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入戲入真都要空

(06-30-2011亭伶)
聞思摘要:
戲為了真 2006-08-05‧導師主講
 
學生問:如何能夠達到「戲為了真」,然後又能夠離境。 
導師答:身心要空,要由衷,才能夠容得下別人。入戲要將自己空掉,把自己丟進去,完完全全投入,丟進去那個時代,丟進去時代中的一個人物,進而完全投入時代洪流中不同人物的角色,把自己丟進去。丟進去是完全沒有先入為主,並不是去主持正義、臧否人物,改變角色情節。我們還是空的,丟進去只是跟著時代中的人活著,跟著他痛苦,跟著他快樂,跟著他喜愛、跟著他恚礙,跟著他生病了、老了、死了。然後他死了啊,戲也看完了,過去的我也跟著死了啊,然後一起重生,又回到這個空來,就這個意思啊。看戲溶入才有意思啊。如果看戲一定要保持距離,那就沒意思啦。
 
演員也要有這種準備啊,戲演完了,他就出來了啊。演戲看戲都要入戲,入戲就是入真,就是再體驗再活一次。英文就是relive, live over

等待相遇的合鳴

 (06-29-2011一心)

Scott加入我們三人,按演出順序從頭到尾走一遍。第一、二首是編好的歌,第三首則由韻雅Scott的雙人即興開頭。

Scott問,按照真的長度來嗎?韻雅說,是的。Scott閉起眼睛,不知從哪裡發出了第一個音,那第一個音,被唱出來的同時,也被聽到了,那聽到的感覺,是驚豔,下一個音、再下一個音,彷彿都是為了讚美這驚奇的聽到,他們倆全然敞開地凝神對望,在音聲與情感之流裡,沒有一絲遲疑的空隙。

正震懾於如此無懼的對望,卻發現,他們是透過對方的雙眸,看向無盡的遠方。

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媽媽滿七的日子

(06-29-2011一慈)

今天是媽媽滿七的日子,午後三位師父帶領家人誦經,兩點未到,師父已就位等候,家人還未到齊,已過五分鐘了,還是各忙各的。等在一旁的姪子,也不知該做什麼?叫了這個、又請了另一個(第一個念起無明、知停),等了他又等了是一個無明觸,看見過去對時間抓取的衝動再集囉!注意力回觀到身體的覺受,感覺身體的張力同時,腳步也往樓梯處走去,一步兩步三步,很清楚的感覺到身體的張力一段、兩段、三段鬆落了!這樣的觀察很好玩!

誦經結束後,見所有姪子輩都齊聚在這裡,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主動邀其為奶奶誦《無我相經》,自己跪在最前面,打直脊椎,舉香禱告,後面個個也跟著跪下來,挺直了腰,感覺靈堂內外一片寂靜無聲。媽媽一手帶大七個兒孫,每個孫子都是媽媽的心肝寶貝,七個孩子年紀相近,不善於表達內心的感情,引領他們用最由衷的深情,表奶奶的養育之恩建達心柔森江姊姊、弟媳、姪子女友也都入跪,一句一句跟著唸誦,一入一出收放、乾淨宏亮,只見聲波交流,未見人耶!

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可以更調皮更卡通

(06-28-2011亭伶)

昨晚一邊遛狗一邊享受著晚風的清涼,突然社區的老先生開車經過探出頭來。
看著我說:「妳何必這麼辛苦?」
「不會啊,是他們帶我出來散步啊。」想起蝸牛帶我來散步的故事,很自然的回應。
「他們都是你的業障!」老先生很認真的說。
突然覺得自己被擊中了!衝動了接了話頭。
「那你的兒女也是你的業障。」哇!中箭!
「每個人的業障都不一樣!」老先生更嚴肅認真的說。
「這樣想太辛苦了,不會啦,是他們帶我出來散步啊。」聲音卡卡,想要轉已經來
不及,對話變調了,照見了自己的僵硬。

愛人如己的由衷

(06-28-2011一三)

「鍛鍊世間沒有別人,就從由衷的說話開始,每一次和別人說話,都感覺是在和自己說話一樣。」

師的這段開示,不知曾經聞思過幾回,卻始終不瞭解什麼是和自己說話的覺受。和自己說話不正是OS內心對話)嗎?怎麼會是由衷呢?

