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法國電影《人神之間》

(07-31-2011一無)
看了一部電影,《人神之間》。
這是一部1996年發生的真實殉道故事改編的電影。英文片名Of Gods and Men法文片名Des hommes et des dieux的「神」與「人」全是複數名詞,值得注意。
故事發生在阿爾及利亞,這個位在北非,西鄰摩洛哥、東接利比亞、北部隔著地中海與西班牙、法國遙遙相望的國家,中世紀前隸屬拜占庭王國,8世紀時阿拉伯人帶入了伊斯蘭教,一度曾為鄂圖曼帝國統治,1830年起法國入侵,1903年後全境成為法國的殖民地,直到1962年民族解放陣線經過近10年的抗爭才完成獨立,不過獨立後的集權統治不為人民信任,1991年伊斯蘭救世陣線贏得大選,但軍方拒絕後爆發內戰。從人口結構來看,國境內99%為穆斯林,也因此伊斯蘭教成為國教,80%的住民操阿拉伯語,法語雖廣泛使用,但並非官方語言。電影拍攝地點在摩洛哥
法國傳教士在阿爾及利亞傳教,慘遭殺害,身首異地。
其中讓我動容的是,傳教士為已經死亡的暴徒祈禱,卻遭到軍政府的誤解與不屑,軍政府認為傳教士支持伊斯蘭教恐怖份子,所以軍政府也跟恐怖份子一樣,沒事就去騷擾教會,甚至開武裝直昇機,在教會上方盤旋。
什麼樣的生命,就有什麼樣的心。什麼樣的心,代表生命的苦多苦少。
世人用世間思維,當然看不懂宗教。也不知生命的可貴。
軍人用武力強弱來看一切生命。
商人用利益盈虧與市場來看人生。
工人用工資與福利來跟世間比。
動物用本能來保全這條命。
這些,都不是用是非對錯可以講得清楚,說得明白的。

祭義

 
**********************************
祭義                                                                                                         

溪畔的草籬的霞雲的西陽的

終止了夏午的喧嚷
唯有瞳仁能說些甚麼

想起那一年此時
有蟬聲如響雷自林中竄出
一盞燈上了岸
另一盞熄入了水底
而今天那燈油的燻味兒
依然有本事教你一靠近就涕淚直流

風吟款款
一席被日暮催化成純白的光體
由水而出

                                                
沐沐雲   20110730
註:
新店溪畔立有捨己救溺紀念石像一尊,每每驅車經過便感其義勇之魂。
**********************************

輕輕呼喚大哥

(07-30-2011嬋娟)

大哥下樓來,開始泡茶,我跟大哥分享師禪修開示「離生喜樂」和靜坐調身「長呼吸、短呼吸」講義,大哥不顧吃飯,很認真看著講義。看完後,大哥跟我說這份開示實在是太讚了,我看得懂,我要從調身、長呼吸直到短呼吸。
這時大嫂回來了,我與大哥大嫂分享好多好多,在學法路上所遇到的瓶頸,自己是如何勉勵鞭策,不去跟自己的負能量對話,接受自己、相信自己,好慶幸、好感恩有善知識的守護。
在談法過程中,大哥超讚嘆的,讚嘆師的法是這麼細膩,也從沒見過在家弟子能如此念念從負轉正,給出正能量,在第一時間一直回到身口意念念清淨中,弟子們願意百折不回的學習,超越一切法。
獻上《祝告の器》般的身體    (07-30-2011一心)


傍晚五點半,和兩位朋友約在捷運中山站,準備前往位於新莊的「樂生療養院」,欣賞Kanoko黃蝶南天舞踏團最新作品《祝告之器》的演出。

上維基百科搜尋資料,整理了一下樂生院史

「樂生療養院」成立於日治時代的1929年(昭和四年),為強制收容痲瘋病(又稱癩病、漢生病、韓森氏病)患而設,早年痲瘋病被誤認為無藥可治、且高傳染病的瘟疫,所以,遵循了在柏林舉行的「第一屆國際癩病會議」(The First International Leprosy Conference, Berlin, 1897)的建議,採行「強制收容,絕對隔離」政策,對於院內病患懷孕,也是採取強制墮胎的手段。
 
