媳婦

(08-21-2012 芳秀)

嫁給先生快18年了,和婆婆同處一家,關係一直改善不來,不知道要如何入婆婆的心,內心也很想要與她無距離。
學法後,曾試過練習主動,但只要遇上婆婆情緒低落,自己能量也低時,就無法轉正。
知道要用法,可是,面對婆婆的一些突兀行為及說話,常會把自己給震呆,雖然知道那是她的能力問題。但,只要杵在曾經被她大聲說話的地方,總會想起當時的觸境,對號入座而卡卡不能流動。

生命開始變得深又廣

 (08-21-2012 靜芳)

在聖脈學法,可以拉近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當然這也是需要時間的啦、也是需要等時機成熟的啦,就像水果一樣,熟了就甜了,但是也有還沒熟就落地壞掉的,但是不要放棄,因為樹上還有很多的果子,只要樹還在,果子就會一直結下去。所以啦,只要有信心、只要仍是很堅定的走在法的路上,一定有開花結果的一天啦。
話說以前大家一起看DVD時,都是很有戲劇效果的片子,不可能的任務、神鬼奇航…就是電影啦,用來放鬆、娛樂的。但是自從開始在聖脈學習後,我們家挑片子的習慣不同了,應該是說心開打了,接觸的東西也不同了、真的開始覺得生命開始變得深又廣。分享法義時,可能家人不會接受、或是:又來了。但是看電影時,從電影中的劇情連接到法義,就不同了,可以引起很多的討論,有時甚至在家裡開了個小法談呢。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替師交朋友

(08-20-2012宜涵)

明天要開始上班想到要將物品搬到幼保科辦公室,就會碰到實在不想看到的同事,到底要不要跟她打招呼,很不想理她。而且一想到一開門會看到她,面腔也跟著扭曲起來。
好強烈的排斥感啊!
如果是親教師會怎麼做?親教師一定會主動微笑打招呼的,而且親教師的笑靨很燦爛美麗。
內心開始憶起聞思過的「相信她也不喜歡害人」、「對人不好是在結惡緣」、「會對人不好是因為她覺得這個世間欠她」、「如果我們對她好,說不定她會發現世間對她好,她也開始願意對人好」。

書寫過去生命片段

(08-20-2012 一心)
上週練習布薩之後,被刺激到了,看到自己怎麼都講不出具體的、學法前和學法後的差別,所以,開始認真地去回顧、整理自己的生命。正好趁著有朋友要來做某雜誌關於《筆記》的專刊採訪,整理出一大疊自己過去生命中,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日記本,有手做的,有貼滿旅行車票、雜誌報紙剪貼的,有中文、英文、葡萄牙文的書寫,也有塗鴉、速描的生命記錄。
隨便翻閱了幾篇,發現,原來,跟天地告解的本能,是每個人都有的,每次寫到最後,心情彷彿都舒坦多了,只不過,過去的生命中,有太少正向的典範,所依準的價值觀,往往是那個年代趨之若鶩的主流,還是忸怩中帶點嘲諷的自憐模式。深刻地體會到,追隨師學法的可貴與幸福,師不但深情守護著弟子,更提供了一個永恆卻又能應變時代變動的價值典範。

我真正想做的

(08-20-2012 一心)

自從上次那個「招不對生」的私人班事件後,Prish問我,是不是都不想教瑜珈了,我回答她,不是不想教,是只想教「學習動機強烈,對探索自己的身心真正有興趣的人,換句話說,我只想教一整班的Prish。」
我本來認為,我開出的這個條件,是不可能實現的。但後來,她竟然說,她找到了三個人,都想學,也都願意配合我的時間。我也回覆了她我可以的時間,問她們O不OK。
但是,今天越想越不對,首先,我沒有確認這些人是否真的符合以上條件。再往回倒轉一步,我開出那些條件,其實,是一種「假性條件」。再倒轉一步,我開出假性條件,是因為我不敢做自己的最真!
覺得好慚愧!我看到自己還在要,要妳我她的關係良好,而不是要天地人的法。中心線不清楚,說出來的話,就是這樣顛三倒四、拐彎抹角、造成人的困擾,還誤導她真的去找人。

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為什麼不好好活

(08-19-2012一心)
爸——我們之間
五歲那年的某個夜裡,一個大肚子的女人闖進家裡,爸爸正在洗澡,她一面用力敲打浴室的木門,一面說:「王恭良,你給我出來!」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沒印象,只記得,我跟到門口,看見爸抓著媽的頭髮,很生氣地打。
雖然,他們辦了離婚手續,也聽說,監護權歸媽媽,但是,媽經濟不獨立,只好繼續在爸執業的泌尿科診所工作,賺取生活費。我們放了學,就直接去顧診所。
爸很少待在診所裡,通常,他都在打麻將,或泡在西門町的紅包場,有病人來,我們得用BBcall找他,他常讓病人等很久,愛來不來,但因為診所主治的是包皮,淋病,梅毒,所以,不管是醫生姍姍來遲,或是醫藥費昂貴,出現在此的病人,都甘願忍受。

