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9日 星期四

擁有謙虛的寶

(11-29-2012宥娟)

聽到「你觸境時的反應是『法在外面』」,似有所悟,原來我悖道甚遠,根本不懂法!
認真地重新聞思「謙虛」,細細咀嚼師字字珠璣的開示:「謙虛的意思是我願意學,永遠都願意學習。覺得自己很夠了,就不會謙虛好學,就會以貌取人,從行為論斷人高低。謙虛是好學,學會看心不看身,看不見心就千萬別論斷身。永遠覺得自己迴向得還不夠好,永遠覺得謙虛裏面有一種灼心的慚愧!
感覺我做得不夠好,但我願意好好做;過去什麼都不是,願意從當下的每個身語意開始。這種態度就是謙虛。凡事起頭難,願意起個小小的頭就是謙虛。謙虛有一個很重要的內涵,永遠不要看不起自己的小,因為小也是一個開始,願意開始的力量是最可貴的。不放棄那個力量,不放棄自己的小。雖然自己的功課做了,進度卻看不太出來,但是光願意繼續這樣做的動力就很可觀了。 
妳只能永遠做自己的對,永遠不要去抗拒別人的不對,在尚未做到謙虛之前,你不可能確知別人有任何不對。你能看見的永遠是外顯的行為,不可能是內隱的起心動念。有謙虛才能有信心。沒謙虛的信心只是一種膨脹偽裝。謙虛一定是看到世界真的很大,看到自以為是的荒謬。謙虛一定是永遠主動帶路不怨路。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越是忙越是要慢


(11-28-2012靜芳)
阿芳,你有看到永康的那本簽簿嗎?咦??簽簿!我說:怎麼了,今天還沒有動到簽簿,在架上找不到嗎?惠玲說她也沒有動啊,才剛要來拿就不見了。
我說:嗯,先想一下,昨天的貨有出完嗎?有沒有放在今天要出貨的籃子中
都沒有哦,於是就只有一個人可以問了,「阿卿伯,簽簿啦,又到哪裡去了啦」,阿卿伯說:這個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昨天真的有把簽簿拿回來。開始把昨天下午的行程交待一下。我說:咦,你會不會把原本要丟的留下來,要留的給…阿卿伯說:不可能啦。
因為簽簿上都是交貨廠商的簽收單,要依據這個才有辦法對帳、收款,上一次不見時,阿卿伯也是如此篤定的說:不可能啦,我一定有拿回來,結果呢?本子掉在客人家的上坡處。
再上上一次,就是真的不見了,找不到,再之前,有太多次都是在「不可能啦」之後找到本子的。
因為知道阿卿伯的個性是真的很認真、很努力的在工作,但就是用心度不夠,所以常常遺東忘西。但這是人的個性,不是本性,我無法改變別人,所以只能改變自己。

今天學好多喔

(11-28-2012 玲真)

午後,四姨、二嬸跟表姨來娘家探望媽媽。四姨和二嬸晚很久才到,因為她們坐到相反方向的公車,繞了好遠的路。二人一進門就直嚷頭暈,二嬸尤其是滿臉慘白!
徵得她的同意後,我幫她按摩頸肩和頭。跟她說,輕輕的吸氣,呼氣放鬆。嬸嬸很配合。幾分鐘後,她開始發出很奇怪的聲音吐氣。她說是憋在她身體內的氣被逼出來了!吐了好幾次氣後,嬸嬸的臉終於有了血色,也終於「回神」了!
然後趁她們四「姊妹」在討論各自的健康狀況時,我到客廳經行。聽到阿姨和嬸嬸好奇的問媽媽我在做甚麼。
心裡尋伺著,有可能教她們嗎?她們四人,年紀最長的是媽媽,83歲。最年輕的是四姨,74歲。
後來嬸嬸主動問我,我是在做甚麼運動。我說:走路禪。
嬸嬸很感興趣,於是我開始教她二步經行。四姨和表姨也靠過來學。
嬸嬸最認真學,一遍遍的重複「吸氣,提腳。呼氣,落腳」。
我:「我們老師說,睡覺前如果這樣走一走,會比較好入睡。我們老師也說,每天這樣走,就不會便秘!」

為何安靜下來

(11-28-2012一心)

