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莫那魯道在天有靈


(09-30-2011一三)

這堂課叫做「賽德克巴萊」

(09-30-2011 一寂)
進教室,跟學生揮揮手中的一本書,說著「全校三千多個學生,老師原本以為沒有機會借到這本書……。」
看著台下學生一臉的茫然與好奇,繼續著「那天,老師到圖書館,看到這本書還在書架上,老師在旁邊等到下課,要借書的同學挑來撿去,就是沒人想借這本書,……
「老師,你站在那裡,大家當然是趕快走,誰會在你旁邊晃啊晃的?」
「你說得也是,不過,老師可是等了兩個下課,都沒有人要借這本書,命中註定這本書該老師來借囉!」
手邊的這本書,外貌很平常,書名《霧社事件》,邱若龍編繪,隨便翻開幾頁給全班看。
「咦!是漫畫耶!」
「看封面,我以為是那種文字很多的書。」
「我還以為是很難看的書。」
說到這裡,學生已經開始有興趣了,再繼續提示著「有人就是因為看了這本書,決定把它拍成電影,最近最烘的話題……

這感動更感動了我

(09-30-2011坤山)

也許與師心有靈犀就會說:「歹勢歹勢,唸了你。你原先說希望11點出門是對的。」哈哈!
只看單句,平淡無奇,加入整段「觸境練習」像畫龍點睛,整個「觸境」生動活潑起來,柔軟、流動又靈活、主動(哈哈!),忍不住拍案叫絕。
觸境看到「抱怨」,就隨境界轉了,沒有看到真心(文彬說:很在乎坤山的等候和擔心遲到。),再好的溝通都變成說教和「唸」了。
第一觸就要做對!

需要那麼早嗎?

(09-29-2011坤山)
教師節,為表達多年指導的感謝,文彬約了一止一智中午一起用餐,親近請法。
文彬知會我另要先到銀行繳費,希望11點出門。我問說:「需要那麼早嗎?」;「那麼十一點半好了。」。
準時出門,到銀行繳費,卻沒有該項服務,只好再轉到郵局辦理;郵局抽號碼牌排序尚須等六位,文彬特地告知狀況,我車停到樹蔭下等候。約過半小時文彬才上車,像告知更像在抱怨,持續說了好一陣子;郵局辦事員是新手,因而耽擱了。
過一下下,我才說:「世事難料,難免不再發生類似情況,能否在赴約前,就不要再安排待辦事項,…」,話還沒有講完,文彬急著回說:「好啦!我知道啦!以後我會自己騎腳踏車去辦啦!」、「已經盡力了,還要被你唸,……」;
「我沒有唸你,是想溝通,讓事情順利,不再為了無常、遲到,而有時間相的壓力,或讓人等。」我的解釋沒有被接受。

主任也會叫我觀呼吸

(09-29-2011 宥娟)
今天打擊失利,觸境中的緊迫釘人沒有調伏成功,然而,已經可以脫離情緒的蔓延,隨時注意如何轉敗為勝,以及看到因緣重重疊疊席捲而至的不可擋,當苦海微波一波波幅射而來時,法的珍貴性,只有站在洪流當中,充滿覺知的親身體驗過,才能明白。
一片玻璃有瑕疵,退回後今天來不及交貨,在兩邊(主任、客戶取貨司機和廠商)協調失敗之後,我按捺不住自己的聲調了!
幾次離境都不夠徹底,在空間不足的情況下,身心的放鬆沒有達到可以很安穩的基地,就是生不出足夠的能量。定力,需要能量;柔軟,不再是一件垂手可得的俯拾即是。

