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回到最單純的嚮往

 (02-29-2012 懿儀)
                             
好友Kmail,信裡說著因為籌備自己的攝影studio,下班後總是一個人一直在上漆、搬啊釘東西之類的,弄著弄著,覺得好寂寞,但是想起日本畫家奈良美智的紀錄片「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想起他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大房間裡拿著大畫筆畫牆壁上揮灑的樣子,他說:「我之所以可以一直畫畫,是因為我可以一個人。」



需要的只是正確的信息

(02-29-2012 一湛)

今天上課先讓學生省思自己的生活狀態和生命定位,多數人認為自己是後知後覺甚至是不知不覺的,很多人發現自己沒有真的成功和快樂,接著分享巴西前總統盧拉的故事和蘭大衛醫師父子的故事,學生很快受到啟發,都覺得自己不能再渾渾噩噩了,都希望能朝向先知先覺和服務大眾的永恆快樂前進了。

關不住他迎向天空的心

02-29-2012一綸

早上打電話到土城看守所,確定今天沒有其他的訪客,和嬋娟計畫已久的探訪邱和順終於成行。
出門前,想到就要見到他了,有些興奮,也有些痛惜的不捨。

古坑這座小森林

(02-29-2012季菁)

早上到山上散步時,聽到一旁有兩位六十多歲的太太在對談,一位太太問另一位:「最近有去看櫻花嗎?」另一位回答:「唉!以前就在陽明山、武陵農場看過好幾回,看的都(台語)了。」
聽的我悚然一驚。兩位太太都是小有資產的公教人員的太太,到她們這種年紀,身體若還健康,國內著名的風景區大概都逛過好幾回了,也算是好命的太太。但即使是再美、再單純的風景,在她們眼裡,竟只是一個「」字概括!

2012年2月28日 星期二

就是這樣被奴化的…

(02-28-2012一三)
佛國喬一位男子對二二八的自語》。
「聽到父親說:『吵二二八,是被有心人士利用,為了政治權力。』我立刻陷入十年來從未有的憤怒中,對於外人我們總是知所應對進退,但對於家人,特別是一直最竉我的父母,我總是可以任性地讓憤怒潰堤。我站起來,將手上的《旺報》揉成一團,在《中天新聞》前狠狠丟向地面,怒吼:『你們知道二二八國民黨殺死多少人嗎?我爸怒吼:『我不會為你而改變想法。』我吼回去:『不用改變,我只要你知道自己可恥就可以了。』火花不斷往上累積,在這個我童年長大的房子裏,所有的父慈子孝的天倫記憶瞬間瓦碎。」

無感,因為無知

(02-28-2012宥娟)


雨天的永樂市場前,兩株枯枝賁張的小葉欖仁佇立在紅色的廣場邊緣,縱使摻雜了些四不像的水泥建物,四周巴洛克風格的建築襯托出來的懷古幽思之馥郁依然如同今日的春意一般盎然,時空相隔65年,紀念二二八的悲情在雨中其實已經淡去大半,然而,這裡是台灣少得可憐的被保留下來的古蹟之一,文化的氣息依舊飄盪在雨中,越是深入了解故事,就越能聞到那被迂腐八股的中國教條稀釋過的純情的台灣基調。

我很難不流著淚一邊書寫,我也無法一氣呵成地書就,像是走在時光昏暗的長廊中,記憶往返於一禎禎時光映像的交錯疊落,疼痛和喜悅叫那纖敏矛盾的情感神經扯動著。

用悲心追思228

(02-28-2012 一心)
參加台灣國家聯盟主辦的二二八「自救護台灣」活動。由於儀深教授是活動前半段的主持人,所以,幾天前,臨時決定在集合時間和遊行開始前的空檔,加入帶動群眾唱歌的活動。(請點此欣賞 歌唱行動影片)
這個受愛沙尼亞「歌唱革命」啟發的「歌唱行動」,號召了十幾位聖脈同修出席,也有來自台北各地、因為認同歌唱行動理念而特別前來的朋友們,由韻雅帶領,準備了三首簡單的歌曲「伊是阮的寶貝」、「福爾摩沙頌」、「美麗島」,並事先請主辦單位印好歌詞,在現場發送。