和自己說話的感覺就像是寫修行日記,那是獨對蒼穹的告白,是面對天地的交心。

共修小組法談時,將自己的問題請同修請益,而一虹的簡單回應亦讓自己豁然開朗。原來,自己持續這樣的練習已近十年

寫日記,有塵埃落定的作用,讓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塵埃落定、水清見底---

誰是誰的業障

 (06-28-2011玲真)

亭伶說在溜家裡的四條狗時,鄰居老先生開車經過,說狗狗是她的「業障」。亭伶反駁說:「你的小孩也是你的業障」。亭伶感到這樣的回應不如法,請同修回饋。

我:「其實他是看到妳的辛苦!妳就說:『謝謝您的關心』!

亭伶說:「下一次再遇到我會先很鬆沈,然後說:說不定我是狗的業障,呵呵!謝謝你的關心,其實不會啦!是狗帶我出來散步的。』」

舉自己的觸境為例:一賢聽到我請宇平(妹妹的兒子)去捷運站接下班的琦君問:「他有多的安全帽吧?」我再打電話跟宇平確定後,一賢說:「騎摩托車真的很危險!像昨天…」他開始描述昨天他去上班途中,看到大卡車撞摩托車的車禍(看摩托車的狀況,可以想見撞擊的力道有多強。我看那騎士應該…) 以前未學法的我,會生氣的說:「你在詛咒女兒呀?」但當下心裡只覺得好笑,很想跟他說:”Thanks. That sure makes me feel a lot better.”但沒說出口。

知道他其實很擔心,所以沒生氣…後來又分享今天的二個體驗(如上)。結束時說:「有時會覺得,讓女兒吃點苦也好。苦夠了,她就會走上學法之路!」

震撼於破釜沈舟的初發心

 (06-27-2011博琛)


晚上聞思班主題是「初發心」,由榮富主持——開場說:初發心最勇猛、精進向善的心,以前都在過去、現在、未來裡輪廻,日復一日,不知無常之將至,自來到《聖脈》後才知生死、才有苦、有樂,迄今仍震撼於破釜沈舟的初發心。

一丹分享學法前總是小鼻子小眼睛,很苦!其實是自己想偏的緣故,現永遠相信永遠欣賞,負面的想法就越來越少了,初發心是最真、最善、最美麗的心。

郁曼分享因實際到大城濕地乘牛車看濕地的生態體驗,「了解才能夠愛」,師示:「要愛這個世間就從愛自己的土地開始」、「永遠承認自己不夠了解,永遠學著讓自己更多一份的了解」。

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禮敬作曲家蕭泰然

(06-26-2011衣穎)
晚上看到《民視臺灣演義》中所介紹的「音樂家蕭泰然」好生感動!想起1995年他到仁愛國中的講演會上,我曾拿著CD給他簽名---字跡好娟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RcwlnVsF2k

許丕龍(女歌手許景淳的父親)蕭泰然在戒嚴時代聽到高俊明牧師演講後,勇敢寫出一曲《蕃薯無驚落土爛》,至今仍是海外台美社團抒發思鄉情懷的必點歌曲。

許丕龍熟識,在1980年與許丕龍合作譜出《出頭天進行曲》,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VA55Kwaoo
蕭泰然竟因此成為黑名單的一員,長達18年沒有辦法回到台灣!其間從一小禮品店老闆到後來不忘情地擺上一台鋼琴自娛,而後回到最摯愛的樂曲創作,並將思鄉情懷全然付諸於樂曲之中,也推動臺灣音樂於國際發表。後來他57歲、1995年廢除黑名單,他終於再回到臺灣