6年2班的體溫調節課

 (09-29-2011孔萍)
今日是星期四,照例要為62班上靜心課程。
事實上沒有特別準備,靜下心來觀息,請問師會帶什麼主題給他們,可以給的好多,但要怎麼給?靈光乍現:回到孩子的生活觸境,讓他們學習處理生活觸境。如何在對的時間作對事。
進入位在頂樓的教室,風扇、電燈全開,熱浪襲人,好難熬的環境。全班大約只有1/4的人在,人進進出出來來往往,看到小貓幾隻東倒西歪,接受。
注意力放對位置。做自己的最好。尤其當看到去倒垃圾卻願奔回教室的丞溱承駿,給了自己信心。照例關燈和電扇,悶。
首先跟他們說:不好意思打擾了,在這麼熱的地方上課,真是辛苦你們了。不過呢,今日我們來嘗試開啟自身的體溫調節系統。
因為天氣熱,我們只用靜坐的。先調身,坐在大池中,好涼啊,吸氣,感覺池中的奶茶被慢慢吸上來了,到達頭頂中央百會變成噴泉,吐氣,感覺瀑布從頭頂瀉下,涼涼的感覺從頭部、胸部、腹部、臀部一節一節清涼放鬆…開始數數,先數10下,再繼續一個來回,嚴格說,認真做的人只有6個,就聚焦在這6人身上。

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想起80年代蓬勃的台灣小劇場

 (09-29-11一心
連續幾天看了很多馬達加斯加當地舞團的演出,不論在表現形式或題材上,都令人想起1980年代蓬勃的台灣小劇場。
舉幾個印象深刻的畫面為例:三位舞者站立在舞台上,陳述著「現任總統當選的非法性」之時,一個動作強硬如軍警的舞者,用膠帶纏繞、綑綁三人的身體,並把他們的嘴巴或眼睛封起來;兩個原本在讀報紙的人,把報紙揉成一小團,塞進嘴裡,或成堆地拋向空中;兩個舞者蹲踞在一張極為矮小的凳子上,充滿疑惑和盼望的眼神凝視遠方,彷彿在一座孤島上;一個全身赤裸的男舞者,在漆黑的舞台裡,就著手電筒的微光,把舖滿舞台中央的沙子,緩慢地抹在身上,有時,他將一把沙子握在手裡,如一頭優雅的野獸,靜待空氣裡時間掉落的瞬間,將沙子拋射出去、同時也奮力地拋射自己的身體,然後,重重落地
這些充滿戲劇張力的肢體,不只呈現了當下的政治現況,也釋放了大量的痛苦與焦慮。

你會更認真的活

(09-29-2011亭伶)
中午去參加「牽阮的手」紀錄片試片首映會,這是一部聽說了很久的電影,之前幫忙謝錦紀錄片的行銷顧問,正是這部片子的行銷宣傳。
第一次聽到這部電影,是聽他提起導演為了堅持自己的觀點,不惜和委託製作的公視決裂,賣掉房子把錢賠給公視,自己取得版權,拍得非常感人精彩。第二次是師問我有沒有看過這部立委田秋堇父母的愛情故事紀錄片,哇~有一兩年了吧!真是期待已久。
播映前,導演和媽媽先出來和觀眾說話,導演說:另一位導演也是我的夫人沒有出席,為了拍這部電影生病了,所以不能來見面。我自己為了這部片戒了酒,喝酒是我最驕傲的事,已經4年沒喝了。片子很長,有140分鐘,但是我拍了五年,用140分鐘換五年,觀眾很划算。如果大家覺得好看,請幫忙宣傳買票,因為我們沒有錢做宣傳。
媽媽也出來了,她說真歹勢也真幸運,可以把自己的故事拍出來給大家看。很心疼兩位導演,都沒在吃飯,有吃也吃的很壞,導演戒了酒,所以她煮的麻油雞酒也不能吃,真的覺得生小孩不要生到做這途的,一番話聽得大家忍不笑又忍不住心痠。

