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0日 星期三

想不想看日出

(05-30-2012 一虹)

一湛的福,與一如去北科大上一心的瑜珈課。一如說很想學習一湛的教育專長,看到一如的進步,在記錄採訪內容的精準、文字有感情和迴向喜樂。他說自從定課將頸椎的阻塞打通之後,頭腦思路就靈活了,寫日記也大為省力。
我提出健康問題(鼻涕帶血),他用自身經驗,瀟灑地在定課與身體的關係中找答案,好傳神的,一個肩頸打通,鼻炎痼疾就豁然痊癒!中醫師談法,比談醫理更令我信服。

成全彼此的最好

(05-30-2012一賢)

早上主要晶圓廠的業務經理、處長和副總來公司拜訪。他們財務因為我們公司被列入全額交割,要求我們提早付款,並提供信用保證。
我以營運主管的身份代表公司接見他們。
我們公司財務狀況健全,針對他們的疑慮已經一再說明,他們財務非常固執己見,
以扣住貨品不出貨要脅,我方堅持不肯妥協。

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藐視做人的尊嚴

(05-29-2012 一三)

靜坐時,一股強烈的辛辣覺受出現在左鼻腔上方的一個點上,身體先是一陣收縮,然後很自然、很快速地做出了反應---打噴嚏。鼻液隨著噴嚏大量溢出,因為是接二連三,整個身體宛如一座噴發中的火山,而頭部就是炙熱的火山口。當應接不暇時,煩躁與被動就直接反應在粗重的身行中,當下,彷彿知道抗拒是沒有出路的。走到浴室,將頭低垂在洗臉台上方,放鬆鼻腔,任由鼻水肆流,無論如何,就是不再碰觸、刺激鼻腔。造作少了,身體也開始發揮其本身的智慧,直到噴嚏與鼻水完全止息。

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喜歡與人分享的真心

(05-28-2012 一無)

5天前(05-23-2012)永川送餐到林園也順道拜訪六度本舖的孟瑋,養生饅頭加上媽媽做的早餐店。
「哇!路寬30的店面,媽媽:唉!生意不好,要收起又不甘心,怎麼辦?轉型做素食,葷食客人跑光光了,點了幾樣菜,真的口味不佳,果汁也太淡!哦!原來孟瑋媽是要給客人,吃健康的,很多食材都有機的。

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生出永遠單純的自己

(05-27-2012 一心)

參加聖脈中心的一日禪。因為這次只負責很簡單的執事,所以,可以像個普通學員般,好好地享受同修們的引領。
聽到一恩說:禪,就是「心」+「單」。原來,今天來禪修,就是為了修煉一顆單純的心啊。這句話進入了心坎底,陪伴自己一整天。
一智講解呼吸生理學,很受用。她引導我們閉上眼睛感覺:「可以一心一意感覺呼吸,都不間斷嗎?」張開眼睛,搖搖頭。「我們常常呼吸到一半,就開始想事情,一想事情就憋氣了,呼沒呼完,吸也不吸完全,我們呼吸的都是自己的心結,三心兩意地活著。」形容得真傳神!「其實,一呼一吸不只是在推拿自己的身心,也是在消化我們所遇到的境界。甚至,我們呼吸的不是空氣,是政治!」

用「托缽的精神」當志工

(05-27-2012一護)

翠珮依約前來,談起工作上諸多的難處,翠珮說:我們有許多問題,都是制度的問題,像志願服務法,造就了一批自認為是在「服務」大眾的人,在當志工時,會自以為高人一等,甚至也有許多人,是為了服務時數(取得時數後,可享有許多的優惠,例如到澄清湖的正常門票是100元,有達到時數的,就可以十元進場,目前甚至還有交通補助等。),有些志工還會理所當然地爭取起「志工的福利」。