後來治療藥物發明,患者不再需要強制隔離,樂生的病人才逐年減少,到1954年,慢慢開放讓院民回家。1961年,「台灣省癩病防治規則」訂立,廢止強制隔離,改為門診治療。

1993
年,台灣省衛生處曾計畫樂生院整建為「公共衛生中心」,因台北捷運相中此地為新莊機廠預定地而無法轉型,當時的樂生院長陳京川反對賣掉樂生土地,並積極向院民調查意向和需求,最後陳京川遭受申誡和調降,離開樂生院。新大樓開工,經費來自「癩病防治五年計畫」,共93469萬元,原計畫興建適合院民居住與活動的低層、家庭式平房,落成時卻是兩棟相互隔離的迴龍醫院


黃蝶南天舞踏團團長暨編舞家Kanoko在演出節目單上寫著:

如今樂生院再度面臨了新的危機,為了捷運工程被削去的新舊院區的土地,已經從兩側開始崩毀不管是住家還是道路,明顯的龜裂開始出現在院區各處。還請各位親自用眼睛和雙腳來記憶這樣的現狀。然後,請以自己的方式將其記錄下來。

在捷運中山站外,搭上了636公車,兩位外國藝術家朋友同行,一位,是來自舊金山的Isak,目前,在寶藏巖駐村,另一位,則是住在德國多年的日本人Yuko,目前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

2011年7月30日 星期六

發燒的叮嚀

 (07-29-2011一智)

一丹日記提到腹瀉和蕁麻疹:「以前看911救人的經驗得知,退燒的第一要訣,就是別因為病人感覺冷,就繼續加衣加被,反而要幫他卸下身體種種的束縛來散熱….擦拭酒精。決定起身去盥洗室,用冷水毛巾為自己擦拭(冷敷)。下床,感覺頭重腳輕,身痛且暈,無力感重,超感恩還有機會在夜裡獨力完成降溫一事。
其中有幾個可以討論的觀念:
1.      發燒是好事情:可以提升免疫系統的效能。
2.      錯誤的照顧:酒精擦拭,使用阿斯匹靈(小孩),瘋狂的使用退燒塞劑,逼汗。
3.      手腳冰冷時穿多一點,冒汗時穿少一點。這也是自然,勿反其道而行。
4.      只有退燒藥具有「真正」退燒的效果。其它輔助的方式如退熱貼,冰枕,溫水擦拭(不是冷水)等等,都只是治標,並不會對中心體溫有任何的影響。體溫上上下下都是自己身體的機轉在互相平衡,跟你給的冰枕一點關係也沒有。
5.      冰枕、散熱貼、退燒藥等各種退燒法中,哪一種效果比較好?

真正零距離,空間無量

 (07-29- 2011一淨)

昨天整理晉煒去田裡穿的衣服,把幾件感覺很髒的丟了。
早上晉煒從田裡回來,他說:我那件要去田裡穿的衣服,你把它丟了,叫我穿甚麼?
看到他的需要(背景),沒去理會他的情緒或臉色(前景),「這裡還有好幾件啊!」我馬上從衣櫥裡拿出來給他,只管做當下的最好,內心無聲。
晉煒:那個比較厚啦!你把另外一件處理好給我穿(與丟掉的那一件一樣的衣服)。
一淨:喔!這個比較厚喔!(順手拿出他要的給他)早就弄好了啊!
晉煒還是繼續碎碎念:「要丟也不看時間,至少也等檳榔忙完再丟。」
聽只是聽,隨著呼吸的自然韻律,吸氣~感覺聲音由外而入,呼氣~感覺聲音從內而出,他想說的說完也就沒有聲音了,完全收納消融在呼吸裡。
感恩晉煒的好!