河流中最美的相遇

(08-19-2012一恩)
聞思《活受罪就是輪迴》,心念停格在「用佛陀的心受,就脫離輪迴」,感覺法喜!
師要我不再寫淌血的日記,表面上雖做到了,可是,生活觸境上依然處處輪迴。讀到的重點是「要用佛心的覺者受、用菩薩心的慈悲受,用真正的智慧,用真正的本心去受」。幫助我在一片混亂中找到了秩序,釐清了最近失焦的生命方向。
昨晚觀賞「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內心也有著深刻的感受,再加上今天的聞思,真覺得浮生若夢,可是有法的夢是「大做夢中佛事」,是與師「同心同事」,感覺好幸福!
生命每一個時刻,每一個因緣,都像河流中的水,一直往前流,直到流進大海。「在天堂遇到的五個人」都是河流中最美的相遇,生命旅程因緣的生生滅滅,起起伏伏,一切是那麼自然,那麼美,只要用佛陀的心去觸,用上帝造人的心去欣賞、含容,只管做自己的最真,也呼喚所愛做自己的最真,相信老天給了我們「自由」也給了我們「自信」,所有的緣起緣滅終將歸於大海,在天堂中再相聚。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活受罪就是輪迴

(08-18-2012開示)

一、輪迴的證據:
(1)生物學的基因證據:人類的基因一直在演化,人體留下來的東西,是幾百萬年推陳出新、滌蕩新陳代謝出來的東西,這就是輪迴。
(2)歷史、文化的共業輪迴;人和人之間的迷信、不信、自信、互信,還有處世的智慧、對人的判斷都在輪迴。靠著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學校教育,耳濡目染中我們一直在接收世間遺留下來的東西,那種自我防衛、臧否他人的習慣,很容易跟境界對立的業力,都是輪迴。
二、不是「我」在輪迴:
輪迴的意思,不是有一個「靈魂」從五百萬年前一直輪迴到現在。輪迴不是有一個「我」在死死生生,而是一直有無數新的生命在接收、在承受眾生「無明」的加總,這個接收、承受就是輪迴。輪迴是:在無明中接收,在無明中受想。輪迴不是說五千年前有一個我在那裡,五千年後又有一個我,然後前世今生,現在的我不認識五千年前的那個我,不是這一種輪迴。

定課使苦海有邊

(08-18-2012 靜芳)

午休起來時,感覺有明顯的頭重腳輕,一直無法集中注意力,頭部昏又沉又痛的,很難過,想著工作還有很多沒完成,頭痛更加劇了。
邊觀呼吸,想說轉移注意力,來完成下午的工作,人走到三樓,一上貨架,哎呀,星星一陣陣來襲,天色一暗,好昏哦,立即停下動作,停在半空中先不動,感覺昏眩一陣一陣的,頭痛更劇,…還好平常有觀呼吸的練習,沒有因為一昏,就從失足跌樓,若是以往,可能就往下摔跌下來。
感覺昏眩過了一些,慢慢往地面移動,往下移的時間,頭是往下看踩腳處,但星星又來了,到了地面,頭痛加頭昏,哇,頭要爆了,站就昏頭轉向了,天黑了下來。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我那厚道的下巴

(08-17-2012 一心)
初遇見師,是透過文字。…
摯友Mia偶爾會轉寄一些圖文並茂的法語開示,看到的時候,總感覺,說出這些話的人,對生命,有種迥異常人的洞澈,但是犀利之中,有種很深的包容與疼惜。
我把幾句法語做成圖檔,加入電腦的螢幕保護程式。也剛好,那幾年師都住在台灣,每隔幾個月就有對外開示,所以,只要時間許可,我就去。在聽眾席裡,我頻頻點頭,總感覺,自己早就懂得師說的每一句話了。
不過,與師的關係也僅止於此──螢幕保護程式,以及,我早就懂了──這兩條微弱的線索。

親子定課聞思班

(08-17-2012春櫻)

昨天國平里活動中心的聞思班,是小小天使的親子定課聞思班。
「尊重人是義務,受尊重是權利」,智美芳秀,用放鬆的心,來邀請二位小天使來當小組長,分AB二組,來引領經行。願小天使的慢,來入好動的童心中,學習接天接地的姿勢,可以有安靜的動。二位小天使是一勤的孫子。
「組長,你要放慢些,我們快跟不上了。」,有了呼喚,他就會放慢腳步,變慢。尊重他的帶領,每位同修很自然的,以平常的練習,跟上他及她的引領。
很欣賞芳秀,都可以用柔軟的心,來跟小天使做呼應。還用主動的心,來邀請小姊弟天使來說故事,唸一本 「228小水牛」 繪本故事書,慢慢唸的聲音,聽起來好認真。有字不懂就會問,請問芳秀該如何唸?態度很謙虛。學習的心很簡單,不懂就問,在一問一答中,也就充實了生命。好感動。

2012年8月16日 星期四

要學就要就近問

(08-16-2012 宥娟)

突然有一種「被看見」的感覺。

看見甚麼?看見孤獨的被了解和被釋放吧!彷彿此刻起,再沒有所謂的「孤獨」,只有合一,與生命連結的合一,與師,與愛,與天地連結的合一!