共譜生命之歌

 (05-27-2012一賢)
禮佛:
雙手向上,想像大樹枝葉茂密,迎向天空;向上高舉,感覺觸到空中的雲彩;俯身向下,如小草般謙虛;伏地翻掌,將身心交出去給天地。
經行:
單純地提腳,落腳;吸氣提腳,呼氣落腳;聽到磬聲,做一個呼吸提落;最後再加上聽到鐘聲做一個禮佛。感覺這樣的練習很有次第,也很有整體性。
靜坐:
先找到坐姿的三角平面,再觀察呼吸,找到小腹丹田,再從尾椎、脊柱、頸椎,找到百會,找到中心線,接著練習吸拉呼推,感受身體的接天接地。最後作意感恩,將過去沒來得及說感恩的人,一個個邀請到面前說謝謝您;作意慚愧,將過去來不及說對不起的人,一個個邀請到面前說對不起。

一整天都幸福

(05-27-2012 一智)   

靜坐:感覺呼吸的推拿,特別去感覺呼完氣的身心狀態,停一下,身體緊?哪裡放鬆?完全的呼,才能完全的吸。注意,光注意,緊鬆就開始變化了。受用每個呼吸。
禮佛:刻意拉長身姿,停一下,感覺緊了,又鬆了,受用無常。
經行:用心、很慢地練習,讓呼吸配合抬腳、落腳,速度一致。

《單純禪》的學習

(05-27-2012 一如)
在聖脈用完早藥石,上樓準備擦拭另一半的南方松,發覺地板是濕的,原來是一心已經到了,主動幫忙擦拭地板,感恩同修們互為手眼。與一寂一心負責報到處,一寂報到,一心接引新學員,介紹環境,一如開門。 桌上放置了一止精心設計的玻璃浮水花與蠟燭,歡迎大家。
報到處開張了,孔萍帶了兩位新竹學員,第一個報到,感恩他的承擔(他感冒沒有能量,還能帶人來禪修)。學員們陸續來報到,今天有不少新學員來參加,充滿了活力。今天共有32人參加。
在樓上報到處,聆聽簡單一日禪開場,同修們的聲音沉穩,讓人有收攝的力道。一虹說簡單一日禪,要簡單所以要禁語。一恩分享去日本搭機遇到亂流,在驚恐中,感恩有師的慈悲加持,呼吸與師連線。見證在苦難中讓人更接近真心。

一日禪給了我能量

(05-27-2012一恩)

今天簡單一日禪的主題是六度~生命最美的人格特質。

一早到六樓報到處,看到桌上有盤美麗的花浮在水面,更美的是旁邊幾位笑臉迎人的同修,像天使般招呼著新朋友。
一虹負責禪修規約說明,她跟我都穿得很正式,像個「媒人婆」,準備好好為新朋友穿針引線呢。接著輪到我做課程說明~~生命很奇妙,只有安靜的時候,身心的智慧才會開展,才會在混亂裏面看到秩序,但這樣的美要用最安靜的身心來欣賞…。」

2012年5月26日 星期六

蟲鳴鳥叫的森林浴

(05-26-2012 季菁)
早上出外散步,腳踩在山徑上,感覺不管是大大小小的石頭,還是細細的沙土,都在推拿著腳底的肌膚。當注意力都往下沉,身體也不知不覺的鬆沉開來。此時傳來一陣蟬鳴,細細切切的叫聲像是無數個小指頭在按摩著全身皮膚。

呼吸生命的源頭

(05-26-2012 一智)

下午,準備明天一日禪的呼吸生理學。呼吸、橫隔膜的影片已講過數次,可以怎麼講,才更受用呢?尋伺著影片和師開示。
把吸氣看成一種拉入,把呼氣看成一種推出,簡單稱為吸拉呼推,這是呼吸的最大的秘密,你要活兩千五百年才聽得到!吸拉呼推,以呼吸推拿我們的身心,以呼吸推拿一切境界,以呼吸推拿我們對萬事萬物的理解。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莊子的無遇而不適

(05-24-2012一賢)

