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1日 星期五

安樂死算不算莊嚴

(2013-05-30 季菁)
一圓說:每個人没有權利決定自己的「生」,但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死」,這是現在熱門的生死學話題。當一個没有活下去動力的人,没有生命品質的人,你以律法限制他,逼他不能選擇安樂死,只得以拙劣手法自殘了結生命,相信這應該不是最好的選擇。
英國知名奇幻作家泰瑞‧普拉契特Terry Pratchett),2007年得知自己罹患阿茲海默症,開始思考以「安樂死」方式離世,他挑戰這個涉及宗教、社會、道德、倫理的「死亡權」爭議。導演查理羅素Charlie Russell),尾隨這位作家踏上「尋找另一種出口」的心路歷程,拍成這部紀錄片:《選擇死亡方式》(Terry Pratchett: Choosing to Die

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聽到石頭的聲音嗎?

(05-30-2013 一止)
前幾天與週一聞思班同修去坪頂古圳森林想
早上我們約在台電捷運一號出口等,毓芳是個好班長,幫忙提醒其他同修早起,還要帶一件薄外套,在山上靜坐需要,一上車,多多就說班長好貼心。
彦伶一上車就說怕睡過頭,整夜都不敢睡,哇!
我們七人開兩部車來到了坪頂古圳,這是以前常與同修來的一條密境,好走不熱。
我們先在涼亭處發給每人講義,先講解一下什麼是森林想,就是不做人我比較想,直接想森林在想什麼?

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佛法的「相」是什麼

(05-29-2013 一寂)
佛法的「相」是「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與立身處世態度的總和」,從這個視角看「個人、團體、關係」,更有助於了解「相」與「無相無對象」的意涵。
取「相」不淨或顛倒扭曲,對關係的理解就不淨或顛倒扭曲。
沒有人可以離開關係、離開環境而獨活,所有的個人問題都在映照(mirror back)社會問題;在華人社會,儒家的尊卑主從是個很重要的「相」,教育上我們被灌輸也被制約,身口意繞不出社會位階的主從文化,華人不是勞心者治人,就是勞力者治於人」,「勞心者」貴勞力者」賤,人一出生就公共資源不平等分配,人一出生就就不得自由競爭。華人對不自由習而不察,渾然不覺悖逆。
真正的人性,在個人的自由與資源不受剝奪時,它有完整揮灑的空間、允許每個人做最真的自己。真正的人性,是慈悲喜捨、是人權。真正的關係,是尊重、平等、絕待、權責相當...
感覺內心有個清晰的理路架構,師與弟子的對話,「對廢死的看法?」「權責相當也是相嗎?」在在都幫我整理內心的架構。
法會結束後,跟mia、小珠在事務處閒談,談到mia的出國專案輔助,她說「我現在體會到這個官僚體系,她就是要展現出不可忤逆的威權,『我有在處理,你不可以質疑,不可以催我』,她不是公僕,她是官吏,高高在上」,「知道華人社會的弊病,反而更知道要把力量擺放在那裡,不需要浪費力氣。」

我接著說「這就是無相無對象」,mia笑著點頭,從出世間的角度看世間,更清楚了。

佛法在敎什麼

(05-29-2013小珠)
今晚新朋友問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她說:聽起來老師您給了我們許多不同的思考及方向,但我很想問您的方向是從哪裡來的?誰?或是什麼給您這樣的想法?
師回答,他相信人性都是一樣的,人類想要快樂,不想要痛苦,但他看到很多人都在受苦、都在痛苦當中,而這些受苦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的不尊重,這樣的不尊重讓大多數人的生命無法開展,無法流動。
幫助每個人都可以有最流動的生命、最好的生命品質,這種思考的動力出發心就是悲心,不捨得生命受苦,希望生命可以走出受苦的輪迴。