為一切看似缺席的存在而舞

 (09-30-11一心
今晚,非常榮幸,與非洲現代舞之母熱爾曼,在法國機構的加繆文化中心Centre Culturel du Albert Camus劇場同台演出。今晚共有三支舞,第一支是熱爾曼獨舞的節選,第二支是我們台灣代表隊的四人舞,第三支,則是由來自馬達加斯加法國南非的三位男舞者所共同編創的新作。

熱爾曼在獨舞時,我們如同朝聖的小孩,在側台感受著她每一舉手投足的神聖,不只是觀眾席,劇場裡的每個空間與裂隙,都被她溫暖堅定的能量包圍了。輪到我們上台時,空氣分子都已經聚焦,使我們深深地確信,在眼神與呼吸的交流裡,動也好,不動也好,每個當下都是完美。

「四書五經」是治人用的


(09-29-2011一三)

再忍個二十年就好

   (09-29-2011季菁)     
今天一早把窗簾拉起,在拉窗繩的時候,發覺自己其實並不是一口氣把繩子拉到底,而是吸氣開始拉,拉到一個階段,就呼氣休息。整個過程是分成四次才將窗簾拉完的。在切木瓜時也是一樣,我吸氣舉刀,呼氣落刀下去,在切到底時,就會稍微休息一下。發覺如果懂得在使力之後,找機會停,是懂得知量,懂得不逞強,就更有耐力,而不容易一下就累了。
中午與女兒江鈴一起去欣賞「賽德克巴萊」的電影。一開始,莫那魯道是他們部落裡最勇敢的英雄,最出類拔萃的獵人,他不容許別人跑在他的前面,也不容許別人說一句違逆他的話。但日本人進入台灣以後,他曾和族人奮勇抵抗過,不讓異族人進入他們的獵場,但迫於武力懸殊太大,他們的土地被插上了太陽旗。日本人把他們看成野蠻人,只想利用他們的男人來為他們開採森林,想利用他們的女人陪酒幫傭。於是信仰中告訴他們的,男人要雙手沾著抹也抹不去的血,女人要為男人織戰衣,直到雙手長滿繭,才能在死亡的時候,踏上彩虹橋,回到祖靈的地方。現在卻成了莫那魯道心中最大的痛。
原本莫那魯道介於族人的期待和日本人的壓迫當中,是最能隱忍的人。當年輕氣盛的子弟與日人發生衝突,他是第一個喝止的人。當族人打傷日本警察時,他是帶頭登門道歉的人。但正如片頭一開始所說的,好的獵人是善於等待的。莫那魯道還是心中放著祖先的話,還是隨時準備抽出刀的。

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09-28-2011宥娟)
經過昨天的開示,感覺今天更能把注意力放在感受第一觸。
感覺今天的工作特別繁瑣,有時真會顧不得呼吸,感覺常被身心的緊催醒了~這是很不一樣的焦點~感覺這樣的注意力脫離了過去意識上的慣性,拉長呼吸的量,灌滿整個胸腔,哇!像是從未呼吸過似地!
吸氣,胸腔的膨脹和飽足感很充實。
停。感覺能量細微弱靜若動的運轉,中脘穴在這樣的靜止中有很奇妙的覺受從這裡擴散開來,在止息的同時,全身是很有節奏地動著的,相較於呼吸時,動感特別明顯。
慢慢吐氣,感覺身體的收縮。
幾個呼吸,就足以穩定情緒。
相較於主任的急的升高,升起有緣學法的感恩心。
而呼喚未能到位,也升起自己無法更善於說法的慚愧心,一時分辨不出來之前,有卡的,可是,想到這一點,情感從心中湧現!
慚愧啊!慚愧就是真愛啊!慚愧讓身心和情感流動了!真實的流動了!(不只是意識上的覺察)

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

超越制約的可能性

 (09-28-2011一心)