以慈悲心呼喚轉型正義

02-28-2012一綸
                                 
早上,風雨交加中,來到久聞的苦難現場,32年前林義雄的母親和兩個可愛的雙胞胎稚女就在信義路的此處住宅被殺慘死。現已成了義光教會。
到達會場,椅子已坐滿了人,選到一個空位,剛好就在地下室的出口邊,想像事發當時的血跡斑斑,苦難一波波湧上,是誰?如此喪盡天良,竟對善良天真的老弱婦孺下的狠手?

擺攤擦鞋養家的總統

(02-28-2012一點)

今天是二二八紀念日,懷著對這個歷史悲劇的悼念心情,和一護走進高雄市電影館,觀賞一部電影「希望大道」(Lula, o Filho do Brasil),這部傳記式的巴西電影,講的是一位出身卑微的總統魯拉的故事:

此生只有一個願望

(02-27-2012一湛)

今天跟同學碰面,他們問我:為何會選擇《聖脈》?
我說:父親過世時,深感人生無常,到處找答案,幾大山頭都跑遍了、佛經看了、聖經讀了,感覺每個道場都有優點,但像《聖脈》這麼認真實修又沒有框框的地方,真的沒看到,一接觸就知道「找到了」。
十年讓我完全脫胎換骨,看清人世間的問題,找到究竟離苦得樂的方法。我的指導老師是我所知最有智慧、最全方位、最前衛、最認真、最願意教弟子的上師。

除了是紀念更是感念

 (02-28-2012 一止)

早上接到儀深教授電話說,我跟一逸在附近,一起喝個咖啡吧?~就這樣的與一寂,我們四人從喝咖啡當中談起228
談到光有228,卻不知228的血與淚,有太多的不知情,也相信大部份人有類似狀況,這時一寂提起是否晚上可以有個228的討論,儀深教授也很有默契的說,原本也想有個228紀念活動的收尾~於是就這樣跟一綸討論,用邀約方式無所求的邀請來個228茶會互動~

228不再是冰冷的數字

(02-28-2012一寂)

遊行中場,第一次見面的楊大哥,帶同修認識大稻埕附近的古蹟,辜顯榮的鹽館,大稻埕的南北貨街道,在大稻埕公園裡,跟李臨秋紀念銅像一起唱《四季紅》、《補破網》,還有一家魚丸湯超好吃的的小吃店,最後,拜訪楊大哥的家,欣賞他珍藏的畫作。

時時將世間苦難放在心上

(02-28-2012 一逸)

今天是二二八,一早,天氣好冷,天空下著雨,和儀深一起去義光教會參加追思會,教會裡外擠滿了人,聽著牧師娓娓道來義光教會的淵源,含著淚水,聽著聖詩,「上帝透過苦難呈現出愛與希望,受苦的人一再提醒著我們的責任未了,上帝的愛是要呈現公平、正義、誠實和慈愛….」「在憎恨之處,播下愛;在傷痛之處,播下寬恕;在幽暗之處,播下光明!」每句話都讓我無比感恩與慚愧….