感恩「負債」感

(07-29-2011一護)

今天讀到宥娟的日記,讀到她最美麗的心,也觸動到我的內心深處…。
特別是那一句:「如果不是負債,我是不可能做得來業務工作的!」縈繞在心頭,久久…。
發覺自己有些習氣跟她很像,除了「從小到大,孤僻、不愛呼朋引伴」,我還非常的膽小、怯懦、怕生,且體弱多病。

如果不是負債,我真的不可能做得來送法音的工作,因為~
學法前的我,身體差、脾氣壞、人緣不好,連微笑跟正眼看人的能力都沒有…,常感覺自己一無是處,活著…一點意義都沒有。

學法後,身跟心都不斷在蛻變,每天都能夠進步一點點,雖然還是有很多很多的漏,但是感覺生命有了方向跟目標,感覺有希望能活出最真、最善、最美的人生,甚至感覺,這一生真的可以解脫。

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一個好的建築設計

(07-27-11一心)

向山行政暨旅客中心
搭遊艇繞行日月潭,風景好美,可惜的是,導覽員的說明內容大多是:「涵碧樓,一晚要價... 」、「睡覺太可惜,要睡也要睡有貼金箔的浴缸」、「那棟有中國建築特色的寶塔,全台海拔最高,有1000公尺,象徵著蔣氏王朝會千秋萬世,可惜,被九二一大地震一震,成了比薩斜塔,只剩999公尺,所以,蔣氏王朝無法千秋萬世。」、「拉魯島,是傳說邵族人祖靈的居住地,是全世界最小的島」、「來到日月潭,一定要去吃阿婆的茶葉蛋」、「去伊達邵的手工藝品店給原住民捧捧場」...

心中想,要是此刻,身邊有一位外國友人來訪,我一定羞於替她翻譯那位導遊的話。因為,除了內容不實,更糟糕的是,對原住民文化缺乏認識及尊重,國家身分定位錯亂,價值觀偏差,以金錢量化一切,背後,正凸顯了「觀光=消費」、「消費能力=旅遊品質」、「生命就純只是消費」的心態。

最後,來到落成不久的「向山行政暨旅客中心」。遠遠地,就被這棟建築物的身形所吸引,它低調的灰色皮膚,靜靜地融入了山的蜿蜒與湖心的開闊,用弧線拱抱出一個空洞,映照彼方的天色湖光。

當跨越了大草皮,終於走入了它的懷抱,驚喜不已:「聽!虛空的聲音,是一股股的風流,是貝殼摀住耳朵時、大海的聲音!」一開口,聲音被加乘、拉長、拖延了,我們七人,如另一頭玩著「蘿葡蹲」的小朋友、瘋也似地開心起來,一跳、再跳、又跳。

可以奔跑,可以席地而坐,可以聽聽風的聲音,可以遠眺,可以比比自己的小和天地的大。一個好的建築設計,引導人們從人造建築的侷限,走向大自然的慷慨與無限,將人類的眼光從自身的尺度與需求,移向天地的開闊與無私。
-------------------------------------------------------------------------------------------------------------------------
版主:

怎麼能夠讓一座建築物在外觀上,跟周遭的景觀完全融合,融合到你感覺不出它的存在,彷彿她是大自然的一部份。
然後,慢慢地進入建築物的本身,走入中庭,仰頭張望高聳的頂版,彷彿感覺著山的遼闊,還可以感覺到風在山裡的流動,或急或緩,順流迴盪出一陣陣的嘯聲。穿過中庭,一彎水帶,輕輕的襯托著身後的水與山,極小極大的空間感,讓驚艷與靜謐,同時映入眼簾。
赫然發現,建築物本身只是完全體驗山體驗水的媒介,一個完全通透的媒介。
如果要幫「向山遊客中心」取個名字,內心只有一個直覺「謙虛」。(07-29-2011一寂)

托缽是學法人的天命

(07-27-201 一護)
2011聖脈夏禪
模板工會討論課程細節,理事長說:過去的在職訓練課程,講來講去,總是談公安或政令宣導,知道大家都聽膩了,早就想給大家安排些不一樣的課程,所以就想到你們。

研習日期一訂好,就立刻聯絡你們,卻怎麼都找不到人,我還親自跑一趟你們那裡,沒錯啊~~「台灣聖脈生命教育協會」好大的招牌,但,人都哪裡去了呢?我就不相信我們這麼沒緣,非得找到你們,非請你們來講不可…。