下午,Yoyo來訪,在約定時間的三十分鐘前,我放下手邊的工作,做定課,沉澱身心,好讓我們的相處,更有品質。
我們今天討論到修行的一個常見困難,就是「上座」(暫時隔絕複雜環境因素的狀態)的體驗,無法用到「下座」(日常生活)。就好比有人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身心靈工作坊,但是,在工作坊中的感動與喜悅,一回到現實世界,又破功了,學習到的理論、觀念,無法落實在最基本的人際互動上。
Yoyo說,她認識一個佛教徒,常常把「感恩」兩字掛在嘴上,但是,聽起來都好像教條:「他都不會問問自己,他說那兩個字的時候,心底真的有『感恩』的感覺嗎?」
關於這個問題,師有回應過:「臺語的感恩與謝謝、勞力一樣,是一種問候用語,關鍵不在字的允當,在態度由衷否。所有的問候用語,早安晚安吃飽沒?都是同樣的意涵。越南人不講謝謝,只講感恩,發音與臺語的感恩完全一樣。

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她真的準備好了


(11-27-2012一湛)
女兒很開心的跟我說她考上駕照了,她的行動更自由、世界更大了,她說嶄新的世界等著他去體驗去開創。
我說:移民有很多要去了解去適應,剛開始會辛苦噢!她說:人生就是一次,只要學到的都是自己的本事,都在鍛鍊自己,只要不斷面對問題超越問題,擁有能力還是開心的。
她說:即使有人照顧你,衣食無缺,那樣的幸福並不是我要的,我喜歡自己去嚐試、自己去開創,去體驗自己的潛能,去享受完成事情的樂趣,我希望自己是有「活著」的感覺,而不是追求一般人所謂的「幸福」。很高興看到她真的準備好了。
她說:台灣的教育太制式,把每個人都變成相同的人,很多人失去熱情,沒有熱情很難專精,也很難有創意,大家都跟著別人走,缺乏開創性,難怪競爭力一直下降。我們談了一些最近時局讓人不安的地方,也互勉各自努力,希望對世間有幫助。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李安心中的老虎

(11-26-2012一三)

李安拍電影常是他認識自己、認識世界、認識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過程。我們看電影又何嘗不是?拍電影把自己完全放進去我們看了電影又如何發現每一個隱藏的自己,然後做自己的最真
沈船之後,少年Pi(圓周率的符號π)與孟加拉虎理查帕克同在海上漂流了227天,在此之前,老虎吃掉了同船逃難的鬣狗,而鬣狗先後咬死了扭傷腳的斑馬與紅毛猩猩。只剩下少年與老虎的小艇,孤立於汪洋大海中,而老虎盤據了小艇,少年只能立足於老虎爪子搆不到的地方。
少年害怕老虎一口吃掉了自己,所以必須戰戰兢兢、保持清醒,並且在老虎的威脅下,獵捕維持生命的魚貨、囤積可飲用的淡水。老虎會暈船,其獵殺本事幾無用武之地,老虎必須仰賴少年提供食物和水,而少年也願意分享。彼此的關係,從一開始的恐懼、不信任,然後不打不相識、搶地盤、建立海上維生的秩序與默契,到最後,少年好奇老虎會在星空下想些什麼,而令少年心碎的是,老虎上岸後,竟頭也不回地離去

修行動力更明確

(11-26-2012 一心)

下午一點,Stephanie準時出現在聖脈,那感覺,就好像她從來沒有離開過台灣!
我們坐在六樓的小禪堂,和她分享最近活動的照片,她問起這一年多聖脈的轉變,我們就告訴她,師開示說,修行人常常自我感覺良好,慈悲喜捨只用在打坐,用在修行人的小圈圈裡,卻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把慈悲喜捨用來面對分配正義,貧富差距,生態浩劫,白色恐怖...經濟、政治、教育等等不同領域的問題。
我們的社會裡,這種孤立因緣的宿命論,對問題的搪塞、迴避,尤其盛行,以傳統佛教為例,慈濟只做下游的資源回收,卻從不問核廢料可以回收嗎?被汙染的空氣、土壤、水資源可以回收嗎?可以因為慈善而變更保護區嗎?
彷彿只要是離開了佛教字彙的東西,信徒們好像都沒知識和勇氣去討論,以至於與社會現實、國際情勢嚴重地脫節,苟且偷安的獨善其身,短視而見樹不見林,不僅障礙這個社會的發展與進步,更無助於佛教真實義的流佈。

