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 星期日

台南的計程車司機

(04-29 2012小珠)


台南大概是這次巡迴中坐計程車次數最多的城市了
經歷過嘉義的熱情多話司機後,一到台南就發現計程車司機相較地比較斯文,今天更發現每一個司機都相當了解他們所生活的區域,不過他們並不主動插話(跟嘉義的司機相比),而是在我們有疑問或者主動詢問他們的時候,他們才不疾不徐地分享他們的知識與見聞。
坐了幾趟下來真的感覺到台南司機與生活土地連結的濃密情感,也感受到他們的一種榮耀,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一種驕傲,可以對自己生活的城市歷史如數家珍的驕傲,這份驕傲是榮耀分享,不是讓人不舒服的那種,而是讓人羨慕的那種,讓人想著要是我對台北也有這樣的認識,要是我對台灣也有這種了解,呈現出來的風度是不是也會像他們這樣自然自在呢?
台南的太陽令我暈眩,司機先生的談吐卻令我有如沐春風之感。

穿天透地的能量柱

(04-29-2012 一心)

做完呼吸法靜坐時,突然感覺,有個很明顯的穿天透地的能量圓柱,大概是我身體的寬度,有時候,中心線斜了,就對不上它,中心線正的時候,全身就會進入它的照顧範圍,完全不用自己坐直,而是放鬆地被它吸住。
發現,中心線對準時,橫膈肌收縮膨脹的感覺,是一整圈的,沒對準時,只有正面的身體感覺到橫膈肌的牽動。
腰椎的某一節,被一團能量按摩,按摩一陣子以後,這股能量繼續沿著脊柱往上爬,到胸椎的某一節停了下來,感覺它想要繼續往上,可是上不去,於是停了很久。後來我跟隨身體的感覺扭轉一下,擴胸一下,前趴一下,回到直立時,突然感覺到心跳,心臟後頭的皮膚好像變薄了,心跳送出的陣陣波動,擴散到整個背部!

2012年4月28日 星期六

你們救不了老師

(04-28-2012一三)

教育部預計在2014年國中教育會考加考英文聽力。詩人余光中表示,重視英文是對的,但同時不要忽略中文,所謂中文還包括文言文。
回想自己的讀書經驗,每當背誦文言文課文,第一個動作就是先找白話文翻譯,即便如此,仍覺得背誦古文是一件苦差事,且與實際生活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然而,在那個年代,不曾聽過任何一位老師對學習文言文一事存有不同的看法,只因為那和聯考有關,只因為當時的中國文言文集團,仍然把持著中、小學的文學教育與考試院的高、普考命題大權。
1989年曾上演過一部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故事是一個傳統學校的老師,用反傳統的方法來教學生們詩歌、文學、生活的故事,同時也是一個講述師生關係的經典電影。

2012年4月27日 星期五

安穩又有精神的嫂嫂

(04-27-2012 一心)

哥出門幫朋友慶生,剩我跟嫂兩人。一面吃著便當,一面聊天互動。跟嫂分享今天去立法院所見所聞,然後講到美牛議題,不過,感覺嫂不是很有興趣,都是我在說,沒什麼互動。於是,轉問她胃有沒有好些?瑜珈課上得如何?
她說,血液循環不是很好,常常腰痠,肩膀後面不知為什麼,超緊的,也常發現,自己會不自覺憋氣,尤其是緊張時。觀察到嫂的下巴習慣微微上抬,整個頭的重量偏離的中心線,所以,肩頸後方的肌肉,工作變得很吃重,才會那麼緊。
跟嫂分享說,我以前身體循環也很差,肩頸也常很緊,總是到處尋找整脊、按摩等等療法,後來領悟到,身體之所以會痛、有毛病,都是日積月累的習慣所致,如果不好好面對自己的習慣,而老是尋求外力幫助,是無法真正改善的。後來,透過打坐的練習,改善了姿勢,提升了呼吸的品質,我的身體狀況才真正改善。更重要的是,這樣的體驗,必須運用到日常生活中的每個時刻,不管是躺、是坐、是走、是跑,是靜、或動。

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當信仰成為自然

(04-26-2012宥娟)

真正的歸鄉是從習慣走向信仰,當有一天,信仰成為自然的時候,便是真正的安歇,深深感恩師,學法的路上,那永遠安適深情微笑的北極星。

永遠相信因緣,永遠尊重因緣,永遠的單純無所求,我可以在每一個境界裡如此做到嗎?永遠相信每一個人都在做他的最真和最好?