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真相是活出至純至性

 (06-26-2011一智)

「宗教的英文字religion,原意有再連接(relink)的涵意,指既連接又超越,不但連接人與人之間,還要跨越部落、種族,使人類成為一家不分彼此。一切宗教喜歡講「不二」,理由或許在此。但本位主義,自以為是,不但沒有把人與人連接起來,而且還製造對立仇恨。要連接就要交流,要交流,首先要允許不同的意見,不要有所謂「正統」,要歡迎「異端」,免得今天的異端變成明天的「正統」,又「君臨天下」不容許昨天的「正」統,這是宗教戰爭乃至教派鬥爭的根源。」(19938月《新雨月刊》第69期。事實上導師宣講這些字句已超過25)

religionrelink,既連接又超越。我跟媽媽的生命,怎麼既連結又超越??我倆連結最美的心,最深的情。但要超越表面肉體的病苦。這個超越是因為看到色身的無常,是看到身體地水火風的假合。

跟影子跳舞

(06-26-2011季菁)

電影「當櫻花盛開」中的老夫妻魯迪杜莉,就像千千萬萬對傳統夫妻,丈夫是一家之主,嚴肅、呆板,以自我為中心,從不問妻子心中真正的想要,也跟子女不太熟稔。因為妻子從醫生口中得知,先生患了即將不久人世的不治之症,所以藉口想看看子女,想出去散散心,就先生去旅行,沒想到妻子竟然趕在他之前猝逝。

失魂落魄的先生其實知道妻子像是被關在柵欄裡的野貓,她曾是對日本的舞蹈藝術那麼的感動和嚮往,於是他前往三子工作的國家——日本,想要重新認識他的妻子。工作忙碌的兒子雖然口說想念媽媽,想要為父母做些什麼,但又忍受不了父親的到來干擾了他的生活。而失魂落魄的父親來到日本,也過了幾天縱欲的生活,但還是無法掩蓋他對妻子逝去的難過。

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先滅火

(06-25-2011怡文)
開會前,先講明今天開會的目的及導向:來工作,就是要開心,開會,是要來練習敞開心房,聽聽對方的聲音,也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有說,對方才有可能了解;不說,就會像是點火燒著自家,卻又不先滅火,一直喊抓賊…

所以,今天的開會,希望大家都能夠說出自己的想法,也接受對方的想法,若你覺得沒有辦法,沒關係,今天可以先離席,下次再來試試…無人離席,那就開始囉~~

考前最後一個週末

 (06-24-2011一寂)
決定在考前最後一個週末,安排個同樂會,讓快要被各種考試烤焦的學生,有個輕鬆的收尾。

同樂會的設計,很簡單,把餐點搞定,把桌椅清空,教室留下一片空間,剩下的,就交給學生自由形塑,老師只是旁觀者。

學生原本分散教室左右兩側,聊天說笑,慢慢的,開始有人圍坐在地上,玩起轉瓶子的遊戲,輸的人要被彈耳朵,輸的人要大聲喊著「班導,我愛你」;再慢慢的,圍坐的圈子擴大了,男男女女交錯,擊掌拍手玩著「請你跟我這樣做,請你跟我這樣做……」,「停、重來,某某某,沒有在節拍上……

來回追尋垃圾車的聲音

  (06-24-2011一心)
晚上七點半,打電話跟Sarah確認要不要打坐,她說好,我就去吧。我們約八點,提前幾分鐘出門,出門前,順手拿起兩袋要回收的東西,心想,或許路途中會遇到垃圾車,如果沒遇到,就算了,頂多是提過去再提回來。

但是,「遇到垃圾車」,並不如想像的順利,也無法接受「把回收物提到Sarah家再提回家」這樣的蠢事,於是,開始在社區裡爬上爬下、來回追尋垃圾車的聲音,但由於是山谷地形,有迴音,很難辨認聲音到底來自何方,明明在左,下一秒,又像在右,熟悉的路突然變成迷宮,陷入無助與惶恐,懊悔自己做了這樣一個愚蠢的決定。

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真相是不辜負生命

 (06-24-2011一慈)
媽媽往生第八天,感覺就像一場夢,站在媽媽肖像前,裊裊香煙隨風輕輕吹散,桌上整齊排列的供品,一旁黃色布幔交疊處,隱約地露出冷黃色硬硬的底座,這一切匯集的訊息,告訴我一個事實~媽媽往生了!