早上,我們在法國機構的頂樓,教大師課。
上課學員有23位,從個兒嬌小的13歲妹妹,到二十幾歲的現代舞新秀哥哥,也有兩、三位舞蹈老師,肯亞青年,更有從600公里外的馬國西岸城市特別坐夜車來參加舞蹈節的阿嬤級Mauve,她多年前因為上了一堂Gaby的課,從此,變成現代舞的忠實粉絲、義工以及學習者。
上課前,Moeketsi代表主辦單位歡迎大家,這已經是這群人上的第三堂大師課了,他提醒大家,要提早來換衣服、暖身,課程才可以準時開始。在場有一位傳統舞老師Saroy,也是當代舞者,熱情而靈活的她,適時地提供馬國語翻譯,因為,在場很多青少年的法文並不是很好,她還提醒說,大家的腳有點臭,要注意衛生喔。嗯,很多年輕小男生,衣服的確是髒髒臭臭的呢。

「雞排英雄」電影好看

(09-28-2011一綸)

下午,看電影「雞排英雄」, 導演一開始的鏡頭放在夜市的人生百態,描寫低下階層生活的辛酸與樂天,後來劇情的高潮是官商勾結,透過「都更計畫」要將夜市土地徵收,這些攤販就要失去謀生的地方,從一開始的慌亂,不知所措,到後來,同心協力一起面對困難、一起抗爭,這感動了原本支持「都更」的市議員重新翻案。
現實生活中的「都更」可能出現的情節,都在電影裡出現了:事成,議員可收取八億回扣;建商為牟取暴利一手遮天、雇用黑道施壓。這在台灣,已是屢見不鮮的新聞了。如果有更多人來看這部電影,看到了政治的黑暗面,應該會一起反省如何讓政治越來越清明乾淨!
電影中有一幕是議員阿亮回顧年輕時的往事,看了忍不住流下淚來!
阿亮年輕時愛賭博,很落魄,那時夜市有一個歐巴桑收留了他,讓他在攤位一起幫忙做生意,賣四神湯。有一天,歐巴桑相依為命的孫子看見阿亮在偷阿嬤的錢,馬上告訴阿嬤,但這歐巴桑聽到了,卻叫孫子不要再說了,她其實已知道了,但她不想張揚,為的是幫阿亮留點面子,她知道他這麼做一定是很不得已的。當阿亮要出門時,她還煮了好吃的四神湯給他喝。阿亮當下的心情很複雜,也很感動!

梵行饒益是由衷深情的呼喚

 (09-28-20110一止)
經行時想起了開示,「我們能迴向給中國的是什麼?」是一個很好的呼喚~
當常常問自己我能給你什麼?真的就不得不謙虛~
晚上靜坐班,聞思師開示~
1.          中心線在嗎?
2.          有導向慈悲喜捨嗎?
3.          有觀呼吸偵候嗎?
4.          有全身觸嗎?
什麼是中心線呢?有身心兩種~身是呼吸,心是由衷~身心一起由衷的呼吸。
什麼是由衷的呼吸呢?怎麼體會?
邀請同學躺在星空下的木板,去感覺背脊上從頸椎到尾椎這一條直線,在呼吸的配合下享受於秋風的全觸。
後靜坐依舊的去感覺這一條脊柱,感覺風從哪裡來,又從哪裡去,感覺著風由外而內拉入,感覺呼氣由內向外推出,內外風成為一個出入身體的所緣~
之後兩兩一組去感覺背對背靜坐,去感覺中心線的接天接地~
同學都歡喜於兩兩靜坐,中心線不用找,就在那裡,很快的感受著呼吸帶給身體的飽滿~
同學問說:坐姿中正開始,對呼吸有感覺,就是由衷的呼吸?