聽到:「我就不相信這麼沒緣,非得找到你們、非請你們來講不可!」很感動,理事長這麼的認真、主動。

憶起這個緣起~

2011年7月16日 星期六

浮士德的「自由」

 (07-15-2011一寂)

浮士德,中世紀的科學家,名滿天下,哲學、神學、醫學、法學無所不曉,卻毫無生活樂趣;因為,浮士德的心,一直被苦惱不安束縛著,難逃於天地之間。
魔鬼對浮士德說「我可以幫你找到心滿意足的快樂」
浮士德說「只要有一剎那真能滿足於某種快樂,你可以帶走我的靈魂
交易成功,浮士德以永恆的青春,遊歷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歷經種種。
有一天,因緣際會,浮士德觸到了「自由」的氣息,他仰天吶喊著「夠了!夠了!我滿足了!時間,請停下來吧!」
一旁竊笑的魔鬼,正準備攫取浮士德的靈魂,沒想到,全能的上帝,早一步已將浮士德的靈魂,接引到天堂!
魔鬼,不過只是浮士德的試煉;魔鬼,來自全能的上帝。

永遠相信永遠有盼望

 (07-15- 2011 一淨)

下午大姊來電互動,她說打電話關心小妹身體,隨後聊天談起與小弟不愉快的事,小妹隔天就到店裡對小弟告狀。
尋伺師開示,「別人對我們兩舌、惡口,那是世間的結束;對別人兩舌惡口反應,那才是世間的開始。」願主動帶路不怨路。
一淨:「喔!我聽起來不像是這樣,前幾天我請媽媽告訴小妹,適逢建勳在小弟那裡打工,平常難得見面,要她有空去店裡看看建勳,小妹去看姪子,當然也會和小弟聊天,就聊起這件事啦!」
大姊:「你都幫別人說話,他們都沒錯,錯都是我。」
一淨:「大姊,你這樣想當然不開心啊!我是要幫助你能夠開心的想,沒有誰對誰錯啦!將心比心,就像你關心小妹,也會聊起其他的事,小妹去店裡看姪子,也會聊起其他的事,心都一樣啊!」

給身旁的同事一份關愛

(07-15-2011一賢)

下午公司開「季溝通會」,我在財務主管報告完上季的業績及財務狀況後,代表業務單位上場報告。
首先謙虛地跟大家道歉,業務單位的表現真的不好,感覺全場同仁的心也跟著沉靜了。
談到衝勁和活力需要愛心,舉了當初進公司時導師的贈語~~工作不是為了五斗米折腰,工作是為了真正的愛。」跟大家分享與共勉。因為這句話讓我總是能夠在受到挫折時,轉負為正,充滿活力。「為什麼我們常常可以為遠方陌生的人送出愛心,卻不肯給身旁的同事一份關愛?」當提出問句說,大家聽完若有所思。
最後邀請大家一起為公司祈福,請大家閉眼觀呼吸幾次,讓心靜下來,再跟著我為公司祈福。一向熱鬧喧騰的溝通會,今天就是特別不一樣。

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你吵到聲音了

(07-13-11一綸)

這一週來,樓上住戶在施工,常一早就開始發出重擊的機械聲,儿子本來暑假都睡比較晚的,但這幾天常被施工聲吵醒,然後就無法再入睡了。
今晚臨睡前,儿子擔心明早會被吵,他嘴裡念著:「希望明天早上聲音不要來吵我!」
之前以為那只是件小事,沒想到他那麼的在意,這該是自己說話的時候了,以喜心微笑問他:「是你吵到聲音,還是聲音吵了你?」
「什麼意思啊?」他聽了一愣一愣的!
「聲音本來就存在的,它沒有要吵你,它只是做好它的本份。」
「哈,好笑,噪音的本份是什麼?」
「工人用機器打牆壁時,機器和牆壁的碰撞自然會發出聲音,那是自然法則,聲音只是隨著因緣做它該做的事而已。」