只是那個境怎麼變得像星星好遠好遠,卻又近在眼前。反覆咀嚼師開示:活著只是一個「相」(意象)、往生也是相(意象)。那活著跟往生有什麼不一樣?昨天的我也往生了?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有的是記憶與想像!昨天的我有昨天的連結,今天的我有今天的連結,連結的世界不大一樣了。活著就是與此世連結,往生則是與他世連結。

真相是不辜負生命

(06-24-2011一慈)
媽媽往生第八天,感覺就像一場夢,站在媽媽肖像前,裊裊香煙隨風輕輕吹散,桌上整齊排列的供品,一旁黃色布幔交疊處,隱約地露出冷黃色硬硬的底座,這一切匯集的訊息,告訴我一個事實~媽媽往生了!

只是那個境怎麼變得像星星好遠好遠,卻又近在眼前。反覆咀嚼師開示:活著只是一個「相」(意象)、往生也是相(意象)。那活著跟往生有什麼不一樣?昨天的我也往生了?昨天的我不是今天的我,有的是記憶與想像!昨天的我有昨天的連結,今天的我有今天的連結,連結的世界不大一樣了。活著就是與此世連結,往生則是與他世連結。

婆婆的自我折磨

(06-23-2011一離)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1994年上映的美國電影《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有這麼一段描寫——瑞德坐牢40年獲得假釋後才發現:「40年來每次上廁所都要請示,不請示連一滴尿都尿不出來」。
「只要媳婦上廁所,不管是大小號,婆婆只要聽到沖馬桶的水壓聲,馬上從樓下衝到樓上,劈頭就問,剛剛是大便還是小便,如果你說大便,婆婆就說好臭,然後接著問,有沖乾淨嗎!這事嚴重到不管白天夜晚只要她上廁所,不管幾次,婆婆一定來稽查一下。今天一整天想到要上廁所,整個人就憂慮了起來,繼續下去真的會發瘋。」對照下午這位學員的求救電話,竟有幾分相似,莫非人性也常受到心裏住的「警總」呼喚!

聽到了媽媽最美的心

(06-23-2011一智)
早上10點多,爸爸來電說:媽媽的鼻胃管引流出黑紅色的血,他問醫師是哪出血,醫師也不知道,只說先用藥物治療了,暫時觀察即可。
爸爸繼續說:他看到血,心裡酸酸的,要不要請醫師作胃鏡?會不會大出血??按摩到脖子時,綁氣切的位置皮膚腫腫硬硬的….
感覺爸爸的不捨注意力停在「媽媽的身苦」,我倆一起說苦,媽媽好辛苦。對啊,人生就是這樣…..好可憐一來一往,邀爸爸唸《無我相經》回向給媽媽,爸爸說:他唸不下去,他不會亂想,他祝媽媽早日康復,爸爸轉得快~就像您說的:媽媽的身體正在大掃除。掛了電話,感覺身心的餘波蕩漾,倒帶回觀,是注意力放錯了!