一個30年大學教師的告白

(09-28-2011一湛) 
今天是教師節,先跟給我全新生命的佛師,致上深深的感恩與感謝。
自己從事教職三十年,教過的學生應該有上萬人,一直認為這是上天的恩賜,最好的菩薩事業,我熱愛這個可以傳達信與愛的工作。
早上走在校園,學生此起彼落的「教師節快樂!」,面帶微笑回應他們的由衷,內心感受到的是大家的殷殷期盼。
靜下心來反省卻是滿滿的慚愧,除了餵飽一家人,我到底對學生有起過怎樣的影響呢?學生上過課,對他們的人生、社會真的有正面的幫助嗎?為什麼三十年的台灣在某些方面是不進反退呢?
年年都在過教師節,今年感觸特別深,聽了師有關於「義饒益」的開示,才猛然驚覺,自己的無知已經成為傷害無辜者的幫兇,當年振振有詞的自己,竟然是國民黨豢養的看門狗,我的認真辯護竟是台灣民主的絆腳石,如果不是師打開我的心眼,我可能還會愚忠下去,想來真是不寒而慄。

說話很像這位日本小孩

 (09-28-2011一三)

電影《賽德克.巴萊》日本小孩

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日本小孩看見原住民為土地所有權爭吵,便對著他們大喊:「你們吵什麼!這是我們日本人的土地。」小孩的一句話,讓在場的賽德克族人全都噤聲不語,小孩的語氣是那麼地堅定,那麼的理所當然。
有時候,覺得自己說話很像這位日本小孩。
當聽見有人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的時候,就會很不以為然地反駁:「你們吵什麼!台灣本來是我們中國人的領土。」
當聽到有人推動想台語文,就會很不屑地解釋:「你們吵什麼!國語本來是我們中國人的語言。」
當聽到台灣人說自己受到被殖民的不公平待遇時,就會很超然地揭示:「你們吵什麼!難道要一直活在過去嗎?」
當看到有人在立法院打架、衝撞,就會很清高地勸阻:「你們吵什麼!難道一定要這麼暴力嗎?」
當看到有人推倒兩銅像,想要把中正紀念堂改成自由廣場時,就會很生氣地反應:「你們吵什麼!難道忘記是偉大領袖將台灣建設成復興基地的嗎?」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六合三俠》中的老和尚

 (09-27-2011 一逸)
整理師的開示:
當一個人一直想像自己有很多缺點或者我慢,有了刺激時,自然會用這種思考習慣去反應;但如果把自己想像成是是佛陀、神或法身的時候,自然會用神的角度去看事情。
「我」只是過去的習慣,如果「我是法」的話,自然會根據「法」看事情,我們不要用「過去」作為「預算」,要用「法」作為「預算」,這樣就不會「亂花錢」了。要學習《六合三俠》布袋戲中的老和尚,不會亂打、亂回招,而是「我有一招,容我等一下、想一下。」你已經學過了,已經知道什麼事情該用什麼來反應,不要用過去的自己認定自己,可以從別人那裡去看看是否有你不知道的招數,我們是修行團體,要學習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日記要寫你的身口意有沒有多一個、少一個?對人有沒有真情流露呢?寫日記重覆寫卡卡的東西,表示心中沒有出口,心與境沒有交流,常常不知道該怎麼辦?台灣的問題寫都寫不完,我們大家都還在尋找聚焦的東西,還在找對的點寫。日記的重點不在多,而是流動,可以帶動方向,每個人都是小溪,匯成大河流,每個人的日記會各有各的聚焦,但是要有感情和流動感。
講述一件事情時,學習如何在很短的時間表達。台灣不是藍綠問題,為何不用「政治主張」來區分,因為用顏色區分的話,無法討論問題的。從沒有那麼對立的地方談起,「我們台灣最需要做的是什麼?」「國家和人民的關係是什麼?」「國家是僕人嗎?」「中華民國的憲法是誰制訂的?是中國制訂移植來台灣的,沒有經過台灣人同意。選中華民國的總統是不得已的遊戲規則,不然就國民黨一黨專政就好了。國民黨想集權又不好意思,只希望民進黨當個花瓶就好,根本不想透過民主程序。」