最近,因為業務的關係,整天被工作追著跑,雖然有法的庇蔭,還不至於失控,總感覺不夠放鬆自在。
今天想到上週共修講義的開示內容:「要跟一切的眾生沒有距離,還沒有做到就是慚愧。慚愧自己沒有辦法幫助對方活出真正的愛;慚愧自己在幫助的過程不是百分之百的由衷;慚愧自己在幫助的過程很容易失去耐心;慚愧自己迴向的並不是百分之百的耐心和由衷;慚愧自己在幫助的過程還有很多的世間思惟。真的把社會上、世間裡所發生的每件事情都放在心裡面,願意由衷去消化,願意用來提醒自己沒有做到愛人如己!」

無上甚深微妙法

(05-24-2012秀枝)

從南投回來的路上,感覺身心收縮,看看世間氣壓,原來是世間大氣壓的壓縮。回來,不斷呼喚回來,我要什麼?世間沒有我要的東西,看到意根還是習慣似的蒐尋,偵尋那份印心的覺受,世間根本沒有!觸了好幾個近似的覺受,就是對不到味,甘願了。

只有靜坐才能找到這份感覺,回來丹田,師的音波馬上出來,「你到處亂跑,到處膨脹,怎麼可能要到你要的東西,近廟輕神,捨近求遠。無上甚深微妙法,在語默動靜舉手投足間,俯拾即是。」…臆度中,師開始數落,我哈哈笑出聲音,連續笑了幾聲!

在家當小人出外做君子

(05-24-2012 玲真)

昨晚交出日記後,邀女儿上skype。一邊和她閒話家常,一邊尋伺著把師昨天早上傳授的功法拿出來用!
終於找到切入點了:用輕鬆的口氣說:ㄟ,媽媽真是對不起妳!當初真把妳名字取錯了~。那時候覺得不管生男生女,就是要作個君子。君子是講是非公理正義的。難怪妳老是這麼是非分明、得理不饒人!其實,家裡不是凡事講君子的地方;君子要去外面當。在家裡要當小人,要會說可以讓對方開心的話,要給對方最美的臉色看。

2012年5月23日 星期三

爸爸是我的模範

(05-23-2012 一淨)

父親告別式上,懷念爸爸的認真功德,以此短文送給爸爸。
5/17(星期四)爸爸往生的第7天,妹妹夢見爸爸站在房間窗前告訴她,
「冬天小鳥飛走了,春天小鳥又飛來了。」
爸爸告訴我們,他的心跟小鳥一樣消遙自在的飛翔來去,到處去旅遊,叫我們不要掛念他。
誰說爸爸走了?

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讓身邊的人一個個醒過來

(05-22-2012一綸)

早上,和大伯到內湖去找仲介。內湖的房子,這麼多年來,婆婆將它免費借給親戚住,最近那位表弟終於搬走了。房子收回,若順利出租,可增加一兩萬的收入,可貼補家用(我先生目前薪水實收入只有兩萬多,薪水不增反減,物價卻節節高漲,台北人生活越來越不容易,尤其是年輕人,他們又要還助學貸款,又要存錢為結婚生子、購屋準備,都是層層的壓力。)
和大伯互動中,聽到他談起一件秘辛,他說這是十幾年前的事,因為當時牽涉身家安危,警方提醒他要保密,所以長久以來一直不敢透露…。
有一天,警方突然來家裡敲門,問了原委,才知有人密報說一位重大罪犯躲藏在大伯家對面,警方希望他能幫忙,讓警力進駐家裡,以便就近跟蹤、監視,大嫂很有正義感,馬上答應,結果在夜裡,一些警察爬上他們的沙發,透過窗戶,發現對面的罪嫌,在巨大的攻擊聲中,順利把人逮捕了。

最最渾厚的天真

(05-22-2012 一心)
晚上共修會,主持人一逸準備了兩段影片,一個是陳明章獻給彭明敏的親情之歌——阿爸的心肝寶貝。沒聽幾句就潸然淚下。後來小組討論時,衣穎說,在彭的身上,看到「無我」,她記得以前聽已故的黃昭堂主席演講時說:(為政治理想而不顧親情的)ㄟ查甫很「無情」,但她覺得那其實是一種「無我的深情」。國華也說,他想到佛陀出家前也是一樣心情吧,割捨親情,為的是守護以後世世代代的人,不要遭受一樣的情境。