要更謙卑更虔敬地去向天地學習,向虛空學習,向師學習,學習歸零,更深刻的學習單純浪漫和由衷,深深慚愧啊!原來我的習氣和信仰之間,業習和自然之間,還有好大的距離!

怎麼跟世間連線

(04-26-2012一護)

日記的兩個重點:一、要有外身。二、要一領一。
梵行饒益是僧寶,義饒益是僧寶的運用,法饒益是拉近理想與現實,落實有尊重的關係。
什麼是一領一?就是怎麼跟世間連結。
什麼是公民記者?就是怎麼跟世間建立一個美好的清淨關係。而僧寶是就怎麼跟世間連結、怎麼建立關係。每天要想辦法一領一,每天的日記要有內身外身、內外身。
關心義饒益,要掌握住原則性的東西,涉獵太多易失焦,要會問根本的問題。什麼是回來最根本的問題?政府跟人民的關係、主僱的關係、師生的關係、夫妻關係、兄弟姐妹的關係是什麼,要把最基本的關係講出來,這就是義饒益、法饒益、梵行饒益。所有的關係都是人權為主,真愛為主,方法、制度、公權力為從。

殯葬業這一行

(04-26-2012 靜淑)

下午到監理所辦理公司車輛車籍資料更改通訊地,營登處沒有人會幫忙收信件,造成罰單或是牌照稅繳款單逾期繳款。
服務員說:像你們這種行業應該沒有人想要跟你們作鄰居吧!因為會影響周邊的房價市場。感覺內心好收縮喔,感覺自己的行業被瞧不起與排擠,如同自己也被小看與排擠一樣。是連我對自己的行業都不夠有信心嗎?
念頭尋伺了一下,我說:對啊,臺灣人有很多對死亡的禁忌,雖然這個行業一般人還不是很能接受,但一旦需要用到的時候,又非得需要這樣行業來善後。感覺到自己講這些話還是有些緊,真的想要為殯葬服務業多贏一些正向的觀感。是暴利行業也是公益事業?如何讓生命禁忌轉化為臨終關懷?

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與自然共生共榮

(04-25-2012碧芳)

晚上參加了小朋友學校的親職座談會,請到的是荒野協會的榮譽理事長李偉文牙醫師。在他的分享中聽到了許多熟悉的方向。

孩子如同一顆種子,適性成長依著種子的本質(小花或大樹),只管給予肥沃的土地,種子掉在上面就自然會發芽。而覺得他所分享肥沃的土地,1、生活常規的養成,如平常的五大品質知量訓練。2、養成孩子看課外書的習慣,如平常的聞思,從聞思中去鍛鍊主動學習的能力,能看懂文字所要表達的意思,找到對世間的熱情3、領導與被領導的素養,也就是表達及傾聽的能力,以我學到的佛法字彙,就是說話前後的尋伺,及如何入對方的心

「一領一」就是關係的流動

(04-25-2012韻雅)

早上起床,有些雜念,決定做定課,動態禮佛中看到念頭還是跟著跑,等到靜坐時,雜念就慢慢沉澱了。念頭是關於昨天師開示,昨晚腦袋不清楚,無法寫日記,決定今天再彙整。
最近同修日記中有大量的資訊,能消化的很有限。我屬於行動派,知識性的內容必須要轉換成可以體驗的動態,我較能深入,例如轉化成創作、行動、展演。我提醒自己閱讀台灣歷史、了解世間公義是為了見苦、尋伺出路,不要變成另一種「我見」,或僅是自我療傷。這過程中很多學習,如何知量,最終都是為了能帶給世間正向能量、帶來愛和希望,慢慢地找到自己的節奏,或許這就是師說的中心線。
昨晚提出要否更積極以團體行動力來推動世間公義,今早再次消化這些念頭,看到因為關愛聖脈的托缽,給自己做事的習性帶來急躁了。一直到靜坐時,浮現慈悲喜捨心摩尼寶珠,心就開了,一切都是焠煉,這過程需要愛與涵容,這就是我的學習課題。