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面對未知對準天地

(11-25-2012 一逸)





下午看了一部李安導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頗有宗教味道的影片,電影3D的特效讓我看完後還在暈船的感覺,故事的情節很簡單,可是卻蘊藏著豐富的意涵。
主角PI19歲的蘇瑞吉飾)是個印度男孩,他熱愛宗教(他同時信仰基督教印度教回教),家裡開的是動物園,對動物十分了解,有愛他的父母跟一個哥哥拉維1976二月,印度的泰米爾納德邦政府解體,PI的爸爸認為這是甘地夫人踏上極權專制之路的最後一擊,於是決定舉家遷移到加拿大
在前往加拿大的過程中,他們以及他們動物園的動物所搭乘的輪船「奇桑號」因為不明原因意外沉沒,在混亂之中,PI被水手丟上一艘載滿動物的救生艇,上面有一隻鬣狗、一隻斑馬、一隻紅毛猩猩,以及一隻孟加拉虎,他運用他的動物知識與動物和平共處,靠著宗教信仰堅定意志,在太平洋上撐過了227天。
影片中有相當長的時段呈現了PI在面對一望無際的海洋上如何和孟加拉虎從對立到和平相處的鏡頭,就如同每個人的生命旅程,在浩瀚的宇宙中修行,孟加拉虎代表著人的貪嗔癡,從對立到降服需要信心、慈悲和智慧,旅途中有時候是風平浪靜,有時候是暴風雨帶來的驚濤駭浪,不管是什麼都呈現了各種境界的考驗,在在考驗是否願意將自己全然地交出去,相信因緣,交給上帝指引,在順境中一旦放逸輕忽就有可能喪命,斷送了修行的路,生命的無常就在一瞬間,如果沒有把握機緣一一感謝生命中陪伴同行的人,一定會感到遺憾的,片中的PI就是一夕之間失去家人,都來不及說聲謝謝。
漂流了227天之後來到海灣,PI無力地躺在沙灘上,望著孟加拉虎離去的背影,一去不再回頭,永遠離開了,他的內心好想對牠說:「謝謝你,因為你讓我有生存下去的勇氣…」彷彿就是表達著痛苦是修行的沃土,貪嗔癡可以淨化為慈悲喜捨,一旦成為慈悲喜捨,貪嗔癡就永遠離去了。這讓我想起影片《教宗約翰保祿23》教宗曾說過:「慈悲不是天賦,它是不斷看見自我,放下自我,長久鍛鍊出來的。」
看完影片後,影片中的對話和影像浮現腦海中,像是金玉良言一般地提醒呼喚著:讓自己完全透明,交給上帝指引,對不可知的未來謙虛感恩地面對,冥冥中上帝自有安排,活著都只是為了見證法,唯有時時對準天地,接天接地,生命才會無懼無礙! 

孩子的另一種可能

(11-25-2012郁曼)

  早上在臉書看到電視劇導演蔡岳勳于小惠夫婦靈魂教育觀下的小孩,現又見證我們的下一代不只繼續被填鴨,而且更苦難(因為我們那時只需讀「國立編譯館」一個版本,現在每一科都有七、八個版本的試題),因而影片末了蔡導的話不時浮現:「是不是有另外一種可能,讓孩子可以有更好的發展,和更完整的靈魂的呈現?」
聽說7年前蔡岳勳曾過度責罵小孩,當時5歲的兒子嚇到尿失禁,於是他反省自己,是不是要將威權時代的親子關係帶給下一代。
當兒子讀國小二年級,不會把字寫在框框裡面,不會按照學校規定天天帶手帕,不懂怎樣讀書才能考試名列前茅。他從兒子身上,看到自己以往讀書時的挫折,不希望兒子受到同樣的待遇,他決定與妻子相互鼓勵要做到:「孩子在外受挫折或撞擊時,回家後父母可給他們充足的愛。」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推動更多人的幸福