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每個人的童心都還在

 (07-13 2011小珠)

今天是兒童藝術節第一個國外節目的開始,因為節目本身需要家長和小朋友的共同完成,讓好多前來的家長大喊吃不消,他們以為只要把小孩帶來現場就好,沒想到自己也要加入活動。

我們也因為第一場沒有什麼經驗,在說明上略嫌不足,因此在第一場活動之後馬上討論還有哪些地方是我們可以加強的,我因為是現場翻譯,工作自然不輕鬆,但不管何時我都感覺到身邊同伴的支持,不論是他們的眼神或是笑容,都可以支持著我回答家長們煩躁的問題

兩場的活動讓我思考一件事,到底是什麼原因阻礙了成人的想像力?小朋友一進入到活動空間,完全不用引導,也不需要說明,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他們的安全,因為他們可能會玩得太高興而無法控制,反觀大人們則是一臉的困惑,巴不得主辦單位給他們一本使用手冊說明,告訴他們應該怎麼玩才好,家長們的抱怨也從這裡開始,不停地跟主辦單位反應,沒有引導,沒有規劃,現場就是一個混亂,一個活動怎麼可以這樣

歧視女性藥師的病人

(07-13-11玲真)

女儿之前就抱怨病人及病患家屬對女性藥師的歧視:他們對女性藥師是這樣稱呼的:「ㄟ,小姐」;對男性藥師則是稱xx藥師。
我開玩笑建議她做一個告示牌放在櫃台上:「請稱呼我xx藥師。我不叫『ㄟ,小姐』。謝謝!」
今天她講述了另一個更令她火冒三丈的插曲:女儿去藥庫補藥。她回到藥局時,看到有名病患拿著藥站在櫃台前。在她不在時cover她的男藥師正在講電話。
女儿問病患:「還沒跟你講解怎麼服藥ㄏㄡ?」病患點點頭。女儿連忙講解給他聽。
講完後,看病患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女儿好心說:「這樣就可以了!」

彼得潘的心

 (07-12-2011一三)
今晚的法會,韻雅分享了一則由負轉正的練習。
上週六演唱會的下午,原本只是一次輕鬆的例行排練,卻因Scott安排了一連串國外的採訪與錄音,使得韻雅與團員們必須卯足全力以留下一個完美的紀錄。當晚間正式演出時,已經是唱第四次了
到底要責怪Scott不知量,還是善解Scott也是為了樂團好?韻雅在身心狀態最艱困的時候,仍然選擇了後者,選擇了歸零、交出去,選擇擁抱自己、擁抱觀眾。當她這樣做的時候,能量竟意外地源源而來
聽著同修的分享,想起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個夢
頭下腳上自懸崖墜落,墜入一個黑暗的無底深淵。以前,只要出現類似的夢境,就會抗拒、會緊張、會希望趕快醒過來。這一次,顯然不同,我似乎知道要重新解構這個夢境。一個吸氣,身體停止墜落,一個呼氣,身體回到頭上腳下的立姿。當雙臂向外展開,手臂也就變成了翅膀,整個人就像小飛俠彼得潘一樣,開始自主地飛翔起來

2011年7月12日 星期二

原來我的名字不是「嫉妒」

 (07-12-2011一心)
『嫉妒』兩字,似乎也可以『傲慢』『冷漠』『愚痴』代換)
一顆嫉妒的種子,包覆在乾乾硬硬的外殼裡,水分排不出去,也吸不進來。
它滾來滾去,試圖理解這個世界,
卻只能從小小的缺口,以管窺天;
從彈跳碰撞的體驗裡,瞎子摸象。

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今晚,在紅樓表演的聲動劇團

 (07-09-2011一寂)
舞台上的瑜芳,中阮橫躺胸前,左手輕按著琴弦,右手和著節拍,吟揉撥弄著旋律,輕攏慢撚抹復挑,沈穩卻輕盈的琴音,從指縫間流洩而出。
小小的二胡,居然擋住了依芳大半的身軀,怎麼回事?從舞台下仰視,二胡輕靠在她身前,琴身彷彿就是她的中心線,搖曳的琴弓,推拉放送出心中的澎拜與悠揚,極致的強,結實飽滿的弱,旋律的空間,就在二胡的烘托伸展下,驀然間,深了!廣了!挑高了!