一整天真是過癮

(02-28-2012 一智)
                  
出發前,接到鳴泉來電,他已到永樂市場,但沒看到集合地點。我告知地址,請他等一下,我們馬上到!一到永樂市場,馬上尋伺熟悉的面孔,看到同修真好,一股股暖流湧進。組裝聖脈的旗幟,旌幢大展…。很快地,暖身活動開始,儀深教授主持,簡介今天的活動內容,開始《聖脈》的帶動唱,mia和一心,一首一首地唱著,哇,引來媒體記者的拍攝。可以體會公眾人物,在攝影機前,發聲的感覺。如果,每一句話,都像師那樣,深情由衷,愛的表達,該有多大的影響力量啊!現場有這股感動的fu喔,師和上帝一定同在。

2012年2月27日 星期一

埋在肉裡的一根刺

(02-27-2012一三)
                        

「你為什麼要去?你是受難者嗎?你是受難者家屬嗎?」
告知太太明天將參加228集會遊行後,隨即引來一陣氣急敗壞的咆哮,聽的時候,感覺這應該是泛藍支持者的集體意識。228,這一組數字,就像是在埋在肉裡的一根刺,著實讓很多人感覺渾身不自在。

最重要的是磨練耐心

 (02-27-2012一恩)
                           
今天觀賞電視,看到一位從國中開始在大樹下聆聽牧師傳道的黃明鎮牧師,自中央警察學校畢業後,到國外留學受到主的感召,回台灣後在花蓮成立了信望愛少年學園,透過好友盧蘇偉保護官協助,幫助無數中輟、逃家、叛逆的少年迷途知返。

讓歷史與悲情敲碎無感

 (02-27-2012宥娟) 
                       

昨日再看頭家來開講,謝志偉一開場就說:「228事件曾經獲得清白嗎?」

21郝柏村無情冷血的誑語;馬英九模糊焦點地說:「死傷人數不是重點。」郝龍斌說:「尊重父親的經驗。」國民黨政府毫無誠意執行轉型正義,就如同日本人企圖為南京大屠殺翻供,加害人至今不僅不願意公開真相,卻繼續在修改事實竄改歷史,謝志偉的問題如同我心中的疑問:「一個社會不能和解,有辦法成為可以落地生根的家園嗎?」

不與天生氣

 (02-27-2012宜涵)
                      
在修改「不生氣、要爭氣」這篇文章時,想到曾在兩年前到學校演講的漸凍人—蕭建華。他曾說:「與天生氣,不如要自己爭氣。」
上網找到影音資料,心想除了可以在適當時機和孩子分享,也讓自己重溫當時感動的心情。

寂靜的慈悲三昧

(02-27-2012 一逸)
想起昨晚和姊姊的好朋友夫婦的互動中,雖然他們長期以來都是支持民進黨,但是和他們分享二二八受難者陳澄波潘木枝的故事時,他們卻是很陌生,他們聽了之後覺得很憤慨,繼續分享相談之下,他們終於可以體會:瞭解台灣過去的歷史越多,就越有使命感,也越有捨心面對挫折。

視野與心量需要鍛鍊

(02-27-2012渼娟)

愛沙尼亞的老式風車

水面被雨滴拍打,灰濛濛的一片,像首藍色狂想曲,全身跳入17度的水中,不管任何姿勢,由不得你偷懶,只有往前滑行。知道冷、知道冰、知道刺、知道凍,甚至麻,這下從身體覺知了「什麼是有感」。但在岸上,頭腦會自動選擇讓自己有感的議題與無感的議題,會自動分類。很微妙的慣性,其實是內心一種恐懼怕觸到無感的議題,無所適從,所以不敢觸。

上醫醫國

(02-27-2012一智)

上午班。下診前,謝醫師來幫病人打美白針。哈,見識到他的爛好人,竟然自己下海,打針。(以後,比照辦理嗎?)還有,我覺得診間的運用很怪,他一來,就把護士帶過去,我就吃自助餐。他還在我的診間走來走去…。不太習慣這樣的互動!
下診前,他開心地分享他的生活…。我也開心地說:我有很多活動…。他問:什麼活動?我說:明天要去運動走路、遊行,他一聽「遊行」,就問:要抗議什麼嗎?我一聽,被他的反應框住了(遊行=暴民=抗議)。靜默,不知怎麼回應。很快地膨脹,要去街上唱歌,唱台灣歌給大家聽…。這一轉,話題鬆了。那,明天您會上電視?哈,會喔,再告訴您哪一台電視…。藥師也問我要去哪唱歌…。似乎這個話題較柔性!