台北都會的農家面貌

(04-25-2012 一逸)

昨天答先生今天去拿他自己去坪林摘採的箭筍,上午去找他時,他好開心,連忙從冷凍庫拿出一包已經煮好的筍,不但已經削好皮、切片、還煮熟了,只要回家加工就可以吃了。說完後,繼續邀請我喝杯茶再走,分享他最近自製的包種茶餅,還送了我一些自製的武夷茶餅。
我喝著熱騰騰的茶,聽著他分享製茶的原因是將來兒子結婚時,可以送給親家喝。他笑瞇瞇地說:「我有的時候會送給廟裡的人喝,包括芝山岩的惠濟宮和附近的石頭公廟,老一輩的人說『不要近廟欺神』….」在他的笑容裡讀到了那份憨厚善良,好想和世間分享的心,用欣賞感恩的心由衷聆聽,內心跟著微笑

由簡入繁的後彎

(04-25-2012 一心)
元忞說:「我胃不好,想要做對胃有幫助的。」
心想,就以伸展身體正面的各種後彎式為主題吧。其實,我很久沒有做這種強調某一類型姿勢的課程設計了,通常各類型都會做一點,讓身體均勻的伸展。不過,最近,這個班都有四、五位成員是固定的,課程開始有了進度,感覺,學員們已準備好,迎接姿勢的深度與挑戰。上週挑戰倒立,今天,可以挑戰後彎。
後彎最大的關鍵就在於,必須了解骨盆和脊柱的正確關係,並且打破後彎是在「彎腰」的誤解,後彎,其實是在打開肩膀、胸口、及髖關節的正面,腹部雖然是被拉開的,卻要保持核心力量的集中。

分享生命故事

(04-25-2012韻雅)
中午接到電話,「表演藝術聯盟」問我是否收到一份email,簽署同意書,支持他們承辦文建會的活動。以往為了維持關係(友好?應該說是利益),反正只是蓋章回傳,舉手之勞。
今天腦袋中浮現「契約」這兩個字,正好這件事情就是契約書,我開始思考怎樣才是「做對的事」,語氣和緩地告訴對方,這同意書中沒有列清楚同意什麼內容--演出、教學或是參展,這樣簽了,不清楚彼此的權責,容易有糾紛。我邀請對方如還需要我簽署,寫清楚細目之後再email給我。
對方沒有再回信,我覺得我做了一件尊重自己也尊重對方的決定,以前的濫好人只是助長了契約不明的習氣,也是恐懼的引力之輪(我害怕失去資源、對方怕沒標到案子),停下來,重新定一個互重的契約,才是清淨關係的開始。

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虔誠聆聽天籟

(04-24-2012一恩)

我雖最近沒掉髮,不過,偶而會掉淚喔。
有時因聞思(文思)枯竭,有時則因時間管理欠佳,常望著電腦不知如何下手。前天聽到一位牧師說:讓眼睛只仰望主,將注意力放在祂的行事作工上,就不會一直擔心自己的不足與脆弱。
我想到最近的挫折,是因注意力過度專注於自己的不足與匱乏,沒將世間的苦難放在心上,也就是沒有將佛師隨念放在心上;師隨念就是尋伺如何減少世間的不公不義,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其間沒有對自我的批判,只需認真謙虛的學習,愛心滿滿的直心行去。
我完全相信師對同修們修行方向的教導,透過師隨念,看到偶而有挫折時,就是看到當下沒有找到「最真」的自己!我會放下不必要的想蘊,沒有想表現自己,沒有要達成甚麼目的,只是學習將三饒義化為生命的內涵,自然地讓愛傳出去,練習讓感動與祝福變成修行的方向。

像拉滿了弓的獵手

(04-24-2012一恩)

早上聞思師對台南同修的開示後,一抬頭,彷彿看見一片藍天,內心的感覺正如坂本九唱的歌,永六輔作的詞
抬起頭向前走吧
含著眼淚數著星星
想起多少夏天的日子
孤獨的夜晚
幸福就在白雲裡
幸福就在天空中
師說「聖脈從事生命教育,是不標榜宗教的修行團體。…聖脈之所以談義饒益,主要在避免只顧自己修行卻不關心世間苦難,說修行卻比不修行的人更自私更不關心世間苦難。」
「修行只是學習做最真的自己,不需要為了修行給自己不必要的壓力,修行只需要樂此不疲的動力,不需要人比人的壓力。」