今天清晨醒來,感覺身體很多奇怪的不舒服,脹脹悶悶的感覺在腹部移動糾結。用呼吸來推拿、擁抱、溫暖接納和按摩。

讀到一心寫著:「在師的座下所學到的,不是那種不問世事的法門,而是深深地投入生命的現實,願意去正視醜陋,接納疼痛,直抵問題核心。願意深深地愛與被愛,體驗每一次「黏著」與「放手」之間的張力,在疼愛裡不捨,在不捨裡成全。」很感動。因為那是師用全然的生命在實踐著的情與愛,因為那也是我所經驗到的真實。

要把生命拆卸成片語,再組裝成語句和篇章,是一件充滿挑戰,有點困難又很有趣的遊戲。對我來說,有還真有點像是小男生在拆卸他最愛的卡車,是為了體驗那拆裝拼組的成就和樂趣。

中心線的感覺更強

(08-16-2012一心)

早上做了一下瑜珈。剛進入肩立式的時候,整個手臂的血液好像都被堵住了,頓時癱軟無力,過幾秒鐘,血液就突破重圍,流了進去,突然之間可以體會,為什麼有些學生,一進入這個姿勢,就會痛得哇哇叫,然後,很害怕,大概是因為,不知如何面對這種癱瘓的感覺。
然後做頭立式,剛開始,完全不用力,整個身體就像一根迴紋針,平衡在地板上,中心線好鮮明。但地基不穩,整個人突然傾斜,腳趾頭輕輕落地(掉下來的過程蠻刺激好玩的)。再次進入姿勢,手臂肌肉多用一點力氣向下扎根,並且啟動雙腿肌肉,不過,皮膚變緊了,呼吸不流動了,過頭了,再調回來,直到鬆緊合度,呼吸自然順暢,全身馬上就發熱了。
發現,師隨念,就好比呼吸,需要時時刻刻微調身口意,直到師隨念的力道充滿全身,讓生命熱情有活力。

那根「不信」的大刺!

(08-16-2012一心)

7年前的916日,地中海邊台拉維夫城的傍晚,我在劇團裡,獨自工作了一個下午,練身體,做筆記,思考創作。告一段落正準備回家,離開前,到劇團辦公室看一下email
信箱裡,躺著一封異樣的、來自哥哥的短信:「家裡有急事,請速回電。」我的心,揪了一下,詢問過劇團,拿起聽筒撥國際電話。
很快地,我得到答案,媽媽走了,台北的昨天。
瞬間,我回到離開子宮的那一剎那,臍帶停止輸氧,來自外頭的空氣,在我的體內衝出一條直抵肺部的管道,當一顆顆肺泡破開,那劇痛,化成了生命的第一聲嚎哭。接著,一聲,再一聲,又一聲,從腸子底,刺穿心肺,帶動每一個細胞的抽搐,痙攣。

生生世世的依止

(08-16-2012一賢)

晚上玲真來電,問說總經理要我到台北支援的事情。他問說:「怎麼又要你到台北幫忙?」這時沒有師隨念直想到「我」去年支援台灣區業務,業績從三區墊底大幅推升到第一。為了長久之計,幫忙找了一位過去表現很好的主管回鍋。沒有交接「我」就被匆匆調回原職。九個月來,台灣區越做越差,這個月可能又要墊底。
總經理說他們(去年建議立即將我調回的兩位)建議再調「我」去支援。就跟他說:「去年業績好時,不讓我帶新主管,也不給交接。最近台灣業績很差,情況比去年更糟。大家都不看好。才又要找我去。」「那找你去,不是要讓你出糗?」「我什麼時候怕過?他們也太小看我了!」
慚愧看到這樣的對話,沒有師隨念,就會被過去的習性和業力帶著走,到處我見、我行、我慢的「我、我所」,沒有四無量心,沒有六度三箴,迴向世間不寂靜的訊息。

真正的港口

(08-16-2012靜芳)

下午一點半,上班囉~~雖然午睡時間短短的(對很愛睡的我來說啦),但是因為是很放鬆、加上數息後入睡,所以品質很好,下午起床後,工作效率也是精神滿點啦
但不是人人都如此,阿妹起床後,會有一小段的「失神」時間,這段時間,我說什麼她都是一號表情(沒表情,不然就是不理人的表情),呆呆的,因為我清楚她的狀況,所以不會在她剛起床時和她說話,這樣容易雞同鴨講,弄不好雙方又會起對立。因為彼此知道情況,所以不會去踩到地雷。
整個下午因為積欠的「家庭手工」(要人工組裝的產品)不少,所以都在辦公室內的長桌工作,雙手使力夾著老虎鉗,雙眼專心看著產品,不然可能會夾到手哦,很專心的在做,因為手在用力,不知不覺老毛病就回來了,我的右肩又開始高聳,不好不好哦,感覺到了,立即調整姿勢,咦,中心線彎了,快快拉直,因為有定課的練習,在身體姿勢的調整和敏感度都比以前好,夏禪回來後,發現自己的不良姿勢,改正的越來越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