理著光頭的Scott,一身的中國服飾,抱的是搖滾樂團少不了的貝斯,很東方又很現代,特別的組合。貝斯躺在Scot懷裡,彷若老僧懷中的古磬,洗褪了渾身的激情,每一個音符,都在虛空裡傳送著綿延的餘韻,若有若無地沈澱出固若磐石的穩重。

鼓手柏岑,在舞台不醒目的角落,已然是樂團樂曲的一部份,幾乎忘記注意他的存在。整場表演,鼓聲讓人捕追不及,只記得柏岑閉目聆聽的神情,莊嚴肅穆且悠然,適時的擊鼓,適時而退,有著倏然來去的自在。

Mia莞爾一笑,紅唇輕吐,吟詠出各式各樣的曲風,希臘的婚禮、印度的象神、西域的絲路、西班牙與台灣組合的搖籃曲、熱熱鬧鬧的台灣菜市場……;然後,以此行雲流水般的旋律為主軸,團員、樂器、樂曲、民族風味,都在旋律裡貫穿融化為一體,好自在!
今晚,在聲動,看到台灣!

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把生命看成一支舞一首歌

 (07-09-2011一心)
前一晚,在美術館大廳排練時,抬頭,看見一個巨大的直幅從天花板懸掛下來,白色底,上半部是用幾筆簡潔的線條所構成的人體素描,下半部寫著:「空間與情意的纏鬥∕The struggle between space and sentiment 」原來,是去年底過世的李德老師的回顧展,剛好,開展日跟我們的演出同一天。
今天傍晚正式演出,一開始,我們共八位舞者,混在人群中,輕鬆、自然地與親朋好友們打招呼,隨著樂聲的漸入,我們開始從日常的、行住坐臥的肢體、慢慢剝離,時而暫停、時而加入比較抽象的動作,頓時,表演者與觀眾間,長出了一道隱形薄膜,表演著開始創造一個與有別於當下現實的世界

接受苦的推拿

 (07-09-2011一護)

前兩天看了魚夫主持的兩個專訪,一個是訪問台灣影像蒐藏家楊孟哲~談日據時代,台灣的美術教育史,另一個是訪問李鴻禧教授。
看的當下,很是歡喜,很是感恩,許多事,像教授說的:憲法是保障人民的生命、身體、自由和財產…。
但是這兩天,只要打開電腦要寫日記,就感覺苦苦的,發覺不知從何寫起…。就讓自己泡在苦裡,品嚐著苦、咀嚼著苦…。
看到了…苦是來自~發現從小到大的讀的歷史課本~居然大部份都是假的,執政者說的話~大多是騙人的,很多資料是不公開的,許多優秀的台灣人,為了保護這塊土地,為了追求民主、自由,受盡了迫害,喪失了寶貴的生命,甚至家破人亡…。
但,我還是寫不出那種感覺來…,還是感覺很苦,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沒關係、不怕,師曾開示~苦有多大、寂靜就有多大。苦~只是注意力的擺放不當,它是一股很大的能量,只要我找到了安止點,就會逆轉勝的…。就讓自己繼續接受苦的推拿、讓苦來開展我的心量與真愛…。
今天看到一智寫的「我們是這麼無知的生活著」,豁然開朗了…。
一開始的苦,是來自發現「我們是這麼無知的生活著」,接下來的苦,則是因為抗拒,看到了問題的徵結,就跳脫出苦上加苦的輪迴。

給自己找一個出路

 (07-09-2011一護)

和心歐式料理廚房
一早跟先生到橋頭糖廠走走,發現「和心歐式料理廚房」的門已經開了,就去逛逛,看到老闆娘好開朗,很熱情地招呼我們,興起採訪她的念頭…。
為什麼想做餐飲業…?
想給自己找一個出路。
話匣打開,老闆娘就侃侃而談了:
我是學服裝設計的,卻跟了先生去當水泥工,從事房屋修繕,老大屏東高師大教育系畢業,卻跑來開餐廳,老二…(忘了,菜鳥公民記者,新手上路),老三學電機工程,下個月就退伍了,他要去考公家機關,看~我們全家,沒有一個學以致用的。