跟陌生人建立關係

(04-24-2012 一止)
善知識開示日記有兩個重點,一是日記要有外身,二是一領一。梵行饒益是僧寶,義饒益就是僧寶的運用,落實有尊重的關係。
什麼是一領一?什麼是公民記者?
換成梵行饒益的話——就是怎麼跟世間連結,怎麼跟世間建立一個美好的清淨關係。

大體冰存與入殮

(04-24-2012靜淑)
陳旭添先生是上週六服務圓滿的往生者。旭添先生在家中停靈八天,因為喪宅在菜市場內,所以家屬也盡快的處理了旭添先生的後事。一般停靈在家中的大體都是用移動式壽體冰櫃冰存,通常大體都會在冰存第三天後整個結凍。
旭添先生的狀況很特殊,因為體型很胖,塊頭很大,在往生前一刻大量吐血,送醫後注射了很多針旭添先生整個頭部、臉部的皮膚很緊繃,像水鼓般。

找到愛與幸福

(04-24-2012一湛)

女兒送我一支蘋果的iphone手機,當母親節禮物,他不但撥空鉅細靡遺的教我使用方法,而且叮嚀我要盡量使用,才會知道手機上網的便利性,看到她想分享的心好美,他希望相愛的人都能同步成長,對於關心我的人要努力跟上。
兒子今天跟我說:他看到好多的家庭都沒有在溝通,所以很多人都不太清楚自己的感覺和想法,也不太會表達,口語和文字的表達能力很弱,溝通對他們是很困難的。他說從小你很少直接給答案,你總是問:發生了什麼事?你的感受和想法是什麼?你的期待是什麼?那你打算怎麼做?…,你總是陪我們一起去探索,等到事情很清楚、資料很齊全,最後你會說:那我能為你做什麼嗎?所以思考、表達和做決定對我們來說很平常,謝謝你。
他們兩個都說:現在你只要做你開心的事,把自己的健康照顧好就好了,(事實上我的期待不只是這樣),看到兒女的成長,心中很高興,知道這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的,最近先生也展現高度的體貼、欣賞和照顧,我知道這是師、這是法的功德。心中默默許願:希望每個人都可以跟我一樣找到愛與幸福。

2012年4月23日 星期一

事情總算明朗

 (04-23-2012坤山)

社區主委因故辭職,委員會被迫重選主委。召集開會的代理委員用鼓掌通過的方式(會議紀錄)選任新主委。反對者不服,質疑不合法,動員連署要向管理單位提出異議,表面以出席人數不足的理由來技術杯葛。
兩派人馬各自拉幫結派鬧得不可開交。

2012年4月22日 星期日

呼喚她的「未來」

(04-22-2012 一虹)

回電給素平,她是我眷村鄰居,國小、國中、高中都同校,她師大畢業後在高雄國中任教,退休後因為「戀舊」而找上我,問我有無保留國中、高中畢業紀念冊?
我談到現在作公民記者從事社會公義的開心,已經沒有「戀舊」的心情,我很少參加同學會,除非你我志同道合。先談核四運轉的危機,她竟然擔心我被人利用,「核四是『民進黨』的問題…我相信妳是很『單純』的人,千萬不要被利用…」,連我的宗教信仰她都要擔心,典型的國民黨封建的愚民教育:「國民黨是台灣人的造福者」。
我由一開始的激辯,放鬆回來展現自己的真,輕鬆談她感興趣的人情事故,她要在台南買屋,不免誇讚一下台南賴市長的眼光,尊重學者專家把台南建設成一個「城是城、鄉是鄉」的觀光都市。總之,人情事故裡都加入「政治」寓言。她最後也接受了、尊重我,因為看到我的開心。

千萬不要辜負

(04-22-2012 一心)