2013年5月28日 星期二

神聖的感覺

(05-28-2013一賢)
晚上法談開示,臨時來了兩位年輕新朋友。
一寂的引領詞「讓我們以最神聖、最純淨的心來向導師一問訊」的適宜性就出了問題。
什麼時候、有什麼人的場合就應該講什麼話。
「這樣的引領,新人聽得懂嗎?」
「怎麼跟新人解釋神聖這兩個字?」
師一個個點名,就是在觀機逗教,從每個弟子的回應中,看到每一個人的困難,師也很善巧地去調教每一個人。

在乎「神聖」了嗎

(05-28-2013一三)
當詮釋「神聖」時,同修們多停留在自己熟悉的語彙裡,鮮少能觸動身邊的人。事實上,「神聖」這二個字,早已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如「請投下神聖的一票」,我們有投票的行為,卻沒有「神聖」的體驗。
如果放大來看,會發現我們結婚,不是因為神聖,而是屈服於宗法大家長制裡的無形壓力;我們比賽,不是為了榮耀上帝,而是為了報效國家、報答父母養育之恩。我們很難想像電影《火戰車》裡面,蘇格蘭短跑好手伊利克·里達爾Eric Henry Liddell)在跑步的時候,感受到的竟然是上帝的喜悅。如果是老師,一開始的熱情,很快就被僵化的體制給淹沒,我們也很難想像電影《街頭日記》裡的菜鳥女老師,如何能帶領一群被社會遺棄的邊緣人,一起演出203教室的奇蹟。
我們看這樣的電影,領受西方世界的文明,禮敬他們如此地尊重一個人。反之,當我們看中國、看台灣的時候,又會看見什麼呢?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當教育沒有因材施教…

(05-27-2013 一綸)
「教育除了應提供足夠的多元性,讓每個孩子都能建立信心,還有一個很重要、卻常常被忽略的,是AQAdversity Quotient),亦即面對挫折的逆轉勝能力。AQ訓練最好的方式,是透過遊戲、競賽、運動,在這些情境中,孩子一定會遇到挫折,但因為遊戲本身的好玩和刺激,可以帶來誘因,讓孩子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練習處理自己的情緒、以求更好的表現、過關斬將。電玩,就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但許多父母親只是一味地禁止,不懂得利用這個情境去引導,白白失去親子間互動交流的機會。」
最近,師的開示,都有談到華人文化的特質,讓人耳目一新、眼界大開。聽了,才知我們從小都是這樣被灌輸長大。

《義光》的禮拜過程

(2013-05-27衣穎)
常常搭車遇到李律師,另一方面是是每次邀約而且每次都從包包裡拿出福音宣傳品邀我去義光教會。
關於最近司改會的志工團事務,我也想請問李勝雄律師我可以怎樣與邱案同案被告吳淑貞聯繫,互動內容為何會更貼切。
因為義光的禮拜,我看到週報與耕心週刊。這部分的確都需要人力與時間來投入。我在想開班授課師負責授課,那類似這樣的文字記載或者文宣,若僅是一張紙,那可由沒帶班者來試著編寫嗎?
另外,我看到禮拜過程整體就具足普世價值與靈修,像極了聖脈的三饒益!

不入流的雞同鴨講

(05-27-2013 一心)
飯前合掌禱告:願在每一個小處,感覺神聖,不要輕慢、失神,因為,每一個當下,都很重要!
就在禱告的時候,想起昨天身口意的漏;法會前,一止問:「要不要我幫忙伴奏?」沒料到她會問這個問題,因為,我之所以提早來,就是想跟她排練,我也以為我們是這樣安排的。心想:她這樣問,會不會是因為她不想伴奏?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華人倫理的政治力污染