2011年6月23日 星期四

忽然懂了太極

(06-23-2011亭伶)
早上先生準備出門前,失手打破了保養品,唰!玻璃瓶破碎,液體一下子流洩了一地。
一霎間,眼前突然出現畫面,一拳打過來,有一個人身子沈了下來、稍微往後一偏,過去了,一個武俠片經常出現的畫面。忽然懂了,這就是太極,順勢而為,不是什麼來都要接的,都必須硬碰硬,可以選擇的,忽然看見自己的逞強用力,不論什麼來都要抓,都想用如來神掌去接,順著無明衝動與慾望,認真用錯了地方,反而失真。

與代理商唇齒相依

(06-22-2011一賢)
今天見證了放鬆無所求的心才是最好的迴向和引導。早上跟台灣業務主管去向總經理解釋幫代理商活絡庫存的簽呈,這份簽呈已經佇留超過一天,相信他有不同的看法。

進他辦公室時作意放鬆無所求,他說正想找我們,感覺他心情不錯,順著輕鬆的氣氛談到主題,他果然對價格認定原則有意見。因時間不夠,約好傍晚再談。

中午開主管會議時,研發主管提到業績停滯的改善,總經理請大家發言,等了一兩分鐘,沒人開口,趁機舉手說明活絡代理商庫存的重要性,以及建議做法。內心無所求的作意,空間感就出來了。很放鬆地開口娓娓道來,感恩同仁及總經理很有耐心地聆聽,講完也不像以往的發言,總有反對意見,因為經過多次私下溝通,今天沒有任何人有不同意見。

晚上再跟總經理討論主要價格的問題時,作意放鬆無所求,一直觀呼吸,吸氣呼氣之間有個空,微笑是空,真心是空,欣賞是空,感覺總經理的言詞之間,滿滿的期許與關愛。

輪到我的時候,在一呼一吸之間說,畫龍點睛,從容不迫地說出與代理商唇齒相依的關係,對方的困難就是我們的困難,幫助對方的同時也改善了我們的問題。他很認真地聽完,輕鬆地回應,完全地接受,沒有絲毫的不認同。

當初每個人的臆測都是會有很大的阻礙,沒有想,只管單純與直心,感覺好似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應該是放鬆無所求,做了最好的迴向與引導。

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為什麼你總是笑容滿面



sider it pure joy, my Brothers, whenever you face trials of many kinds."「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


版主:
最近,校園霸凌事件叢生,尼克了解到在華人社會也有嚴重霸凌問題,特別鼓勵台灣青少年,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是否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愛、希望,與內心的和平。雖然人生總有順境逆境,「你可以選擇對現況憤怒,也可以看見自己所擁有的,並學會感恩。很多時候,身處逆境往往可以讓人學習到更多事。」

宗教永遠跟世間苦難同在

 (06-22-2011一無)
回到臺中,內心還需要很多空間,來消化這幾天師的開示內容。
對於這次師開示,「我們不是在談政治,是在談世間苦難!」
嗯!的確是這樣的。
只是,大部份的世間苦難,來自於政治上不當的操作。所以我們才去談。

我們的祖國是臺灣!
雖然這是目前臺灣社會上最麻辣的話題,但也是事實之一啊!(我想,臺灣有許多人,心裡是這樣想,但手中選票仍然有礙於現實的恐懼,不敢投給代表本土的反對黨)

記得以前讀歷史,從周朝文化開始認識。
讀到,大國如何對待小國的態度(為他們建立好的風俗習慣,保持他們的宗廟祭祀,令小國一心嚮往大國的風範)

但現今中國卻沒有這麼想,而且諷刺的是,中國還在推崇孔孟,企圖利用文化交流,來達成兩岸的統一。

這次北上,聽到臺中學員珮瑩家中的祝融事件,內心本只覺得,世事無常,該來的,接受消化,重新出發,認識生命的本質。

但接到同修日記,對此火災的反應,心臟突地被打了一個促不及防的冷拳:
「回顧過去,每當重大都市更新進行的不順利的時候,總是有類似的火警消息傳出,由於每個都更案背後都牽涉龐大利益,也不得不讓人懷疑其中的內情並不單純。」

天啊!竟然有這樣的事!存在我們自由的臺灣,官商句結的疑竇,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同事件中爆發出來,

看到新聞,阿扁在監獄投稿,竟然引起監獄的制止。報導上是這樣講的,阿扁的文章,據有煽動社會不安的內容。

天啊!一個被關起來的人,監獄還會怕一個犯人!在臺灣,言論自由是假的嗎?