提早到教室,上課前,先平躺放鬆,然後依序做了下犬式、頭倒立、肩倒立。
進入頭倒立後,變換了幾次雙腿的位置:從前後直腿叉開、到屈膝伸展、再到雙盤,因為有前幾天落枕的經驗,今天,就特別注意在變換姿勢時,將支撐全身重量的基底部位(頭頂,和拳頭及前臂的外側)好好放鬆下沉,避免誤用到肩頸的肌肉。
其實,在倒立的姿勢裡,就算是一根毛髮的位置稍稍改變了,都會變成底座重心巨大的改變啊,如果不夠敏銳、放鬆,就很難靈活適應重心的改變。這樣細緻的全身中心線的微調,需要細膩的呼吸。
最後,雙腿再度會合,往天花板的方向伸直,這時候,大腳趾的趾根接回了那條隱形卻力大無窮的垂直線,直直穿過頭頂中央,雙手的支撐彷彿不再必要。
接著做肩倒立,相對於頭倒立的開展與延伸,肩倒立像是遁入身體包裹而成的小宇宙。做完,整個肩頸後方都鬆開了,很多能量灌入頭部,覺得思緒澄澈,心神安寧。

2012年4月21日 星期六

在呼吸裡看見了昏沉

(04-21-2012一心)

昨天下午回到家以後,覺得腿很痠,下半身很沉重,於是做了一下倒立,後來就覺得右肩頸怪怪的,像是落枕那樣。晚上連續在電腦前工作數個小時,到午夜,做完了一個段落,趕緊關上電腦,洗完澡,打坐,坐到了不知多久以後,才突然記得要內收下巴,然後喀啦一聲,頭回到了正位,身子中心線才明顯了起來。右肩頸痠痛處,被竄流全身的暖流輕輕的按摩。
下了座,在床上躺了很久,無法入睡。想起昨天下午在台北228紀念館地下室看到的,那一幀幀受難的司法精英們的巨幅遺照,突然理解了,那整個空間就是一個大靈堂,而我,好像把一些走失的悲憤的靈帶回家了,又想到早上在高等法院,長廊的兩端是一間又一間製造了許多冤屈和燜壓了許多仇恨的法庭,這麼想的時候,感覺好多枉死的靈就飄盪在空氣裡,聽覺和觸覺都敏銳了起來,更無法入睡了。
於是,想像此刻的自己,即將在睡裡回歸天地的懷抱,而保護著我的,是充斥在天地間凜然的正氣。於是,我在呼吸裡看見了昏沉,可能是兩次,或是三次,然後入睡。
早上,花了比較久的時間伸展,先是躺臥的扭轉,滾背、肩立系列,然後是弓箭步、蹲踞的髖部伸展,最後做了頭倒立,大休息,打坐。仔細感受身體,感受痛的部位在死死生生,需要更多流動的能量。

那天碧潭場景的鼓舞

(04-21-2012韻雅)

今晚的鼓歌會圓滿結束,做自己的最真,無法想像可以更美好。
樂團沉寂了一陣子,第一次舉辦活動,不算演出,只是召集大家一起發生。原本是邀請聲音課程的學員一起體驗在戶外的即興活動,後來決定開放消息在網路上,沒有報名程序,自由出席,我省得擔心人數。
就連天氣也是個變數,連續一週都下雨,且差不多都在傍晚時刻(我們相約的時間),昨天看了氣象預報,週六是傾盆大雨還畫上打雷的記號,一些人打電話來詢問是否取消,我在臉書上寫著「風雨無懼」,並且預設了三個碧潭景區內的地點,根據「無雨、大雨、小雨」的情況,參與者自行尋找。雖然無法做到盡善的聯繫,我選擇了一個省力的方式,把注意力放在我能管理的地方。

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直選這麼些年了

(04-20-2012郁曼)

在這個像極了「小型聯合國」的地方工作,但每個同事的內心世界、對這職場的感受,卻很不一樣。有次一位老外老闆問我:「某某同事是不是心裏有問題?他從不跟人打招呼!難道他不知道這是國際機構嗎?」
事實上,在台灣的教育下,這位同事「很正常」:英文頂呱呱,也很用心做好老闆交待的事。但是,跟人見了面時點頭招呼,這並不在過去學校教育指導的範圍內,而且直屬老闆也沒「規定」,所以,「那不是很重要的,把「我份內」該做的事就好就好」。我相信這是至今不少台灣人都會認同的。
今天,當同事問我希望我的新老闆是哪位時(昨前天有三位來面試),我說我會比較希望是歐美人,比較不希望是亞洲人,因為多數亞洲國家是專制統治,較不懂得「尊重」部屬。他聽後立刻就回應:「你對亞洲人有偏見!」我說這不是偏見,是觀察來的心得。而旁邊另一位同事也點頭贊同我的看法,他說他也有這個感覺。