臺灣能給中共甚麼

 (09-27-2011一恩)
靜靜閉眼聆聽,一場殊勝的法會正進行著
彼岸那端的聲音,老婆心切,如耳提面命
月兒整晚躲在雲裡
而他對世間的愛
卻如白晝的艷陽 讓整個禪堂發光
…………………………………………………
從宗教家的眼裡看政治
從古往今來的歷史看政治
從天與地的源頭看政治
從土與根的連結看政治
…………………………………………………
就像枯竭的旱地
因著智慧與慈愛的雨水 滋潤 復甦
小溪終將匯集成河流
身口意清淨 本是世間和平的開始
口耳相傳的托缽
才能揭穿制憲的謊言
才能幫助真正民主的建立
…………………………………………………

生命的突然陷落,轉空

 (09-27-2011一智)
上早班。聽到音響播放齊豫唱的forever,跟護士分享這首歌的歌詞和意義。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14937859,文中,提到三毛
三毛常說:「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是否痛快的活過!」,她曾經在撒哈拉沙漠,體驗到靈魂的昇華,曾經在那裡輕輕歌唱,喚醒荒漠裡的繁花,而不知疲倦的駱駝,與沙漠中的仙人掌一樣,迎著風沙,思緒伴隨著遙遠的思念。這是永難遺忘的 Forever。』
護士說他對三毛的文字,感覺虛無飄渺,不是很懂。但他對現實的人性體會較深,他常問自己:一輩子作護士,打針、抽血、衛教嗎?他也把這問題問了藥師和他男友。大家都告訴他人生就是這樣啊、、、。
我稱讚他很有慧根,會問這個問題。他笑說:很多人都這麼說!
感覺我倆好有默契。我繼續說:但您沒遇到好的老師指引!人生不只這樣子,生命可以隨時充滿感動的,即使您每天做著重複的動作,但是內心的情可以很深,都有第一次的新奇有趣!就像您的工作,抽血、衛教,都可以是愛的表達啊。

普世價值就在談世間苦難

(09-27-2011 一止)

摘要今晚的開示:
如何跟人家分享?找到彼此的共同話題?
普世價值、軍隊國家化、司法官的黨性要拿掉、教育方面及台灣的就業機會。
比如
甲是一個喜歡跟中國人(沒有民主的國家)交朋友,
乙是一個喜歡跟美國人(有民主的國家)交朋友。

乙問甲:你喜歡跟中國人交朋友,有什麼好處?
甲回答:好處很多,一來避免戰爭,二來帶來兩岸和平與經濟的繁榮。
乙繼續問甲:那你能給中國的是什麼?
甲回答:促進兩岸的經濟繁榮,技術轉移。
乙繼續問甲:那你的技術轉移,中國學會了,還是會要你嗎?
甲陷入思考~
乙繼續說:我們可以給中國什麼好的迴向?

我們一起來想想:我們能夠貢獻給中國的是什麼?
選舉不公(用黨產選舉)能給中國帶來什麼樣的印象?若一直是操弄式的黨產選舉,能給中國什麼好榜樣?!媒體不能超越黨派,能給中國帶來什麼好榜樣?