(05-26-2013一三)
聽完今天的開示,才發現口口聲聲說自己不喜歡談政治的華人,其兩性關係在開展之前,便早已經承受嚴重的政治力污染。華人眼中天經地義的倫理,原本就是儒生設計給帝王愚民用的。
根深蒂固在每一層關係裡的是三綱君臣、父子、夫婦。就位階而言,君臣綱最高,夫婦綱最低,換句話說,在華人的家族裡,子女婚前、婚後都必須聽從父母的管教,必要時,還必須移孝作忠,效忠朝廷。
三綱在華人的結婚儀式中最為明顯,因為沒有信仰,所以婚姻的誓約不是對天對地對上帝,而是邀請主婚人、證婚人來見證。主婚人是父母,證婚人不是長官就是老闆,而最有面子的就是請到總統來證婚。如果面子不夠大、請不到長官,也會想盡辦法買一些大官具名的喜幛掛在禮堂,大家忙著顧面子、擺場面,忙著展示自己的政治影響力,至於結婚立約的神聖性,一點兒也不重要。

靈魂的大事

(05-26-2013 一智)
生命的動力來自於美,對美感的嚮往與追求。這個美裡面,一定有生命現實困境的苦(如老病死的逼迫),張力才大!抽離『苦』的美感,是種造作,是無病呻吟!
把苦看成美嗎?
把迷路看成「美」?把困境看成「美」?你只能在困境裡面看到「美」,但困境不是「美」;困境本身是「苦」,就像窒息的感覺,就像沉到水裡,你如何告訴我那是「美」?苦的時候,真的讓你無法呼吸,但苦到盡頭,真的可以欣賞「美」。
生命的「苦」,就是那種不能呼吸的感覺,那種溺水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覺。
真正的美,美在那個聖地源頭的心,美在單純、美在真情流露!因為生命是幾千萬年很奇妙的演變,像看樹的美,樹皮凹凸不平,皺紋一大堆,再怎麼醜陋、盤根錯節的扭曲,就是讓人感覺很美、絕美啊! 

真愛是讓彼此自由

(2013-05-26郁菁)
師說,每件小事都是大事,這是東方文化的境界。真能這樣對待每件事,那做起事來就好莊嚴,在職場裡就比較不會大小眼,為什麼都叫我做雞毛蒜皮的事,因為在每件小事裡都是在累積做大事的經驗。
請投下神聖的一票,這句話是選舉時常聽到的,但反觀現在的選民有幾個神聖地面對自己投下的那一票?選民給了公職人員國會預算權、也給了總統預算執行權,然後任由他們揮霍破壞,那神聖的一票」還神聖嗎!選民沒有公民意識,臣服於阿莎不魯的鳥籠公投,不嚮往做真正的自己,是台灣人最大的迷失。中華文化把皇帝神聖化,把家庭政治化,黨國不分的國民黨是最惡質的典型。對政府、對黨、對黨主席只有長幼有序、階級、權力、服從。

16歲男孩身上的烙痕

(05-26-2013 一寂)
什麼是靈魂?
「你心中最美最美、最清淨如源頭聖地的那一塊」,師的舉例與問法,讓我覺得模糊。
但是,當我逆轉習性抓取、穿透苦難,回首,似乎又覺得懂,我知道什麼是靈魂,我觸到生命中的最潔淨,生命依歸,誓死捍衛!
什麼是靈魂?
本心,最美最美的出發與依止。
一靖的互動,讓我印象深刻。

政治血緣的符碼

(05-26-2013宥娟)
「雲在青天水在瓶」的神聖與浪漫。
收下一爻水,就等於擁有了一穹宇的青天。當靈魂相契時
讓我們以靈魂立約。
師開示:
「東方文化裡,每一件大事都是小事,每一件小事也都是大事,但這樣的東方文化人在西方常常遇見,反而很少出現在東方。小時候每次聽到請投下神聖的一票!內心對神聖』兩個字很感動也很好奇,神聖,舉頭三尺有神明』,總讓我想到天不可欺。」

清明節

(2013-05-26沐沐)
踱步在記憶裡
撿到一小片唱歌的青石

純白的框包住所有的聲音
街景都被鍍上金黃

是相近卻不再濃稠的血液
歌詞躍起
叫喚遠走了的足跡

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我到底要學什麼?