(11-24-2012一心)
讀到美國攝影記者Stephanie Sinclair的報導「兒童新娘的祕密世界(The Secret World Of Child Brides)」,她花了8年時間,在印度、葉門、阿富汗、尼泊爾和衣索比亞,持續追蹤報導兒童新娘的問題,在一些開發中國家,因為貧窮、家庭債務或迷信(比如,跟年輕處女交可以帶來好運,可以治療HIV…),即使未成年婚姻被法律禁止,兒童新娘的傳統,依舊頑固地持續著。每年,全球仍有上百萬的兒童被迫進入婚姻,其中有些父母或許以為此舉可以帶家族脫貧脫困,卻往往加深了貧困與苦難的循環。
當其他兒童在遊戲、學習時,這些兒童新娘在做家事、帶小孩,甚至被迫與年長的先生交Sinclair透過攝影鏡頭,期望讓這個現象,引起世人的關注。
我聯想到翁山蘇姬的話:「請以你的自由,來促進我們的自由。」一直覺得,幸福不是理所當然的,在物質水準相對充裕、人權受到相對保障的地方生活,我們的幸福,如何能推動更多人的幸福呢?

2012年11月23日 星期五

禪修功德

(11-23-2012 一無)

看到同修問:每年參加冬夏禪的功能在那裡?
覺得,冬夏禪很讚,但是生活歸生活,禪修歸禪修,如果無法體會到禪修對生活的幫助與功能,身心就落入對立式的對待生命,上坐就跟下坐無關,因而失去了回歸自然的禪修目的。反而覺得,親教師十月回臺的密集開示,對她更受用。
我想,這個問題不僅僅是的問題,也是大多數同修與學員的問題!
我喜歡禪修,也看到禪修對我非禪修的生活帶來的幫助。
若要談禪修的功能在那裡,我會從沒有禪修功能的日子,開始觀察!自己會變成什麼樣的自己?
從這裡開始比對,我對禪修的功能就更清楚了。

馬英九再拒達賴喇嘛入台

(11-23-2012林楠森)

台灣外交部拒絕讓達賴喇嘛到台灣參加一場國際會議發表演說,其理由是「目前時機不宜」。
達賴喇嘛是被國際職業婦女協會邀請,在其下個月初於台北舉行的亞太年會上發表演說。這是馬英九政府第二次以此一理由拒絕讓他到訪台灣。 
國際職業婦女協會說其已得到達賴喇嘛的同意出席此一會議,該協會的台灣分會負責人呂秀蓮通過發言人批評台灣當局顯然是怕北京不高興,而拒絕對達賴喇嘛核發簽證。
台外交部否認再度拒絕達賴喇嘛入境是因為北京壓力,其在立法院也否認是受馬英九指示,並稱這是本於其職責的決議。
如同2008年首次以同一理由拒絕達賴喇嘛入境時一樣,台外交部說這是基於國家整體利益考慮。但是官員在立法委員質詢時,無法回答其所指的國家整體利益是什麼。
外交次長柯森耀在立法院被連番問到何時才是達賴喇嘛訪台「適宜時機」時,也未作出具體回答。

2012年11月22日 星期四

舉幡結緣

(11-22-2012一寂)

利用近中午時外出舉幡(中午會有外食用餐,路上行人較多),第一站去那裡?閉目問問天,出現「永安市場捷運站」,那是我長大的地方,想用舉幡來感謝這塊土地。
到了捷運站出口,找到一個不會淋到雨的地點,舉起「身苦還是心苦」的牌子,不一會兒,保全來趕人了,離開的時候,附近的小販好心告知,「捷運站不可以做廣告,所以我們才會站到這裡來。」
觀察一下,捷運站出口處有好幾個攤位,不太適合舉幡,還在邊走邊看時,被一位中年男子攔了下來,他看看法語,然後開始談他的想法,聽著聽著,他越說越離譜,「歐巴馬這次會勝選,都是我操的盤」,「我要引進杜拜的資金,台灣這樣就有救了」...,知道他只是想要找人說說話,切斷他的談話,離去。
下一站去那裡?去台大醫院試試看。

五蘊是業五蓋是業障

(11-22-2012智美)