2012年4月19日 星期四

認真的好老師

(04-19-2012一湛)


今天去探望癌症復發的同事,他說癌症是綜合病症,發現時其實已經潛伏很久了,開刀、化療、電療…都是破壞性的治療,把那個部位割除或殺死,其實多數已經轉移了,剛開始因為藥效強,以為好了,其實復發的機會都很高,除非全面的改變生活習慣,可是那些破壞性的治療,已經把體能弄得很差了,目前他只能做最大的努力,可是也做好最壞的準備了。

2012年4月18日 星期三

待人如己的由衷

(04-18-2012一三)

母親腿疾,曾在三總神經內科就診,醫生說要開刀,吃藥沒用,但也開給了母親28天份量的7種藥物。母親不想動刀,在朋友的介紹下,轉赴住家附近的署立醫院就醫,朋友特別囑咐母親看診時不要交代三總的就診紀錄。
署立醫院的神經內科有三間門診,母親掛號的醫師,使用在每一位病人的看診時間最長,幾乎是另外兩位醫師的一倍,相對的,黃醫師的病人數也只有他們的一半。前次看診時,母親不小心說溜了嘴,醫生知道母親曾在三總看診後,隨即要求下次就診時攜帶三總所開的藥物,以避免相同藥物重複使用。

對著想像的好朋友說話

(04-18-2012 一心)
跟好久不見的宜蘭友人互動,她親手打了營養的豆漿。
跟她講到,自己對台灣歷史的認識好少好少,最近開始讀了歷史,才知道,國民黨的極權本質一點都沒有改變。
友人說,她其實不太清楚二二八對宜蘭的影響,但是,都很記得郭雨新被選上時的狀況,當時,她們家族有很多人都做公務員,清清楚楚知道國民黨貪污程度之惡劣,所以,都支持郭雨新陳定南也是郭雨新培育出來的人才,當年,陳定南在電視上跟王永慶真對六輕辯論時,他那種從容自信的微笑,永遠地印在宜蘭人的心底。
我說,鄭南榕也是宜蘭人呢!還有導演鄭文堂現在是文化局長。聽小珠說,她最近跟著偶戲團巡迴,一到宜蘭就覺得充滿了人的溫度,雖然演藝廳比苗栗那個嶄新的演藝廳小,來看戲的家長和孩子們卻非常放鬆,館方人員,從頭到尾鼎力相助,不像苗栗,一切依照規定沒有彈性,家長好緊張,一直叫孩子不要亂動。還有,宜蘭演藝廳外,那個小小的公園裡,就有幾處日據時代的遺跡,以及舞蹈家羅曼菲的銅雕,加上說明。所以,繞一圈,就是一個深度的文化與歷史之旅!怪不得,宜蘭人都看起來那麼健康,放鬆,懂得生活。

最豐收的記憶

(04-18-2012韻雅)

這一期聲音課程的結業日,抱著喜悅的心情準備課程。這段期間的每週三教課,成了最豐富收穫的記憶,深深感恩每位出席的菩薩,讓我學習放鬆自在的愛。
下午班的學員不約而同提早到,或說是準時、沒遲到,從上課前熱絡的互動,可以感覺大家的開心,共同營造了一種珍惜彼此交流的氣氛。這堂課是整期最順暢的,我準備的內容剛剛好,不多不少,教課的節奏也是那麼完美,沒有一點點的急躁和擔心,學員與我示現了絕佳的默契,就好像完成一幅最美的集體即興畫作。

2012年4月17日 星期二

二二八的苦難滋養

(04-17-2012宥娟)