完全打開生命的格局

(09-27-2011亭伶)
布袋戲《六合三俠》的老和尚
1.          修行根本的問題是把自己看成什麼?如果是神、是佛陀,觸境來時,自然就有神、佛的反應,如果把自己看成有很多缺點、我慢的自己,自然也會有相應的反應,刺激一來,就照著過去的反應,如同我們會以平均的收入作為支出的預算,為何法不是你現在的預算,你已經學過,完完全全的學會,當下的作意就是「我是法」,學而不用不是很奇怪嗎?
2.          布袋戲《六合三俠》的老和尚每次挨打時都說,容我想一想,雖然他忘了,至少不會亂回招,就是要透過練習,縮短忘記法的時間。修行團體注重的就是把法用在對的時間,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時間點是最重要的。最近修行日記都沒有人在寫這個,注意身口意有沒有多一個少一個,有沒有對人由衷,真情流露,都是日記可以寫的。
3.          台灣的東西應該是寫不完的,重要的是找到對的點,要有感情、要聚焦,內容不用多,而是在於能流動、帶動方向,現在大家都在提方向,各有各的角度,看能不能匯聚成河流,現在寫得還不夠好,如果夠好就會有人引用。
4.          台灣的問題不在於藍綠,而在於國族認同,劃分藍綠就像在分人種,把人分成藍皮膚和綠皮膚,無法分辨政治見解。可以用政治主張來分,把自己的主張簡短的陳述出來,一貼顏色標籤就很難討論。把統獨看成舊議題,是一種逃避。

相遇是一切的開始

(09-27-2011一心)

i’trôtra國際當代舞蹈節海報

下午,參加「i’trôtra國際當代舞蹈節」舉辦的「專業工作者的對談」,地點在法國機構(Institut Français)頂樓的排練室裡,與會者除了此次藝術節的各國外團隊代表,也有很多馬達加斯加國內的舞蹈工作者。大家陸陸續續就座後,發現椅子一圈不夠坐,於是,在圓周加了些椅子,也在圓內加了一些麻繩編的、塞滿稻草的小圓凳。
L’express報的女記者開場歡迎大家,把今天討論的主軸定在「(舞蹈)藝術家和社會的互動」,並邀請主辦人Gaby Saranouffi從她八年來主辦該活動的經驗出發,分享她所遇到的困難以及心得。
其實,脫離殖民者而獨立後,許多非洲國家面臨了經濟瓦解、政治混亂的處境,於是,再度求助於前殖民者,很多人或者乾脆以非法、合法的方式,前往語言相通的前殖民國尋求發展,而Gaby,屬於「選擇不離開」的一代,如她所說:「我的國家有很豐富的文化,但正在消失中,我不想失去我的『身分認同』!」於是,她拒絕了前往歐美工作的大好機會,而留在家鄉,以藝術創作來催生社會、經濟、政治上的變革。雖然,身為一位年輕女性,她必須不斷地奮戰,才能夠讓她所要傳達的訊息被聽見,但經過多年努力,她的成果有目共睹。2008年,Gaby被馬國媒體選為年度藝術家,也被提名為「對馬國發展有積極貢獻」的十位人物之一,那十人之中,她是唯一的藝術家。

當代舞蹈的女性力量

(09-26-2011一心)

早上,去參加藝術節的記者會,地點就在法國文化協會(Alliance Française)的大廳,其實,前幾天,藝術節已經舉辦過記者會,說明活動內容,今天這個記者會,主要是來介紹各國的參與藝術家,讓大家自我介紹,並且說明即將呈現的舞作。
記者會
記者會開始前,一位年輕的馬達加斯加獨立舞者上前來自我介紹,尋問有沒有到台灣學習當代舞蹈的拿獎學金計畫,昨天遇到的肯亞青年也好想來台灣交流,看到渴望學習、求知的心。
記者會進行的語言主要是法文,只有少數幾位,像是烏干達的Valerie,南非的PJMoquete,還有代表台灣的美光,用英文發言,再被翻譯成法文,所以,無法完全了解討論的內容,還好,有本團外交部長兼無敵親善大使小珠,替我們翻譯、並匯整資訊。
在大家都發言完一輪以後,當地報紙「L’express」的一位女記者問說,為什麼這個當代舞蹈藝術節裡,馬達加斯加本地的團體佔少數呢?這引發了熱烈的討論,其實,許多來自國外的參與者都因為跟主辦人Gaby相遇,或者有了長期的合作交流經驗,才會選擇不辭老遠地來到馬國,也正因為當代舞蹈藝術在馬國是一個很新的領域,資訊或教育資源都嫌不足,所以,更需要外來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