今在練習我是創造的源頭,覺得過去好慚愧啊!但也更清楚為什麼「永遠只對人好不對人不好!」
看業盡情空——《無我相經》。因緣法:不是[] 不是 [我的]!若凡事都變成都是「我」都是「我的」,這叫做業障。佛陀教我們解脫,就是解脫這個「業」障,我有「業」,但業不是「我的」。
我一直不懂「我有業,但業不是我的」。業是「我所生的」但不是「我的」。
有業、有業報身,不等於有業障?
重溫師的開示:
我有「身體」,但身體不是「我的」。
我有「感覺、感受」,但「感覺、感受」不是「我的」。
我有「想念、想法」,但「想念、想法」不是「我的」。
我有「注意、意願」,但「注意、意願」不是「我的」。
我有「覺察辨識」,但「覺察辨識」不是「我的」。
我有色受想行識、有生有滅「五蘊」,但「五蘊」不是「我的」。
什麼是「我有」?「我有了」是懷胎妊娠,生命就是「我有了五蘊」!
五蘊就是業。業不是修行的遮障,五蓋才是,所以五蓋又名「業障」。
冶煉五禪支性格,上座下座打成一片,可掀起蓋頭,打斷五蓋的結使。

把握不舒服的機會

(11-22-2012一心)

昨天才佈達說,今天開始要練習醒即起,不賴床,可是,一早醒來,窗外的雨聲滴滴答答,身體蜷縮在濕冷冷的棉被裡,胃一陣陣收縮、疼痛,全身沒力氣。想起昨天的晚餐,有幾樣都是剩菜,是不是吃進了不新鮮的東西?醃蘿葡的味道,此刻想起來,令自己作嘔!
所以,我賴床了!在床上,呼呼惜惜自己,胃裡面,好似有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把我的身體,一層又一層、由內而外地、抓皺了。為了不要讓自己越來越緊,我試著做仰臥的英雄式,讓那些皺起來的地方伸展一下,等到稍微舒服了些,就坐起來,在床上打坐。
脊椎,像是在被小螞蟻啃食般隱隱作痛,脊椎周圍,都緊了起來,薦骨還有頭顱骨附近的緊,特別明顯。一面打坐,一面跟我的身體說對不起,我以後一定要好好注意飲食,不要為了圖方便,或是怕浪費,而把不新鮮的剩菜吃進肚子裡。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人類同理心不如鼠輩

(11-21-2012 Tottoro)
科學家在多年前早已發現,所謂「同理心」的親社會行為並非人類獨佔的特質。但去年底發表於國際頂尖的科學(SCIENCE)期刊(Science 334)的一篇報告,是首度證明鼠類對受苦的同伴有強烈同理心的先驅實驗
研究團隊是由芝加哥大學多名心理學和神經科學家所組成。在這項研究中,每兩隻同性別的大白鼠,先被關在同一個籠子裡兩個星期。在真正的測試中,其中的一隻被放進透明的方形盒子中自由行動,而另一隻大白鼠雖然也在盒內,但卻被困在一個塑料透明的圓管中。所以外面的大白鼠能夠看到,也可以聽到被困同伴的聲音。

無法想像的第五種「馬」

11-21-2012李中志

佛祖曾用四種馬來比喻世人深淺不同的根器。第一種馬為良馬,不但日行千里,還能體察主人的心意。只要主人輕揮馬鞭,或見鞭影,或觸其毛,便知左右緩急,隨御者意。第二種馬反應稍慢,無法一見鞭影就知主人心意,必須鞭其皮,扯其轡,方知奮起而馳。此種馬雖然被動,但加以適當的驅策,仍能日行千里,不失為好馬。
第三種馬是庸馬,不但對鞭影視若無睹,連馬鞭轡繩也難讓其會意,一定得用力鞭打,痛入皮底肉裡,才懂得上路奔馳。雖然辛苦,但至少還能駕馭。第四種馬為劣馬,好吃懶做,皮又特別厚,即使主人已火冒三丈,鞭如雨下抽打皮肉,還是無動於衷,非得等到主人忍無可忍,以馬刺踢刺,讓牠痛徹骨髓,方知邁步前進,此為下等之馬。 
佛祖問眾弟子,你們要當哪一種馬?其實人人天生的根器不同,未必能成為第一等的良馬,但修行則在後天,努力當匹好馬並非不可能,至少也要當匹庸馬把本分做好。無論如何,萬萬不能賴皮當劣馬。 