從「吃法餐」開始這一天

(05-22-2012 一心)

早上從床上爬起來後,上個廁所洗把臉,本來要打坐的,但覺得身體需要動,於是,就從瑜珈開始。
喜歡從「吃法的正餐」開始這一天,喜歡自己可以「擇法」──不是隨順身體的慣性,而是在分分秒秒的尋伺之中,找到當下的最好,有時候,那需要一點「加」或「減」。
站在瑜珈墊上,開始這個極為素樸的儀式,沒有音樂,也沒有複雜的步驟,只是單純地、由衷地、一次又一次地問:「妳在嗎?」幾次,發現自己在動作裡「失神」了,就停,重新找尋身體的下一步,發現了未走過的路徑,驚喜!試了幾個超困難的手平衡姿勢,「做到」會是什麼感覺?其實並不知道,但可以想像、揣摩。

2012年5月21日 星期一

在吸拉呼推中進退

(05-21-2012 一心)

因為這幾天都把「中心線啣天接地」還有「吸拉呼推」放在心上,今晚虛空靜坐,有不錯的進展。
前半段,換了兩次腿,右足踝很疼痛,找不到清清朗朗的中心線,調整了坐墊,以散盤重新上座,呼吸開始清楚了,才發現,自己都沒有讓吸氣吸完,也沒有讓呼氣呼完,怎麼讓呼吸自然呢?突然想到過去入呼吸之流時的身體感覺,是一種沉落放鬆,於是,不斷作意「放鬆、再放鬆」,就這樣,呼吸拉長了,就在一個吸氣的結尾,感覺到不呼也不吸的平靜。好像在海底的真空。

偕母北上二日遊

(05-21-2012郁曼)

昨天行程的第一站是:南海路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一抵達,門口的先生就很熱心的要導覽,但因還在等韋淇,我就說等朋友來一起,不用讓他講兩次。看到這時有在播放影片,就先看影片,結果,韋淇和兒子搭錯車,我一共看了三部影片,也是意外的收穫。

不要再「作夢」了

(05-21-2012一三)

昔日軍中同袍拜訪部落格之後,在臉書上留下了訊息:「你救不了全世界的,常常對你感到不捨,胸懷大志不能伸,就讓我們好好健康的過日子吧。」讀老同事的溫馨留言,但心裡面的感覺卻是說不出來的怪。我想,他的意思可能是希望我不要再「作夢」了。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65年前被切斷的聲帶

(05-20-2012 一心)

晚上,在大安路的教室,帶領雙子新月瑜珈。
雙子新月的主題是溝通,而今天,正好是台灣開始實行戒嚴的六十三週年,於是,構思課程時,就決定以「思想、表達的控制」為主題,讓我們這些「在政治無知中」成長的一代,有機會去打破此一禁制區。
在瑜珈課程中談論政治主題,自己都有點不知如何切入,寫宣傳文時,卡了很久才寫出來,當某些部分說得更直白一些時,才看到,自己的心底還是有很多顧忌。有位同學坦白地說,她一看到文宣就很抗拒,覺得「很政治」,但是,今天下午到教室上課時,再把文宣拿起來看一遍,看到「台灣社會65年前被切斷的聲帶」,深深吸引了她,她想要去探究內心的抗拒,於是決定來上課。

不要看小孩小

(05-20-2012孔萍)

小孩昨天說:我要跟爸爸在家裏,我下午跟同學約好去玩,我為什麼要去遊行嗆馬?我不要去。我:現在馬英九不停亂花錢,現在我們每個人負債90萬元,意思是要幫他還90萬,如果你不去抗議,就表示你沉默接受允許他的作法,他會繼續亂花錢,你要還更多的錢,這公平嗎?你願意嗎?