入戲,入眾生心行

(02-27-2012 一心)

今天又得到一座奧斯卡金像獎的梅莉史翠普曾說:「做電影的人都曉得,這一行最困難的挑戰,就是讓男性觀眾認同女主角,把她當成自己的化身。相反的,女性觀眾從小就開始認同男性角色:羅密歐、哈姆雷特,我記得我還會學彼得潘,拿劍對抗虎克船長──因為我把自己當成了彼得潘現在,總算,男人開始調整了(men are adapting)。他們正在改變自己最根深蒂固的偏見,這種改變,對他們父親一代來說,絕對很困難,對祖父一代更是不可能。而帶來轉變的關鍵,就是因為男人開始有了移情、同理心。」

2012年2月26日 星期日

主人要給對信息

(02-26-2012一恩)

觀賞師傳來的「狗班長」影集,才知道狗的心很單純,都沒有「想」,會錯亂,是因主人沒給對信息。
「狗班長」西薩(Cesar Millan)的獨樹一格作法讓我了解到狗與人類一樣,都有一顆最真最美的心,但如果缺乏引導,牠們是無法找到「出口」的;人類能做的,除了幫助他們對人有更多信任外,由衷的讚美與鼓勵,主動而放鬆的引導是非常重要的。

竟吃起自己的散漫來

(02-26-2012宥娟)


看著郝柏村的妄語謬說,讓我想起1992桓夫寫的詩:
【咀嚼】 
下顎骨接觸上顎骨,就離開。把這種動作悠悠不停地反復、反復。牙齒和牙齒之間挾著靡爛的食物。(這叫作咀嚼)
----------就是他,會很巧妙地咀嚼。不但好咀嚼,而味覺神經也很敏銳。

以天地準的愛

(02-26-2012宥娟)

師以生命呵護著弟子,用全然的心和愛閱讀著每一位弟子的成長,成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每一次的成長和脫落,必然帶著痛和苦,我們對自己一點點的苦與痛都幾乎要覺得難以承受,師卻要承受弟子們的全部,那需要多們寬廣的心量、愛與耐心啊!
寫給師的日記,是求法的日記,怎麼敢有所求呢?怎麼能呢?

歡慶誕生

(02-26-2012宥娟)

進入情感和情緒的深處,體會著情緒和情感的風暴,試圖了解、辨識以及搜尋核心,當痛苦來臨時,學習利用它而非抗拒它,儘管曾經,大多數的夜晚充滿寒冷,然而只要有過一個充滿愛和希望的早晨,就足以使人升起盼望。
超越現狀,過去的最高價值在於可以拿來燃燒成為飛翔的動力。

體制內的教育怪獸

(02-26-2012芬香)

與社團學妹約好中部二日遊,天候不佳,所以乾脆都待在家裡沒有出門,三個孩子玩在一起,大人則偷閒聊天,補足久未聯繫的訊息。師大人相聚同時也是家長,免不了談到教育。
學妹的兒子目前上大班,模仿老師上課的言行,他是一個學習力很強的活潑男生,看他站在電視櫃上破口大罵:安靜!閉嘴!你們是想要我喉嚨破掉嗎?...你去旁邊站(罰站的意思)…很乖的人被我摸到頭才可以下課!…注意聽!不可以喝東西!放下!!…

羅馬拼音學唱台語歌

(02-26-2012一心)
午夜之前,把電腦關了,在電鋼琴前坐下,邊彈邊練習後天二二八遊行前要唱的歌,其中一首「伊是咱的寶貝」,一智找到了歌詞的羅馬拼音,於是,把它一字字抄寫在紙上,像是回到了學習外文的日子。

有感猶太人的心

(02-26-2012一三)