以上這些,難道是在談政治嗎?

這樣的真象,必須要透過教育,讓大家有學習判斷的能力。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對體制教育所給予的,全部照單全收。因為,我已在聖脈的禪修中,學會返觀,發現………自己長久以來,這一生所走過的路,再回來當下對照身心的苦難,現在的苦與過去的苦,過去的苦與未來的苦,這樣來來回回的看,已能體會到世間苦難是無法逃避的,只能離(這個離,並非不理,離指的是空間),無法避。再透過師的教導,透過師走過的路,來檢視自己身心的苦難。經過好多年的發現與體驗,就能看到世間苦難任憑天地之大也無所遁逃。漠視與迴避,也許是臺灣宗教的修行方式。但我已學習到真正的佛法,我已明白佛陀真正的信息並非現在佛教所傳達的。

宗教永遠跟世間苦難在一起。
但臺灣的佛教,大都是跟執政者走在一起。這是不爭的事實。
這也難怪,在接觸《聖脈》以前,多年來,自己一直無法進入傳統佛教的宗祀式廟堂,也融不入傳統佛法的修行。我想,不談世間苦難,怎麼可能體會到佛陀當年講的佛法精髓呢?
尤其看到中部《中台禪寺》死忠擁護國民黨傾中、不知民生疾苦的態度,讓我對佛教感到失望與傷心。

宗教沒有公權力,但對執政有監督的義務。
執政者,動不動,就用干預政治的罪名,施加在建言者的身上。可謂「做賊喊抓賊,殺人呼救命」!

沒有公權力,沒有警察權、調查權、審判權、部隊指揮權,談不上干預。這是很明確的事。但執政者,就喜歡用這樣的框框,去躲避反對的聲音,去騙取支持者的選票。這就是當前執政者的顢頇。

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顧好呼氣才「有出息」

 (06-21-11 永川)

 

聞思﹕「說話,呼氣,卻一直沒有吸氣、換氣,然後就會感覺說話越來越緊、身體也越來越緊。後來,就會提醒自己要注意換氣、注意吸一口氣。有呼有吸,出入自在。」J

  哇!琢磨了一陣子,還未發現有問題!就在和客人對話時,才赫然發現,在說話時,真的只有在呼氣,沒有顧到吸氣,在說話中,一直呼氣是由自我衝動的在膨脹,沒了氣,那時身體是狠用力的在吸一口氣,而這口氣是丹田內縮,逼迫胸腔上提的吸一口氣,趕快的又衝動的呼氣說話,我慢此時也隨之生起,根本沒有空檔,來尋伺哩~

「諍而無爭」的美感

(06-20-11怡文)

最近聞思「諍而無諍」,細細咀嚼箇中滋味,發現裡頭藏有大大的美感,及對人深深的信與愛。

    「諍而無爭」」用在公益上,就是民主; 若用在人際關係或是工作上,就是同心同事。很像孔子說說的君子所争,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揖讓而升就是先有了尊重才諍。

就在宜蘭的海邊

 (06-20-2011一恩)
暴雨前的海邊  狂亂的風
腳底細細細的沙  溫柔得如母親的臉
那一想起  便會流淚的鄉愁~~

天邊的烏雲轉濃
無垠的海   湛藍得笑開了
一個浪頭接一個 
訴說永無止盡的荒謬與哀愁~~

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當小我消融在大我中

(06-20-11一賢)

晚上六點半,總經理找幾位主管開會,討論產品導入客戶設計的問題。
大家就座後,等了好半天行銷主管沒有進來,我出去找他,看他手持手機面有難色,(他太太生完第三胎,上月才坐完月子。)了解他的困難,就不勉強他。
會議開始後,A主管首先發言,開口就談到行銷沒有策略,造成業務單位沒有方向感,行銷應該為導入設計的成效不佳負責。總經理跟著數說行銷的能力不足,行銷一下子成了眾矢之的,會議也像極了一味「吐槽」的汙水處理池。
今天從早到晚的六根守護還不錯,感覺能量很好,這時作意聽到無聲,去看到發言者的真心,都是由衷地想要對人好,只是沒有能量對人好。