2012年5月19日 星期六

筆尖的分娩

 (05-19-2012 沐沐)
 

零時一刻
筆尖
夢見自己正分娩


廣場上旗幟歌頌過往的革命
鴿子耳朵結滿了口水的冰
彈殼刀柄生鏽的扳機檢來的火藥
巴勒斯坦孩子的童玩


他們的豪宅從不關空調
有人在淹沒的屋頂喊著家人
他用枯癟的指頭在旱季的河床覓食
她花銀子為過圓的三圍重新拉胚


土地的乾癬惡化
大氣層罹患破傷風


油價電價水價物價
皇帝的黑色臉譜溜出一顆笑牙


司法院的天平傾斜
教育部的上課鈴正酣睡


寬恕未發芽
人權長了繭


正義!
正義!
正義!


筆尖
安靜醒來
產下了一窩子

激昂的卵

2012年5月18日 星期五

心底偷偷做的小儀式

(05-18-2012一心)

       一整天在注意自己是否用整個身心去觸境,並練習時時刻刻對準中心線。
中午出門坐捷運時,覺察到自己的眼睛會被某種類型的人給吸引,然後,注意力就會從全面,窄化成我和這個人之間的一個管道,突然間,我的世界,變成這個一對一的關係,就算對方壓根兒都不知道,我的念頭、呼吸、動作,卻被這條我和他之間的隱形線給牽動,有些身不由己。
想起善知識的教導──用整個身心去觸境。

殖民地教育洗腦


(05-18-2012 一護)

讀網站上的「我們來自台灣共和國」,好歡喜、好雀躍、好嚮往。
讓我們共同訂出台灣人夢想的憲法!
讓我們拿回屬於自己的公民權!
讓每個人都可以大聲跟世界說:「我的國家叫做台灣!」
我喜歡,當下大聲地說出:我的國家叫做台灣!我的國家叫做台灣!
讀到「過去六十多年來,台灣人已經習慣做沒有尊嚴的二等國民了,長期以來被殖民地教育洗腦、公民權受剝奪,司法正義湮沒。常不知道自己也在奴役別人、不尊重別人。」

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不要小看小地方

 (05-17-2012一無)


黃昏散步,遇到鄰居琬瑜,她抱怨的說 昨天散步,遇到一位開車的年輕人,正在將不要的香菇頭倒在田裡,我過去制止他,對他說,這裡禁止倒垃圾,會開罰喔! 你知道那位年輕人怎麼回我,他說:「不能倒田裡喔! 那我就倒在水溝裡。」( 田邊就是水溝)
「也禁止他倒入水溝,就這樣跟那位年輕人對恃了好多秒,才讓那位年輕人退去。」

低收入的選擇權

(05-17-2012一無)

最近物價悄悄漲,而且漲的有技巧。但是漲的沒技術,因為,所用的技巧,被消費者看出來了。
買一盒裝紅辣椒,裡面少裝一兩根,誰看的出來。盒裝說明表,也沒有規定一盒裝的重量應該是多少。

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

慈濟和港明一樣升學第一

(05-16-2012靜芳)

咱家妹妹說:我們的同學說,慈濟的學校很不錯,因為他們強調的是「人本、人文教育」和我們港明不一樣,我們是升學主義。
爸說:那你怎麼回答
說:就嗯、嗯、不知道怎麼說,但是我知道同學的說法有問題。
我說:是有問題存在。因為若是強調人本人文的話,那你看看我們家旁慈濟中學的空橋、圍牆上,怎麼會掛上一面又一面和港明一樣:70級分多少人、台清交成多少人、升學率多少這樣就少了人本和人文為主的教育了。
妹說:哦~~我哪知道啊,如果我知道就可以破他了,原來慈濟也是和港明一樣有錢就能讀,升學第一啦,之前我去考的時候就有經驗,忘了拿出來說了。

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

學習「一領一」的托缽

(05-15-2012一恩)
晚上觀賞「火線任務」—— 台灣政治犯救援錄。
本片訪談多位政治犯及參與救援工作的人們,配合資料畫面與珍貴史料,重現當時救援情景。
以美國救援者Lynn Miles為主要的敘事者,帶出1969彭明敏逃亡瑞典、197012月台灣政治犯名單初次向世界公布,1972謝聰敏被捕消息公開、1979年美麗島事件及1980年林家血案等。事件的當事人,如何在海內外台灣人及國際人權工作者的救援協助下,重獲自由,追求新的人生。