聞思網站文章「重新定義革命的偉大」時,其中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維瑟爾(Elie Wiesel)說過的5句話,以及描寫台灣人「無感」的引伸,一讀再讀中,心裡出現了以影片表現此精義的渴望,腦海也隨即浮現電影《辛德勒名單》的紅衣小女孩

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報告狗班長

(02-25-2012季菁)

把師寄來的「報告狗班長」(Dog Whisperer With Cesar Millan)的影片中的第一個故事看完了,發覺故事能打破我既有的觀念。我們都以為心情沮喪時,養個寵物來玩玩,可以讓心情放鬆一點。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因喪失某個夥伴的一對夫婦陷入難過的情緒中,朋友送了她們兩隻狗,想讓他們解悶,結果那兩隻狗所表現的反而讓他們更焦慮不安。

出乎我想像之外的幸福

 (02-25-2012小珠)
在禪堂裡與同修早晨禪坐出乎我想像之外的幸福,即使睡得比平常少,但因為想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即使舞團下午要到演出場地探勘場地,也早早說了打坐之後才會過去,在禪堂內感覺到一顆顆認真美麗的心,不為什麼而坐,坐的本身就是一種美麗,就是一種浪漫,每個端坐的身軀就像是菩薩的化身,每個呼吸也都是那樣的飽滿,即使有的時候太過用力,有的時候又昏沉上身,但心一直都在,每個當下都誠實面對自己的狀態,不遮掩也不起好壞判斷心,如實觀察,如實呈現,不用我的眼睛去看,不用我的感覺去感覺,是佛心在看,佛心在感受。

重新找回失去的感覺

(02-25-2012一三)

兩個女兒因為矯正牙齒而裝上了牙套,口腔裡突然多了異物,姊妹倆也開始對舌頭、牙齒、咬合有了感覺。感覺,真是一件讓人困惑的事。沒有感冒鼻塞,就不會知道呼吸順暢比什麼都重要;身體健康,就以為可以隨意揮霍;享受自由,就以為自由來得理所當然。人們追逐快感,卻又同時躲避痛苦。然而,無論追逐與逃避,為了方便自圓其說,於是發展出一套牢不可破的理論。

不要怕做最真的自己

(02-25-2012亭伶)

今天讀書會下課跟同學K分享了彼此的近況,她說了一句話:不要怕自己的好。頓時心頭一亮,好像師在對我說,不要怕做最真的自己
是啊,當上帝與佛陀在我們的身上做工時,跟過去小小的、隱藏版的自己是不一樣的,當內在產生變化,說的話、關心的領域與展現出來的樣貌也不一樣了(最明顯的是臉書上的分享內容都變了),可能引起旁人的不習慣,有時自己會突然羞於展現,好像會有什麼危險,像小學生在課堂上舉起了手有放下了。
對啊,不要怕自己的好,不是驕傲也不是卑慢,是盡情的展現上帝的做工,不要害怕犯錯,不必留戀那看似溫暖卻侷限的殼,所有的回應都可以校正、學習與鍛鍊信心,像小魚游向大海,小鳥飛往天空,告訴自己更勇敢堅定的直心行去。

以前力氣都錯用了

(02-25-2012一湛)

今天跟美國回來的國中同學碰面。我們都很認真、資質也相近,婚姻生活一樣挫折。
他在美國選擇離婚,不受干擾獨力撫養小孩,小孩知道媽媽的辛苦,所以努力向上,社會也給與開放公平的機會,尤其教育中鼓勵每個人努力表現自我,充分發揮潛能,所以目前表現都很好。

有感也要能勇敢

(02-25-2012懿儀)
    

「家人就像群島,屬於同一體系,但其實是各自獨立的島嶼,且逐漸緩慢漂離彼此。」(電影《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 2011)
連假,按照往例搭上往花蓮的火車回家,高中畢業後就離家唸書、工作,這樣的往返早已習慣,聯考完填寫大學志願時,我一律放棄台北學校,因為離花蓮太近了,最後選了台南,爸爸當時氣得連話都不跟我說。