越過228的痛,究竟歷史要帶給我們甚麼樣的啟發或是滋養?
今晚的法會,一如為我們輕聲訴說陳澄波的故事,螢幕上是陳澄波的遺作《玉山積雪》,聽著這一段歌詞:「玉山高高就天,靜靜遠遠在天邊/看顧山腳的百姓,伊永遠攏不甘離開/有熱情才是溫柔,有勇氣才能自由/有慈悲才沒冤仇,有藝術才贏得過千秋」。
是啊!有熱情才是溫柔,有勇氣才能自由,沈痛中有著驕傲,那是我們的祖先,不該被遺忘的,終究會出現在眼前。
今晚的主題,同修們透過這段歷史,分享如何面對生命中或大或小的痛。
一三說,這一年來,在師充滿智慧的引領中,在認識歷史中透過苦難的滋養,我們對世間苦難變得更敏感、清醒,同時也看到,所謂「台派」普遍上是現今社群中較有創意,較有熱情和能量的人。是ㄚ!這不正符應了玉山積雪這一首歌的歌詞所闡揚的精神!

如果路規劃得更好

(04-17-2012 一心)

搭公車下山。和鄰居交流,總是很自然地感覺敞開。她說到羨慕代文的媽媽很隨和,下一句(可以猜到)就說她自己的父母很難搞。我說,每個人都覺得別人的父母比較好,要換換看才知道。她似乎被提醒了,於是說:「對啊,有人說,如果教全世界的人把問題通通丟出來,然後,重新選一個問題帶回去,大家最後還是會選擇自己原來那一個。」
下了綠三,搭上642,從新店到景美到公館,一路上,望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仔細凝視他們的面容。
發現,這位司機不喜歡把車停在站牌,總是稍微往前一點,也不靠邊,想要搭車的人,就得從站牌匆匆忙忙跑過來,有一位婦人稍微跑慢點,司機就繼續往前開、不管她了。
想起在美國搭公車或客運時,司機們總是慢悠悠地,禮讓行人,尊重乘客,只有在厄瓜多坐公車,還有在印度以色列搭野雞車的時候,才有類似台灣這樣人不像人、沒有尊嚴的體驗。
匆忙,以及無感,似乎是台灣和其他許多開發中國家的社會現象。
這位司機,每站都會報站名,也會說謝謝,感覺,他不是故意要這麼匆忙無感的,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帶給人的感受吧。但是,到了金華國中站要下車時,他不但緩緩將車滑入站牌,還很溫和有禮地說謝謝。
後來我想,是不是因為新生南路有公車專用道的緣故?如果,大台北地區的路,規劃得更好,讓人可以走人道,腳踏車、公車有專用道,「人不像人、沒有尊嚴」的體驗,會大大減少吧。

莫以假亂真

(04-17-2012 一智)

準備法會的報告內容,最真的自己,這個主題永遠發揮不完,從不敢作證的員警,死於神明、習俗之說的爸爸,能做最真的自己,是無比幸福的!要用我們的幸福,來迴向別人幸福的因緣。
法會開始前,師開示:『內外身就是關係』。聽過幾千遍了,今晚特別有感覺!再次連結2500年來的智慧。為什麼要關心義饒益呢?因為這裡有內外身,無法切割的連結。這裡有世間的苦難。這裡有法的智慧。喜歡這樣的傳承,歷久彌新的滋養!
為什麼不敢做最真的自己呢?
上網聞思,師示:說到中心線,因為大家太忙、太累了,不懂化繁為簡、化整為零,給自己太多壓力,常把「最習慣的自己」當做「最真的自己」,不懂得讓身心還原成最簡單的呼吸,最簡單的收縮膨脹。身體的智慧沒發揮,看事情看感情都好複雜,容易失真!超讚,師的智慧總是這麼透徹,直指人心。
還原,回到如來,是一切問題的根源!相信這也是大家的嚮往,就這樣聚焦,日夜精進!

一趟瘋狂的旅行

(04-17-2012一心)
法會靜坐,收攝。彷彿很久沒有這種在靜坐裡面,墜落,墜落,掉進呼吸懷抱裡的感覺,想再休息一下,可是時間到了。把雙眼睜開前,貪戀地再多品嚐幾個氣息,這幾個氣息很神奇地提振了精神,好像電動遊戲裡,有超強法力的寶物。
一如分享陳澄波的故事,然後放了果陀劇場音樂劇「油彩的化身」裡的音樂片段,畫面用的是陳澄波最後一幅畫作【玉山積雪】。

2012年4月16日 星期一

燒炭自殺與「減碳」政策

 (04-16-2012一三)
前陣子,陪著88歲的老母親四處看病,曾兩次聽見她說希望自己一死百了。一個無法止息的腿痛,一位無法好好對話的大兒子,就讓母親想蘊熾盛、煩躁得想死,更何況全家生計出了問題?