無垢舞蹈劇場---──《觀》
(05-25-2013宥娟)

整理、歸納或萃取。 

今天下午觀賞了無垢劇團赴俄前的公演《觀》,然後參加了行腳團的聚餐,今天有兩位夥伴在「地下思想室」作分享,算來,是充實、帶點疲倦的一天,不是那麼想要記錄太複雜細膩的心得,早上的定課前後,感覺到一種停滯。

(我問了我自己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到底要學什麼?)

沒有動力的凝滯其實是一種苦,突然發現,沒有足以激盪起身心覺受的虔誠,其實也是一種苦,想想自己充滿愛的時後,想想充滿愛的佛菩薩,那是什麼樣的狀態?又是如何產生?似乎感覺漸漸理解什麼叫做「無有愛」。

愛與被愛,以及無有愛

突然發現,所有生命存在淋漓盡致的狀態,都來自於主動地活出深刻湧動的主體性。

想起了起床時第一幕映入神智的,是昨日《觀》劇裡白色臉孔的河神~寂靜的、虔誠的、純淨的、莊嚴肅穆的定格。一切終將歸於平靜是一件美好的事。儘管婆娑如此撼動天地鬼神。

修行就在找到自然

(05-25-2013智美)
真正的自由就是自然!自然是健康的循環,會有流動跟幸福的感覺!修行就是在找到自然!
在華人的文化儒家思想薰陶下,習慣把不自然當自然,錯把威權當自然,錯把以男性為中心的三綱當倫常,把沒有尊重平等當做自然!有壓制、有主從、有尊卑、不對等的關係,讓人與人之間早已違背人性、失去平衡、失去自然!
當每一次跟家人、跟朋友談論到國家的司法、教育、醫療、退休金、制度~~還有男女之間種種的不公平時,他們總是規勸:「你要認命,這個社會、這個環境就是如此,由不得你!誰叫你生在台灣、誰叫你身為女人!身為女人,本是如此要相夫教子伺奉公婆!拜夫家的祖先!不能太常回娘家!不要把錢挖回娘家(已嫁的女人賺的錢是夫家的,不能把錢拿回孝敬父母) !還要承受傳宗接代」,諸如此類的!

因為了解,所以沒有恐懼

(2013-05-25 靜芳)
不是大就可怕,真正的可怕是因為我們不了解而產生恐懼。
今天乾爹家的狗……阿大要去洗澡、脫毛,天氣真的是太熱了,每到這個時候,我們就會把牠都送去脫光光,以往都是在阿大熟悉的動物醫院洗澡脫毛的,但是這個動物醫院的醫生常把狗狗說得全身都是痛、都是問題,所以這次我們就把阿大送到家附近新開的動物美容院,我家的貓都是在這裡洗的。
之前美容院的老闆娘就有看過阿大,對牠很有興趣,一直說牠好可愛。前天預約要洗澡時,對方先問,會不會咬人,我說:不會,牠只會噢噢叫。告訴對方阿大的罩門就在牠的腳,因為小時候的傷,讓牠很保護牠的腳,不愛讓人碰。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

真正的教改是「多元」

(05-24-2013一心)
今晚法談,師談到:真正的教改是「多元」,唯有讓每個孩子都是前三名,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自信,才是成功的教改。
雖然很多父母有心要透過「欣賞」來替孩子建立信心,然而,卻把欣賞用錯了,誤以為在孩子的行為符合自己期待時,才給予讚美,而當孩子表現不如預期,或者沒有按照自己預設的路走時,就一點也欣賞不來。
真正的欣賞,應該是幫助孩子找到她最喜歡最憧憬的自己,幫助孩子發現最能讓她生命力流動的自己,幫助孩子做自己的最真最美與最好,找到最能感動自己的核心價值,這些都絕不可能透過外在的強迫或置入,它必須來自內在的榮耀感、使命感。