2012年2月24日 星期五

最美麗的涵養

(02-24-2012一經)

「尊重的前提——邀請的態度。佛教常常講『南無』兩個字,這個南無,就是一種邀請、禮請的意思。從講話到行為,甚至一個眼神,都能合乎邀請的態度,這是很重要的涵養。」——師開示節錄
晚上聞思班談「最美麗的關係—尊重」,裡面提到「宗教講的是『只看主,不看人』。『主』絕不是君主或是總統,『主』是真愛與尊重,講宗教,只是通往愛與尊重的一條路,基本的精神是不會變的。」

為了感動也為了分享

(02-24-2012 鉠錤)

昨天同事問說今天真的要去看畫展嗎?網路上搜尋到一個畫展,主題是「綻放」。
寄了一封mail給鄭先生報備出差。鄭先生回覆ok但提醒下次要口頭當面報告。過去都是如此作的,可昨天感覺工作量ok而且鄭先生行蹤固定就想先mail報告,再補口頭。可能這些天鄭先生都擺著一張臉,讓我判斷他對我不滿意。
可也小心不必要苦上加苦,回到作自己的最好,回到相信,相信開心的人不會對人不好,只有不開心的人才會沒有能量對人好。鄭先生現在沒有能量喔。

2012年2月23日 星期四

因呼吸而生的時空

(02-23-2012宥娟)

忽然發現我正在對著「它」無聲地朗讀著《大河戀》裡我最愛的祈禱文~「我們自上帝的家園離開,雖然繁花春草不再,我們不再悲哀;在殘花衰草中,努力栽種。原始的同情心不可喪失,受難時的平心靜氣不可失……」
哈哈,「它」是我17年前買來的,此刻正在上漆的廉價置物網架。
學法讓生命變得充滿詩意,當身心都處在很單純的狀態下,便很容易在任何時刻任何狀態選取美好的角度來對待任何事物,無論是生物或是無生物。

「我」就像一隻追車的狗

(02-23-2012一無)

今天法會,討論到面對一個不可意的人。
這令我想到一個電影情節,2008年《黑暗騎士》(蝙蝠俠續集)電影中的小丑。
他說了一段至理名言,至今回味無窮。小丑說:其實,我就像一隻追車的狗,就算是追上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馬偕的「無我」精神

(02-23-2012一恩)

小時候有位鄰居叫黃富源,在我心目中他是位既嚴肅又認真的大哥哥,後來聽說他當了馬偕醫院小兒科主任;長大後有個因緣到馬偕醫院找他,我第一句話竟是:「馬偕是人名還是地名呢?」

2012年2月22日 星期三

講究認真的生命最美

(02-22-2012一三)

「對不起!水餃煮破了一個。」
晚餐,向巷口小館訂購了30粒水餃,取用時,老闆娘邊鞠躬邊道出緣由,而在找給我的零錢中,竟也包含那粒破水餃的5元退費。區區5元,誰會在乎?但這一種為失誤負責的態度,誰又能無感呢?

在祢眼裡,讀我

(02-22-2012宥娟)

在吸拉呼推中感受生命,感受收縮膨脹與身心變化中的微妙關係,在書寫中忘情地交出去,在反覆閱讀中重新認識自己,感受那個時空交集因緣薈萃之下的產物,然後透過收縮膨脹,檢驗那個交出去的自己究竟需要如何剪裁,才會是內心的最嚮往。