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生命中最大的福慧

(11-20-2012 一賢)
晚上共修會,由一三主持。討論與報告重點放在修行的方向和進度。
這幾週以來一直將自己的修行方向定位在師隨念,進度則放在說話慢八分之一拍的尋伺。每天早上起床後,就急著想要做定課,感覺這樣的急也是沒有導向的。
一心的方向也是師隨念,但他會先做這一天計劃和佈達,看要做那些事情。他也會在累的時候,做師隨念。並在每天晚上對自己的漏向上天告解。
感覺自己進度不夠明確,說話慢八分之一拍,只是一個概念,沒有再細分下去,就感覺好像只是一個方向,不像是一個進度。
一三提醒師開示說:「同一個進度如果超過兩個禮拜,就比較像是方向了。
同意這樣的說法,就想到可以把放慢說話八分之一拍當做修行的方向,那進度呢?
一、首先要能敏感地看到或聽到境界。
二、在觸境時看到身體的覺受,是苦、是樂。
三、對觸境心裡生起可意或是不可意。
四、有言行的衝動,或是有放慢說話的速度。

來去都很真

(11-20-2012素哲)
下午去熟識的美容院剪髮(剪髮200元),一人坐椅,美髮師聊起八卦~某人往生,先生哭得死去活來,沒想到沒多久就另結新歡 .. ,有點鄙視這男主角,話說得不大好聽。跟她分享自己的大姐41歲就往生,大姐夫至今30個年頭還是沒再找第二春,鶼鰈情深情分依在,每個人各有因緣,別造口業對人不好。在佛陀眼中,「妻子往生,先生哭得死去活來先生很真,「沒多久就另結新歡」,先生也很真
自己曾經發生過因故對某人起嗔,沒幾天那個人好端端的突然心肌梗塞往生,難過來不及跟她說對不起,這件事一直提醒我永遠對人好、不對人不好,也希望跟她互勉。感恩透過學習,在說話中慢得下來、尋伺身語意,口氣眼神都透露出只想做最真最善最自然的自己。
師說:「尊重人是義務,受尊重是權利。」人有自由選擇愛情的權利,沒有對他人起嗔的權利。例如:對別人的愛情沒有說三道四的權利,也沒有不知真相、誹謗他人的權利,更沒有圖利自己、謀害他人的權利。
新聞出現中國塑化劑超標高達260%的害人「酒鬼酒」,跟先生提醒如有朋友去對岸可得要小心喝「錯」酒。

ZARA等知名服飾含毒

 (11-20-2012楊宗興)

國際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11-20-2012公布「全球時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針對20個時尚品牌服飾進行全球抽樣調查,發現許多知名服飾品牌產品含有化學物質殘留。「綠色和平組織污染防治專案主任賴倩如指出,這次檢測是在全球各地包含台灣29個國家地區,採購141件衣服樣品進行NPE殘留檢測。
結果發現,在29個國家地區購買樣品中,有25個國家地區購買樣品測出NPE所有品牌皆有1件以上服飾測出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141件樣品中有 89件(佔63%)測出NPE,也發現有塑化劑和致癌芳香胺存在。這20個品牌有1/2在台灣有銷售據點。他們呼籲這些國際服飾品牌公開承諾在2020年前去毒,以免危害人體健康。行政院消保處則表示,將與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研議檢驗及下架與否等處理。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迎接「他」的到來

(11-19-2012一寂)

終於看到我帶聞思班的模式:
我常把定課分段,一開始先用定課(坐禪、臥禪),讓學員休息靜心。
然後從定課練習體驗中帶出生活觸境討論,從討論中引申法義;討論中,面對學員的理解,一層層剝洋蔥式的反問,指出生命核心(發大心)。
討論一個段落後,再帶定課,二合一,大部分是禮佛跟靜坐,之後,再一小段的討論,常常是欲罷不能的延到十點左右。
整體而言,定課有做到一個小時,需要加強的,是在每個段落加強整理重點與總結法義。
或許是因為小班,反而可以談得很深入,「原本以為週一晚上課很辛苦,因為週一上班是最忙的,現在反而覺得週一上課很好,內心有期待,上班反而不會累,而且上完課後,週二週三有可以練習的方向,讓整週的感覺變得很不一樣。」
他們的回應,出乎我預期,原來週一晚上課有這等好處。

國之將亡出妖孽

(11-19-2012一日)