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小店面也是廣結善緣的道場

(07-08-2011 永川)
   「哦!同行的唷!哦!你們做的是高級料理,啊!阮這路邊攤,粗俗嘸啥口味啦!」早上買素食刈包時,師姐看到「佈岸」的專送車開口就說。
「師姐好謙虛呀!」~引導她看到自己的「有」,不要小看20元一個的刈包唷
師姐:「是真的」
   從包裝到口味,店家從儀容到擺設,都可以加分、升級、更新,讓小店面也可以是廣結善緣的道場,師姐瞪大眼:哦!可以唷?!

每一個困難都可以結善緣

 (07-08- 2011一淨)
晚上,瀞誼從高雄回來,她到房間來與我談了一個多小時的話。瀞誼說:「媽媽,我終於知道萱萱的問題了。這兩天和萱萱相處,我關心萱萱,她也願意跟我談,萱萱說現在知道責任不完全是大人的問題,她自己的學習態度也有問題,知道錯了,從現在開始,會認真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一淨:「哇!你做得很好啊!媽就知道你有能力勝任。」
瀞誼的老闆安排她七月休假,因此可以回家,趁此機會去高雄關心幾個表妹。
瀞誼:「大姨也有跟我談到中中的事情,我覺得大姨講的話也有道理,你只能聽懂大姨說的話,但無法體會大姨的心情(家裡有一個過動兒的辛苦)。」
我心裡略知一二,一淨:「就像一個蘋果,你從一個角度看,你所看到的蘋果是圓的,很光滑的,這也只是你的一個取角,你把看到的說出來也沒錯啊!如果你把蘋果轉一圈,上上下下都看了,你會看到很多不同角度的蘋果,對不對?這就是師的教導,全方位看事情的角度,你的心胸會更寬廣,同樣一件事情會因不同的取角,而有不同的做法。媽媽這樣比喻,有沒有讓你聽懂媽媽想要表達的意思?」

挨她開罵了五分鐘

(07-08-2011一日)
前天亭伶遛狗鄰居很怕狗的媽媽不巧正騎機車經過公園旁,狗追車,對鄰人產生驚嚇,挨她「惡」罵了五分鐘
這位鄰居媽媽站在社區開罵,聲音極大,「對不起有什麼用…有本事養就把狗管好…為什麼要對我報仇報成這樣…真是惡鄰居…做人要有良心…
可以感受到這位媽媽覺得世間對她很不好,我是她苦的來源,也許平常聽到狗的聲音她都會很不舒服,接受她需要出口,」亭伶內心這樣對話,也試著「用寂靜的心來迴向」了。
小黑現在已經很少追車了,但還是遇上了。罵完後,她回去,其實罵得比我預期的要短一點。回到家,先生說:她聲音也太大了吧!沒有多討論,隔天遛狗還是晚一點,小黑放開後早點拴起來,就去睡了。」

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跟我學「認真」就對了

 (07-07-2011 一淨)
晉煒希望建勳去小弟的水餃店打工,上個月學期快結束前,小弟正好說他很忙,想要培養一個人手分擔他負責的部分工作,小弟負責的工作比較需要大力氣,我適時的提出可否讓建勳去打工學習,小弟一聽立刻答應。
預定好今天過去店裡開始實習,晉煒要我自己送孩子倆去高雄,早上他想起今天要去醫院幫媽媽拿藥,我說:「那就一起去啊!不用跑兩趟。」晉煒說好。
到了工廠,晉煒改變主意說他不要去了。
一淨問:「為什麼?不是要拿藥嗎?」
晉煒:「你們去就好,我想要休息。」
每一個決定都是最好,無異議,開心接受。
臨走前,晉煒語重心長的叮嚀著,「早上要起得來,不要遲到,不管你在哪裡工作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