婆婆只是在撒嬌

(06-19-11玲真)
婆婆委屈的一遍遍「告狀」:昨晚一賢打電話回家告訴sely,說晚上不回去睡覺。sely「竟然」沒告訴她,害她「掛心」到二點多。sely告訴她後,她才「放心」睡去。
sely 應該是以為妳睡著了,所以不敢吵妳吧!」婆聽不進去,每隔幾分鐘就講一次。
剛好一賢在旁,心生一計,指著一賢說:「都是他啦!一定是他叫sely不要叫妳啦!妳要怪他!」一賢很配合的演出。婆沒再提了…

2011年6月19日 星期日

現代的收驚

收驚
 (06-19-2011靜芳)
今天一大早就回外婆家去,話說外婆上週開完刀(腳踝裝人工關節),所以回去看看她;和家人們聊天時,外婆說到,自從出院後,晚上都沒有辦法好好睡覺,說是這幾天晚上,都聽到有人在叫她「阿嬤」,在醫院時,晚上又有人在拉她的腳。
阿姨們就說:可能是被「卡」到了,醫院那種地方不是很乾淨。靜芳說:噢~~開完刀那腳晚上會抽痛是正常的啦,因為麻醉在退時一定會痛啦,哪有那麼多的阿飄啦,而且最近天氣都這麼熱,晚上不好睡是正常的,太熱了啦,阿嬤又省電,冷氣又不開久一點,所以太熱太冷人都會睡不好,正常的。
「不然請人家來給阿嬤收收驚好了,讓她安心一點也好。」阿姨們說著,就請了人來幫牁嬤收驚。
這個台灣傳統的收驚,不知是有效還是無效,還是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老一輩的人遇到小孩哭鬧不休、暝時不好睡……醫生館看不好的病痛,都會去收驚,有時還真的收一收就好了。

玉井的鈺鼎步道

(06-19-11怡文)
   因緣許可了,讓怡文可以接近大自然,一吐昨晚烏煙瘴氣的壞空氣……

   一早驚醒~~怎麼跟平常睡醒的時間一樣…今天應該要提早起床的…趕緊打電話給一日老師,還好他們還沒出門,也還願意等怡文,快速盥洗後,便趕往禪堂集合


   到了集合地點,等候同修後,由阿興老師帶同修前往目的地。此時英玲從別台車轉坐到我們這台車,在路上,一日老師問英玲,多久回去大陸? 她說之前比較常,現在就比較少了,但她今年回去時,發現福建變的太多了,房子一區一區的蓋,讓她都快認不出這是她生長的故鄉了…因英玲算是滿早一批的大陸新娘,她開玩笑的說,除了老兵撤退來台外,再來就是他們了…當她說著,台灣與大陸比起來,她很喜歡台灣,因為她融入了台灣的生活當中,她覺得人與人之間沒有距離,是她覺得最不可思議的,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加上進入了《聖脈》,才讓她整個人就像重新活了起來,從這位大怡文沒幾歲的新移民身上,看到比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更認同這片土地時,內心真的有股說不出的感動。

渲岫走了

現場濃煙沖天。(記者張協昇攝)
 (06-19-2011一實) 
老師,我這一生和渲岫的緣份就到今天了!」,這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是晚上七點多,我結束和社大生死學學員訪談後,正前往沙鹿要和朋友吃飯的路上,珮瑩來電的第一句話。
珮瑩和兩個女兒回大甲探望開刀後的大姊,先生和二女兒渲岫留在工廠。突如其來的大火,負責任的先生急忙地投身搶救,卻忘了自己的小孩還在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