台南市北門區近日出現宗教界一件極不自然的代誌。
南鯤鯓代天府又稱五府王爺廟,由兩座廟所組成,大廟代天府,祀奉五府千歲,小廟祀奉萬善爺,是全台規模最大、最古老的王爺廟。最近南鯤鯓代天府後花園打造了一座凌霄寶殿的鎮殿之寶——純金玉旨,裡面用黄金重達一萬八百兩,市價六億元打造6.21公尺、寬2公尺,金光閃閃落成後參觀人潮轟動人山人海。
本來廟寺是讓人拜拜得到內心清淨的地方,現在用一個一萬八百兩市價六億元打造玉皇上帝的牌坊讓人拜拜,而去拜拜人變得不清淨變得不自然,今問有去過參觀玉皇上帝牌坊的人心有何感想,訪問第一個人說:哇!這黃金要拿的只有龍鬚那裡折斷可拿,問第二個人說:哇!這黃金這麽大要拿需拿鏟子來,第三個人說:這黃金要拿要請吊車來吊,第四個人說裝32台監視器又有保全全天候24小時站崗,抬頭、低頭、左右看,到處都有電眼在監看,怎麽拿!
不知那一個天才把一個宗教聖地用的這麼不自然,人心變得這麼個不清淨,就像馬英九一樣把台灣弄得這麼不自然,國之將亡必出妖孽。

2012年11月18日 星期日

以身試衣

(11- 18 -2012 姵谷)

今年景氣低迷,察覺做生意向客戶介紹衣服時,大多數總會猶豫很久才決定要不要買?在推銷過程中,自己有做到觀照說話速度是否太快?口氣是否柔軟?態度是否由衷?但每說完一句話停下來的空間又感覺冷場;於是又趕快找話題接上去;讓氣氛可以熱絡起來。菜市場文化似乎就是要展現熱情跟客戶親切地盤撋搏感情,隨時要化被動為主動,有時就算成交也不一定是客戶喜歡那件物品;而是因為推銷者的口才及手腕才捧人情場而購買的。
如何做到在說完一句話停下來的空間讓客戶不會感覺冷場而想離開?
多體會師說的:「以由衷的心,當兩分鐘的服飾美學顧問,幫助對方選可搭配的服飾,話不在多,幫助對方建立信心最重要。」

站長的話:
以前去市場買衣服我不會挑配衣服,一走進服飾店,老闆娘會打招呼笑臉迎上,在身旁觀看我所看的款式來引領其他愛的形式,有短有長的、有寬有抓腰,一次二次她就入我的心較愛什麼形態,她就主動介紹好多款、莊嚴又不花捎的唐裝,譬如背心,起初所看的身很長,我說太長了,天天做定課禮拜不適合,他介紹有較短的,拿起看看,問她是否有較長一點點的,款式有些喜歡,她把今年新舊款式一件一件讓我試穿,客人一旦走進來,女人衣橱永遠都會少一件想買,女人只要她喜歡的漂亮衣服、是不惜那幾佰元或幾仟元,還有客人不夠錢有拿訂金先訂的。

聲音有兩種

(11-18-2012 玲真)

今天大女儿有幾次講話很大聲。前二次我心裡都沒有起不可意,以為我「免疫」了!第三次,我笑笑跟她說:「不用那麼大聲ㄟ!我耳朵很好!」第四次以後我的心就開始揪緊了!
晚上她看電視時,音量很大聲。我起了不可意。剛好聞思到:「百分之百相信每一個人作任何事,都有它當下的因緣和時空背景,都必須完全的尊重。」,心裡比較流動了!想到自己昨天才跟小女儿說:姊姊對音量不像我們這麼敏感,所以她開、關門都很大聲而不自覺。我們會以為她在不高興,其實她心情好時,開、關門也一樣大聲!
雖然還是很希望她能將音量關小一點,但不敢開口~怕她生氣罵人。後來有注意到,她只有在有歌唱時,才會調大音量。
也有覺察到,心裡會緊的另一個原因,是怕她吵到正在加班的二女儿。後來看二女儿從房裡怡然自若走出來,完全沒有被干擾到的跡象,顯然我是多慮了!
週五晚聞思班,慧玲說,我們會對別人的大聲起不可意、認為不應該大聲,其實是一種執著、一種框框。我們應該破除這樣的框框!

夜心

(11-18-2012 沐沐)

水滴下來
他坐在一片夜裡

夜是水的夢
夜將水的聲音一一拾起

他走入夜的心
尋覓聽不見的聲音

捧起一座竹林
那是風的手

專心守著安靜
風雕刻的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