讓每句話烘托最乾淨的心

(05-24-2013 一心)

在台中的時候,跟一無大廚學了幾招功夫,比如說,以前都不知道大部分的葉菜類,鹽巴要最後才放,因為,鹽巴會造成蔬菜「收縮」,太早放,食材本身的滋味就出不來。回家下廚時,現學現用,感覺食物的味道真的比較豐富耶。收縮膨脹的原理,貫通一切!
也體會到,下調味料,是為了烘托食物本身的滋味,而不是讓調味料喧賓奪主。以前,還未參加過聖脈禪修、還未品嘗過法工們準備的「天味」前,吃東西總喜歡吃佐味的醬料,好像不是為了吸收營養、而是為了滿足口感而吃。後來在禪修中,在心很安靜很細膩的狀態下,才體驗到了食物的原味,才深深領悟到,吃,不是為了吃,而是為了透過身體和陽光、空氣、水、土壤等元素的交融,還原生命力的流動與自然。所以,吃完,應該更有能量,而不是昏昏沉沉。

種族歧視者的恐懼投影

(05-24-2013陳俊光)

這幾天,三篇便當文都被證明造假。這是一個好消息,但不能證明「沒有台灣人民瘋狂歧視菲律賓移工」;反而其中一篇證明了:台灣有人歧視台語族群,甚至會造謠抹黑。《立報》記者假造的文章中,刻意在便當店老闆發言後加註「台語」兩字,塑造出台語使用者「會種族歧視、會惡言對待外籍移工」的負面形象。
這幾年來,包括趙剛卡維波等幾位「學者」,都曾為文指責「台灣國族意識有危險的種族歧視與排外傾向」。事實上,從未發生「台灣人民集體攻擊弱勢他者」,或是「綠營領導人主張驅逐移民」等歧視事件。雖曾有人批評過去外省人享有的特權,但那是追求公平、而非壓迫弱者;雖曾有人強調台灣認同,但那是召喚國家忠誠、而非種族歧視。

只要我看到對的路…

(2013-05-24一無)
昨天一早做完定課,一如往昔,在大坑步道散步呼吸時,就想到師對紀涵講的話 (要調整生活作息)…
看似稀鬆平常的一句話,其實,對我們身心的影響非常重要。
我也是親近師後,才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作息。
因為相信師講的,都是有關生命實相與回到生活現實的修行。
以前,我喜歡佛法,喜歡靜坐聞思,但是,那些功夫,根本與現實無關。
這也是從正乾師兄的身上,看到過去的我。

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我是呼與吸之間的空

(05-23-2013一恩)

天傍晚濃郁的咖啡餘香,讓睡前的靜坐充滿了電力。
原計畫40分後鐘臥禪,卻感覺呼吸帶給自己越來越多的能量,欲罷不能,懷著感恩的心繼續享受著呼吸,觀照身心。
幾年來右半邊肩頸甚至到頭部都有氣血窒礙的現象(以前拉單槓時手不小時滑落,摔下時頸部有受傷吧),晚上趁著全身充滿了氣感,很放鬆地讓氣推拿按摩不通的部位,就像皮球灌滿了氣,氣在骨節和肌肉間穿梭關懷著,有種被深層療癒的感覺。

不離生活脈絡的修行

(05-23-2013一心)

補記前天晚上的法會<直指人心──自然>。
「自然」,是我們覺得很熟悉、但同時又很不熟悉的字眼,就像「空」。
空,是流動的基本條件,自然,就是不需要控制,比如說,我們的呼吸、血液循環,植物維管束吸收水分和養分
華人社會一直在定義自然,但是,把自然界定得很玄很不自然,所以,人與人之間很消磨,在文化進展上遇到很大的阻力,甚至,造成國家的衰敗,全是因為違背了人性,違背了自然。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有做人的尊嚴才有文化

(2013-05-22 郁曼)