等待

(05-15-2012 沐沐)

安靜的海漂起雨聲
斜斜的身影
五月的典故輕聲哼唱

小鷗銜著浪潮
穿越金黃的膀臂
穿越撿起的一個節氣

怯光的殼居者
等待孩子們的眼睛亮起

將鮮艷恣意摘下
編織成朵朵記憶之花

飄進腳印的池塘
一盞燈安靜等待

餘暉的微溫
把這樣的深默
燃起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初讀曹開遺稿

(05-14-2012倪國榮)

翻著
詩人的遺稿
紙頁
還未黃舊
發出顫想的聲音
(詩人曾經入獄多年  因為政治)

詩稿從
深暗的牢裡浮見天日
從地獄裡浮見清明
痛成為清楚的凝痕
我翻著
圖書館的書安靜著

窗外的公園綠陽暖射
「這像是他剩下的骨骸
晶晶的骨聲」
把一千五百首還給研究者
詩人的聲音
跟著我走出圖書館
來自囚牢的自由
那麼鏗鏘響著

「我是載著地獄飛翔的孤鷹
在死後仍然震拍
晶澈的呼叫…」
我聽著
空中的晶嘯
詩的自由芒烈地灑遍生的夏靜

一整天在家閉關

(05-14-2012一心)

今天,是一整天在家的閉關日,起床時,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好像堆積了很多垃圾,決定做瑜珈。
一踏上瑜珈墊,身體導航系統開動,帶領著自己站立往前彎,鬆開了緊繃的肩頸、背部、臀部和大小腿的後側。然後仰躺,在脊柱沒有負擔的狀況下,伸展髖關節的各種方向。接著,就可以站起來了,在一連串經典的站立姿勢中,與地心引力大跳雙人舞!雙腿為了對抗地心引力、撐起全身體重,而有了向下紮根的實在感,脊柱則從地心引力獲得了向上伸展的力量,一節節脊柱間的空間拉開了,就更進一步地扭轉,加上呼吸的推拿,整個腸道彷彿都被刷洗了一番。最後,做了幾個久違的單腳平衡姿,喜愛四處奔走的思緒,通通回家了,回到黑膠唱盤跟指針相觸的那個點上。
在做半盤單腳站立前彎時,有個新體驗:因為站立腿的股動脈被壓住,所以,一出姿勢,把腿放開、身體站直的那一剎那,全身的血液都自動往髖關節送,頓時頭暈目眩,天昏地暗,上半身嚴重缺血、缺氧。觀察血液回升的過程,先是心臟強烈跳動,後有呼吸急促,像是喘息般,持續了約十五至二十秒,然後,全身血壓、呼吸再度恢復正常。

誰需要教改

(05-14-2012渼娟)

以前住在一樓,經常在16:00放學時間,石牌國中的孩子經過家門口,就會莫名奇妙的把喝完的飲料罐,從空中直接丟進院子裡面,有一次剛好就在院子裡,隨即開門看看是怎麼一回事,看到孩子竟然若無其事的繼續向前走,突然想到,近日強恕高中的孩子向遊民潑灑汙穢物的行為,心想,我還算是幸運的,沒有直接被丟中?要是他們也丟進一包穢物,我豈不跳腳?
一位以前教過的學生,現就讀明道大學,上週告訴我,他們念私立大學,學雜費,外面租屋及生活費,林林總總加起來,一學期至少要十五萬,現在油價也帳了,食物也貴了,下課後去打工一天賺不了多少,考慮要再找另一份差事,或甚至考慮休學,先賺錢再說。我問「是真的過不下去嗎!還是學習碰到困難?」家境清寒的學生,尤其是就讀私校的,幾乎沒有不辦助學貸款的,等於在大一時,每個學生是負債的,如果一年30萬,那麼大學四年起碼120萬(算少的),一個19歲的孩子,除了上課,時薪NT$100,要打多少小時的工才還的完!一位稻江的學生,已畢業兩年,現在一個月才17500元,身上還有85萬的負債,台灣銀行限畢業五年內還清,他不知道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