只有愛可以含容苦迫

(04-16-2012宥娟)
日前在228國家紀念館觀賞影片《巴比倫之子》。 

海珊政權垮台後,伊拉克戰爭中存活的戰俘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一對祖孫於是展開了千里尋親之旅,歷經千辛萬苦抵達目的地,等待的結果卻是殘酷的事實。走過每一座監獄,走過埋屍無數的亂葬崗,失去兒子的母親跋山涉水,依舊找不到自己的兒子,傷心欲絕地在回程的車上死了,12歲的小男孩一夕之間被迫「轉」大人…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巧遇酥餅

 (04-15-2012 郁曼)
(楊逵的孫女楊翠與外曾孫魏揚)
       發現臉書這樣的社交平台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算自己沒po文,也能從朋友、或朋友的朋友的po文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有,認識許多人

我是新化人,但楊逵館在新化成立了這麼些年,我一直沒真的參觀過,倒是楊翠的文章讓我對她有好感,而聽演講多半會睡著的媽,竟然說楊翠很會講故事,所以,當近日從楊翠臉書知道今天下午有《楊逵文學音樂節》的活動,看活動的內容還不錯(還有一些地景導覽),而且全免費,楊翠也會來,就報了名,一方面也是想說,自己是本地人,也該了解一下,否則都不知怎麼跟人介紹。

試從昂山蘇姬看台灣

(04-15-2012 一心)
看完「以愛之名──昂山蘇姬」的第二天,身心的震盪仍未散去,某部份的自己,竟然對身陷水深火熱的緬甸人民,升起了羨慕之情,因為,他們要推翻的敵人是那麼的顯而易見啊,那殘暴又專制的軍政府,如此容易激起人們的憤慨,以及國際輿論的同情。然而,在台灣呢?

2012年4月14日 星期六

學宗教是在打開最深的情

(04-14-2012 一心)

(陳儀穿著黃色西裝打領結,中間穿著軍裝(或是中山裝)
就是「寧可殺錯99個,只要殺對一個就值得的」柯遠芬,
旁邊戴眼鏡的老外是葛超智 (George Kerr)
「被出賣的台灣」一書的作者,這是畫家藍蔭鼎
228大屠殺前的畫作。)

決定去看「以愛之名──翁山蘇姬」,匆匆忙忙地趕到戲院,一坐定,剛好所有的廣告都結束了,正片開始。
片中的畫面與情節,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原先以為,是因為事前看了很多關於這部電影的評論和相關資料的緣故,沉澱了一天之後發現,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來自於自己生命中,往返於兩個世界的體驗。
美國與台灣的差別,或許沒有英國與緬甸之遙,我所要面臨的抉擇也不像翁山蘇姬那樣的戲劇性,但我想,每個人在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曾經歷過類似的掙扎,在理想與現實、內與外之間的拉距戰。

山路

(04-14-2012沐沐)

而上
向巔頂的光
那蛇且緩且伏且迂迴且暗自
將整座羞綠的僻靜
竊據

果真這爬蟲擅長魅惑
路過的南風禁受不起
桐樹的芽苞才醒
就硬是把她濕暖的步履留了下來

留下來
給山澗起了個好聽的名字
給酣睡的火金姑鋪了床舒潤的被
給愛妝扮的屋簷添一圈鮮翠的帽沿

做最真的自己──咱敢不是傀儡尪仔?


2012台北聖脈講堂【公共佛學】系列(一)
<做最真的自己──咱敢不是傀儡尪仔?> 
「一條線 兩條線 十條線 百條線 傀儡尪仔的運命 條條著靠人來搬  感情線 生命線 事業線 智慧線 你和我的運命 敢是雙手拼會贏 
生命中,有沒有一條線,
一旦掌握了,就不必再做任命運搬弄的傀儡?
一旦對準了,就可以成為生命真正的主人? 
邀請您一起來尋找這條
讓魂魄歸位、靈性開展,讓生命單純、感天動地的
中心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