3天前的講座,師提到「得分」:為什麼沈迷於網路遊戲?因為在真實的生活裏,找不到可以得分的地方,只能到虛擬的世界去找,因為沒有人喜歡覺得自己笨。
師也提到,大部份的男人,是對自己很沒信心的,所以很多的要房事,並不是真的生理有需求,而只是在心理上確認自己有被接納。

獨斷的善惡觀

(05-22-2013 宥娟)

看到了維基百科歷史修正主義裡的這一段關於孔丘的文字,似乎讓我更確認了孔丘對於中華文化的「貢獻」。
以前,一直以為孔子的學說只是被扭曲和濫用,但看到春秋時期,儒家的創始人孔丘就主張要「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為長者隱,為尊者隱,為聖人隱」,公開主張說假話,篡改歷史。孔丘以此為標準,刪改《春秋》等書,將不符合自己觀點的史實刪去。

太早學會反而不會

(2013-05-22 一無)
師開示提到,中華文化的大家長制,都是在告訴我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太早被灌輸對錯的觀念,反而變得不會思考。
聽到這句話,內心感慨萬千。因為,我們從小到大的想像力,就是被這種文化扼殺消失了。我周遭的朋友,也都不知覺的受到這種影響,都活在是非對錯的框框中,然後用是非對錯去論斷人。
這種缺點現象,尤其在禪修靜坐中顯露無遺,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想像力,無法用想像力聯結呼吸與空間,無法用呼吸來潤飾四大,更別談到界作意與空作意。這些難道跟我們受制於傳統教育沒關係嗎?

一起走過那段孤單的童年

(05-22 -2013一寂)

志工媽媽成長班上課,我直接切入主題,「孩子的最需要?」
「信心」,這是大家的共識。
「如何幫助孩子建立信心?」
媽媽們開始七嘴八舌分享教養經驗,我再追問一句,「覺得自己很有信心的媽媽請舉手。」
沒人舉手,大家笑成一團,虹朱說得好,「自己都沒有信心,怎麼可能幫孩子建立信心?」

不要再當小猴子了

(05-22-2013永川)

早上太太:要回台南整理房間,念生起,「啊!需要這麼用力嗎?」感覺太太不開心,回:「交出去吧!呼囝去處理吧!」太太說孩子們那有可能會去整理呢?
送餐途中‧忽然靈光一閃!啊!原來太太在想台南的家啦!齁!我真是呆頭鵝咧!
送完餐後跟太太:哦!原來妳是在想家喔!太太:那有!又不會想囝孫仔,怎麼會是在想家?回:哦!想要回台南整理房間,就是了呀!太太忽然掉下淚來,「啊!原來我還在執著世間!還放不下呀!又傷心!我這在修啥呀!」又下雨了:「我真沒路用的,連這也看不開!」

華人文化的病灶

(05-22-2013 一心)

昨天師開講:
聖脈是一個種子,可以把信心帶給台灣。佛法的可貴就在於,不會看不起自己的小。相信法,一定是世界最好的,才會一心一意想把法傳出去。
現在我們分頭辦事,在微細處,在每個所說所想所做,讓身口意莊嚴!等實力夠了,因緣成熟了,我們會手牽手,為自己、為台灣、為世間、為這個地球,打造最美麗的世界!一切都為了導向最大的效益。
90%以上的華人搞不清楚西方文明優在哪裡,就算到了歐美國家,也不會觀察別人的政治經濟制度,有眼睛也不會看,只懂得跑單幫或享受歐美國家的人權。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不要懲罰受刑人子女

(05-21-2013 一逸)

看到朋友臉書上的一則訊息:丹麥矯正署和兒童福利團體合作所拍攝的四支短片,描繪出不同年齡的孩子到監獄裡拜訪親屬的心情。才明白歐洲國家的進步簡直是無法想像。
「當國家對犯罪人發動刑法權時,犯罪人的家屬無可避免的受到影響,犯罪人的未成年子女受到的衝擊尤其劇烈。受刑人子女因為其父母入監服刑所受到的影響除了包括與父母強行分離的心靈創傷、因親屬是犯罪人而受到的歧視和霸凌。」