2012年2月21日 星期二

傲慢與無知的牆

(02-21 2012小珠)
之前因為師推薦韓劇《大物》的關係,之後順便看了不少韓劇,看的過程才體會到偏見是如何地讓眼界與世界變得很狹小,2002年「世足」之後幾乎是很「無明」地排斥韓國文化,一度在巴黎認識了一個韓國女孩而對韓國文化有點興趣,後來卻因為領教到她的控制慾而又對韓國人保持距離,身邊的法國朋友一窩風稱讚韓國電影如何如何的時候,也都放空面對,一點都沒有想去認識這個文化的慾望。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汗顏自己的傲慢與無知,這些年錯過多少好的電影呀!也錯過認識另一個文化的機會。

因此當《大物》這部韓劇震撼到我的時候,像是趕進度一樣陸續看了其他口碑不錯的韓劇,從戲劇中勾勒出韓國人的輪廓,「光州事件」也是透過韓劇認識到的。

讓政治來撐開我的心量

 (02-21-2012 一心)


 (因為鎖入中國,台灣人越來越不懂阿拉伯人)


上週日去舞團參加活動,才知道,在臉書社群間,我已經被取了「政治狂熱份子」的綽號。

不帶侵略性的看待

(02-21-2012懿儀)

如何讓自己的罪透明?組長一心開門見山的問。
知道自己正拿著遮瑕膏拼命往最在意的地方猛擦。
為了遮醜,慣用逞強的言語,靜不下來就抓取的衝動,不斷地變換防衛姿態,善於精美妝點匱乏,清楚覺知到自己正在遮瑕,是讓罪透明的開始,是懺悔的契機。
看見遮醜的背後,都是源自深深地恐懼與對愛的渴望,想要討尊重、討人喜歡、討人愛。
Mia分享當與Scott的關係重整、歸零之後,反而有機會面對小時候的陰影,自覺對關係抓取;亭伶將對人的抗拒,回推到自己對自己的剝削、不夠疼惜;孔萍則在光州事件影片中照見了自己對於家人的霸氣,不符合己意就發作的鎮壓

2012年2月19日 星期日

心開了,音符就有顏色

 

親愛的宥娟:
這幾天腦漿快要迸出來,已經到了臨界點時,就一直讀著妳的日記,身旁有妳、有師在陪伴,全身的氣流加速竄逃,不知是否是佛陀在後面搧風,靜靜地看著妳的作品,也再次把這個「收割生命的豐饒 愛是呼吸裡的永恆 1分34秒就好 讓我告訴你純淨的奧祕」妳的作品拿出來譜曲,我就是躲在你1分34秒小小角落的那個灰塵,看著妳的腳步,看著師的袖子,朝向光,朝向愛的地方去,頓時這個無知的灰塵,真的很想死,請讓我死,求你。


一如乍醒的記憶
季節的回聲向我筆直走來

真心赤誠的小塵埃

(02-19-2012宥娟)

真心赤誠的小塵埃在我看來更甚於鑽石。
渼娟寄來的信,感受著渼娟充滿謙虛浪漫的情感,深深地感動著,令我久久回盪不已。
用最深刻的感情把自己攤在陽光下,那樣的真實撼動著我的心,彷彿見到花ㄦ從花萼中綻放一層又一層鮮活靈動的生命,一環環充滿寂美力量的躍動。
小時候,我最愛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午後的門邊,看著光線射入黝暗的室內,在光束中那些翻騰飛舞的塵仔啊!它們究竟要去哪兒?我可以一直看著一直看著,直到媽媽出現,打開了門,到廚房煮飯。小小的心靈裡,對這些塵埃的旅行,滿是好奇和想像。

2012年2月18日 星期六

真正的神遍處

 

整理師今天開示如下:
儒家真正的精神,是「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謂之教」。
天命之謂性,上天所賦予的這個命,就是天性,就是真心,最單純的心,最真摯的心。走在這條路上,走在這顆最單純、真摯的心上,就叫做道(率性之謂道),把這個道好好的修持,好好的修持,發揚光大,就是生命教育,修道謂之教的教就是生命教育,就是找到最簡單、最省力的生命管理的生活方式與眼光(2009年夏禪開示)。