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只重親情的無感華人

(05-20-2013一三)

翡翠水庫管理局長劉銘龍表態支持停建核四:「我們沒有犯任何錯,但必須共同承擔苦果,唯一的錯可能就是在該講話時沒講話,該表態時沒表態...局長勇於表態,不過是希望仍就讀國二與小一的兩個女兒,可以活在「沒有核災陰影的世代」,我想,即便是說出如此卑微的真心話,也必然經過了多次人神的交戰,也必須註明這只是「個人身份」的發言。
然而,局長的一席話,其實也反應出了總統及擁核官員的有恃無恐,那就是他們的子女幾乎都不住在台灣,根本沒有後顧之憂。他們不必接受國民教育的洗腦,不必忍受空氣水源的污染,心中自然也不會存在核災的陰影事實上,這些權貴對自己子女的照顧,遠遠超過對自己同胞的悲憫。

我找到了摩尼寶珠

(05-20-2013 一丹)

有機緣分別在西方與東方社會中生活多年,深深體會到東方的傳統文化教育,確實相當欠缺互相尊重的理念宣導。
例如,隔鄰的愛貓人家屢見野貓可憐而餵食,卻無視於周遭因野貓繁衍而不堪其擾,大夥兒多次邀請他做些基本處理莫餵食、結紮等,只是他聽而不聞的功夫了得。
又例如,這陣子同修提及鄰居盧媽媽丟棄廚餘等的舉動造成社區蚊蠅的滋生,果園鄰居燒樹枝致周遭空氣污染。又想到當初前台南中心隔鄰將狗養在我們的騎樓,關說後的答案竟說是因為狗屎尿很臭,所以不願放在她自家的騎樓內餵養。
法會時再聽到郁曼分享菲律賓同事遭逢台菲風波排菲效應的困擾與錯愕。

我雙胞胎外甥的三國橋牌

(05-20-2013育森)

週六晚上常會跟四個分別就讀國中與國小的外甥們聚在一起玩撲克牌,過去在場的每一位總是會為了要玩什麼遊戲而吵翻天,或者要看什麼電視節目鬧的不可開交,大人習慣以威權的方式直接命令要年紀大的讓年紀小的可以優先選擇,但是這種作法一樣很難讓其他人接受,尤其是大姊的那對雙胞胎兄弟。
因此常會有一方在看電視的同時,卻有另一方在一旁不情願的碎碎念。直到有一天,我想到讓這對雙胞胎兄弟每隔一週就可以獲得掌控當晚電視遙控器的權利,從此之後這對兄弟一來到我家便是趕緊先到掛在客廳的月曆簽名,好從我這兒領取象徵今晚主控權的遙控器。從此大人們就不需要忍受這對兄弟整個晚上的吵架鬥嘴,可以好好的喝茶聊天。

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永遠的環保法師--粘錫麟

(05-19-2013陳玉峯)

~生死無悲喜……
人的死亡就像電器用品已故障到無法可修、報廢一途。
從事環境工作勞心勞力,悲憤常縈心頭,這種生,又能何喜?生既無喜,死就莫悲。
我的信仰是社會公義,卻不信宗教的六道輪迴……沈思以後的抉擇,無關報應功德。
既是報廢,就要回收,留下的一只皮囊,捐給醫院當解剖大體,算是最後的剩餘價值。至於世俗的各種喪儀,就全免了。如果有場台語歌謠音樂會,讓大家來嬉笑怒罵、調侃鄙薄,就是好句點。
~摘自粘錫麟法師「自悼文」
~莫謂行為類狷狂,繫心環保衛家鄉;
敢輕一死歸塵土,身化花肥蕊更香。
粘錫麟法師述志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